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天人合一 道教舞蹈的思想意蕴
发布时间: 2020/7/30日    【字体:
作者:臧璐
关键词:  天人合一 道教舞蹈  
 
 
道教舞蹈是伴随着各类道教斋醮法事活动而发展、形成的舞蹈艺术形式。上古的巫祝祭祀活动是道教斋醮科仪的最早渊源,早在夏代就有巫史之官。“巫”,就是“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说文解字》)因此,这也可以说是道教舞蹈的最早渊源。北魏高道寇谦之作《云中音诵新科之城》,改“直诵”为“乐诵”,将道教斋醮科仪与世俗音乐、舞蹈相结合,这通常认为是道教舞蹈的肇始。随着历史的发展,道教舞蹈逐渐深入世俗生活:首先是在宫廷中盛行,此后流入民间并与世俗舞蹈艺术相结合,形成独具特色的民间舞蹈形式,被誉为中国古典舞蹈的三大形态之一。道教舞蹈具有双重属性:一是作为道教法事活动的一种形式,属于宗教文化的范畴;二是作为舞蹈艺术的分支,属于世俗文化的范畴。道教舞蹈的双重属性使之形成了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作为与信仰对象交流沟通的手段,“往往是诸多环节有序地编制而成”,“并不以塑造形象为中心任务。”(刘仲宇:《简论道教法术科仪的表演特征》)因此它既有宗教舞蹈“虚拟化”的特色,同时又具有世俗化的民间舞蹈艺术的特征。道教舞蹈从艺术的维度展现了道教思想,因此又被誉为“身体化道经”或者“动态版道经”。道教继承和发展了中华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的思想,体认天道与人道、自然与人为的统一性,其理论的最终归宿点,就是通过修行而复归自然之道。而道教舞蹈形象化地呈现了“天人合一”的思想。

道教舞蹈源自道教斋醮科仪,因此在形式上不像世俗舞蹈那样模拟自然物态和生活事相,其突出特点就是通过步法、手诀等方式,模拟天地大道、宇宙结构、造化之象,可谓是“天人合一”思想的直观呈现。比如,“禹步”是道教斋醮仪式中最常用的步法动作,相传为夏禹所创而得名,是按照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行步转折,就像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因此又称“步罡踏斗”。《道法会元》云:“其‘禹步’者,法乎造化之象,日月运行之度也。”可见禹步是对自然造化运行的模仿。而这通常也是道教舞蹈中的动作。再比如,“手诀”是道教斋醮仪式舞蹈中手部的动作,是手掌与手指结合成固定的姿势,具有“通幽洞微,召神御鬼”的作用,所谓“修仙炼真、降魔制邪,莫不基之于此”。(《道法会元》)“手诀”代表了道教的宇宙自然观,是通过“掐诀结印”来模拟自然造化的运行,它和步罡一起,是道法和行持时的基本的形体动作。而这些也成为道教舞蹈中最常见的“肢体语言”,是道教舞蹈中呈现“天人合一”思想的重要形式。实际上,不仅是步法和手势,道教舞蹈在动作、造型、服装、布景、音乐等方面的设计上都体现了这一原则:比如,流传于浙江台州的“道士舞”中的“九州步”,就是源自道教科仪的“九州罡”:在地上画出九州的方位、图形,然后在这个地图上按照顺序来回舞蹈,代表“历行九州”。(《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再比如,流行于山东栖霞的道教舞蹈——八卦鼓舞,按照八卦中的“阳刚阴柔、阳实阴虚”等原则,通过舞蹈动作的动静、高低,节奏快慢、强弱等的反差来体现韵律和变化,在舞蹈队形的变换中,始终是以“圆”为中心,通过这些形式模拟道教思想中的自然运行的规则,形成丰富多彩的艺术魅力。

道教舞蹈重点体现了“天人合一”的美学理念:以“道法自然”的审美意趣,将舞蹈艺术建立在“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美学理念上,强调客观与主观、自然与人、身与心的统一,达致庄子《齐物论》所说的“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美学境界。这种美学理念体现在道教舞蹈上,就是舞蹈的“身韵”的特色——无论是舞姿的造型还是运动的轨迹都要遵循“圆”(合一)的原则,注重气韵的流动,从而在舞蹈过程中“形成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连绵不断、一气呵成的外在形象”。通过这种舞蹈形式,产生“心物、内外、道体合一”的艺术韵味。而这种美学理念甚至影响了中国古典舞蹈的身体语言,形成以“拧、倾、圆、曲”为特色的东方舞蹈审美体态。在内容上,很多道教舞蹈都取材于“神仙传说”,它们改编道教经典《神仙传》等作品中所记载的成仙经历,加以艺术化的演绎。这些道教舞蹈的主题是弘扬道教“仙之可学致”(葛洪:《抱朴子·内篇》)的思想,而具体“修道成仙”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如何通过体悟天道法则、从而达到“天人合一”境地的过程。比如,流传于各地的各种讲述修真成仙故事的“升仙舞”,就是通过舞蹈的形式呈现凡人如何“少私寡欲”“顺应自然之道”的过程。此外,道教舞蹈还通过对仙境的描绘来展现了对大自然的向往之情,呈现“天人合一”的思想。比如,流传各地的“游仙舞”通常都是以道教传说中的遨游仙境为主题,不过仙境所反映的实际上是复归自然、逍遥自在的人间景象。道教舞蹈源自道教的斋醮科仪,融会了民间舞蹈元素,艺术化地呈现了道教“天人合一”的思想理念,展现了将抽象思想形象化、艺术化的途径。相对纯粹的思想理念传播而言,艺术形式更能为大众所接受。在当前中国宗教“走出去”的大背景下,如何创新载体,讲好中国宗教故事,道教舞蹈的范例可以提供一种有益的借鉴。
 
本文刊《中国宗教》2020年06期
微言宗教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权需要统一根基吗——《世界人权宣言》起草过程中的宗教和哲学论争 \化国宇
摘要:《世界人权宣言》起草正值自然法复兴的重要时刻,作为新自然法学派的一大分…
 
20世纪初中文世界对法国政教分离政策的诠释 \汲喆
【摘要】:1904年法国通过了《禁止宗教机构办学法案》,1905年又通过了著名的《政教分离…
 
民国时期政府宗教治理的举措及启示 \任杰
一、宪法明确信教自由原则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政府,首先明确地提出了信教自由原…
 
浅析美国宗教自由政策 \张会贞
本论文旨在探究在很多其他国家正在经历宗教衰退的时候,美国宗教为何会依然保持其…
 
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理思考--基于S.A.S.V France案的启示 \毛俊响
摘要:立法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往往涉及对个人宗教信仰表达自由的限制。国际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东巴教的“派”或“教派”刍论
       下一篇文章:中国城市中的天主教平信徒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