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感恩节的神话与创伤
发布时间: 2021/12/2日    【字体:
作者:云帆波城
关键词:  感恩节 神话  
 
 
【前言:本文节选于去年感恩节写的疫情笔记第四部分“历史上的感恩节”。对很多人来说,感恩节是表达感恩和家人团圆的日子,是一起美食的日子。但感恩节从何而来,我们该如何告诉孩子们这个传统?纪念不仅是因为历史,不仅是为了当下,也是为了未来。而历史是怎样的,我们又该如何看,对我们及孩子们对当下和未来都很重要。由此,将去年有关感恩节历史的文字再贴一次。】
 
万籁俱寂的时候,我读了一篇纽约客上哈佛大学教授写的关于感恩节创造史的文章,并查阅了其他相关数据,得知我们平时所了解的感恩节建立在一系列神话之上,而历史却伤痕累累。
 
传说和油画中1621年清教徒和印地安人共同度过的,其实不是第一个感恩节,甚至不是感恩节,只是宴饮欢庆丰收而已。
 
北美大地上的感恩节由来已久。早在清教徒登陆美洲之前,美洲本土的一些印地安部落就有感恩节传统,自春至秋,依照节气,一年六次举行感恩仪式。现在的11月底的感恩节,按照印地安传统,时间大约相当于他们的第五个感恩节。登陆北美清教徒们,或者说新英格兰人,起初也是一年春秋两季举行感恩仪式,春季祈求上帝风调雨顺,保佑作物生长,秋季感谢上帝赐给他们丰收。
 
感恩节与宴饮欢庆不同。感恩节与宗教仪式密切相关,一般涉及禁食和祷告,庄严肃穆,以表虔敬。秋季除了感恩仪式,在丰收之时常常有宴饮欢庆。宴饮欢庆是世俗活动,一般以当季的物产做宴饮主食,伴随游戏、歌舞,以及射击(如同中国古代的射箭击剑成为宴饮活动一样,殖民地时期的射击也成为生活和宴乐活动的一部分)。
 
由此可见,1621年清教徒与印地安人共同宴饮欢庆的活动,显然不属于感恩节,只是欢庆丰收。
 
说到印地安人,彷佛一个族裔,其实有很多族裔,不同时期迁来美洲大陆居住,既不同种,也不同文。在美洲的印地安人说300多种不同的语言,仅新英格兰地区就有7种以上,各个不同部落之间互相沟通都有困难。
 
新英格兰地区的印地安人主要有两个部族:“万帕诺亚格族”(Wampanoags)和“纳拉甘洗特族”(Narragansetts)。1621年3月,“万帕诺亚格族”的首领马萨索伊与普利茅斯的第一任总督约翰·卡沃(John Carver)签订了和平协议,双方保证和睦相处,互通有无,军事互助。
 
1621年,参加清教徒宴饮欢庆的印地安人就是与之结成攻守同盟的“万帕诺亚格族”印地安人。他们并非应邀而来,而是听到枪声(清教徒的欢庆活动之一)以为清教徒遭到敌人攻击,于是根据盟约主动赶来援助他们,可能来了90人,比当时普利茅斯殖民者所有人口还多。
 
新英格兰的清教徒与印地安人有半个世纪多的和平时光,有友谊,有商业,有援助,也有冲突。可是,清教徒们并不把印地安人当作平等的人看待,在信仰上试图将他们同化为清教徒,在经济上则通过各种手段巧取豪夺他们的土地资源,终于二者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脆弱的和平状态由老酋长马萨索伊勉强维持。
 
1661年,马萨索伊去世,长子湾苏塔(Wamsutta)(英文名亚历山大)继位,成为万帕诺亚格族的首领。1662年,亚历山大去普利茅斯与总督约西亚·温斯洛(Josiah Winslow)谈和平协议的事,回家路上突然死亡。有人说他在普利茅斯受到非人虐待,备受折磨而死于途中。亚历山大的弟弟、马萨索伊的次子麦塔康(Metacom)继位,公开表示对普利茅斯殖民者的不信任,认为是他们杀死了哥哥,发誓要为他报仇。麦塔康即菲利浦国王,他和哥哥的英文名字都是由普利茅斯的殖民者议会起的。
 
1675年,历时两年的菲利浦国王战争突然爆发。虽然菲利浦国王有意复仇,并在联络其他部落,试图连手对付殖民者,可是战争却在双方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由偶然事件引爆。1675年5月,印地安人基督徒约翰·萨赛蒙(John Sassamon)到普利茅斯殖民地告密,说菲利浦国王要袭击殖民地。在情况还没弄清楚时,约翰·萨赛蒙被杀,据说是印地安人痛恨他背叛而杀掉了他,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真凭实据。普利茅斯根据一个人的证词就逮捕了三名万帕诺亚格族成员,包括菲利浦国王的一名高参。法院匆匆通过审判,6月8日三人即在普利茅斯被处死。菲利浦国王认为这是对自己部族的极大侮辱,印地安人群情激愤。6月20日,万帕诺亚格族一只人马,很可能在菲利浦国王不知情的情况下,袭击了普利茅斯的一个村庄;6月28日,普利茅斯和马萨诸塞派军队消灭了万帕诺亚格族的一个小镇。战争正式爆发。
 
战争异常惨烈,整个新英格兰地区被卷入其中。两年间,菲利普国王率领印地安人袭击了新英格兰52个城镇,其中17个城镇被毁。8万殖民者和1万多印地安人都被牵扯进战争之中,其中600个殖民者和3000个印地安人丧生。印地安人在战争中丧失1/4人口。
 
随着印地安人陷入灭族绝境,菲利浦国王渐渐失去了支持。1676年8月12日,菲利浦国王被部下杀害,头被砍下送到普利茅斯,插在矛上示众20年,尸体暴与野外,任其腐烂。他的盟友,也是他的亲戚,一位女酋长维塔姆(Weetamoo)也与他共命运,头也被砍下,插在矛上示众,展示给被抓起来的万帕诺亚格族囚徒看。
 
菲利浦国王的妻儿被卖到百慕大为奴,被抓捕的万帕诺亚格族人很可能随即被卖到了加勒比海。其余的印地安人被迫逃离家园,向西迁入阿巴拉契亚山,或向南进入纽约新泽西地区。除了战死的人口,双方军队在接触中传播着疾病,特别是天花,印地安人死亡惨重。最终,新英格兰的印地安人几乎灭绝。
 
在我们小镇商业中心,繁忙的邮政路(Postroad)和图书馆之间,有一处菲利普国王国王与殖民者交战的战场,不远处有一片被称为菲利普国王地盘的森林,在森林接近战场的那一面,有一片美丽庄严的墓地,墓地里埋葬着在战争中牺牲的殖民地华滋华斯上尉和他的28个手下。菲利浦国王地盘的前面,是一条蜿蜒流过的清澈河流,那里有一座临水的鱼梁山( Wier Hill),有一块木牌记载着印地安人4000多年前就开始在此建鱼梁拦截游鱼。
 
神话令人沈迷,历史令人唏嘘。
 
在感恩节的神话中,那些不公、欺诈、抢夺、杀戮都被遮掩了。我们看到的是经过美化的上帝的虔敬和感恩,是经过扭曲的对印地安人的友好和感激。
 
在美洲大地,感恩节和欢庆丰收更像是各地自发的风俗习惯,年年岁岁,大同小异。1621年清教徒与印地安人的宴饮欢庆在当时不过是个偶发事件,没有邀请,没有典礼,没有纪念,没有继承,也没有人阐发意义,淹没在历史中足足200多年,直到1841年才被新英格兰出生的唯一神牧师亚历山大·杨(Reverend Alexander Young )重新发掘,阐释,变成了新英格兰的第一个感恩节,成为了美国感恩节的源头。
 
亚历山大·杨牧师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三个要素揉合在一起:1621年清教徒与印地安人的欢庆、一年一度的秋季丰收庆祝、感恩节这个名字。
 
1841年亚历山大·杨对1621年清教徒与印地安人同庆事件的发挥原本无足轻重,但在20年后却获得了社会需求,社会疗伤和统一的需求,建立美国共同体的需求。
 
20年后是美国的南北战争。1863年,北军在盖茨堡(Gettysburg)和维克斯堡(Vicksburg)接连告捷,最终胜利眼看近在眼前。3个月后的10月3日,林肯总统(Abraham Lincoln)发布咨文,呼吁美国民众把11月的最后1个星期四作为感恩节来庆祝。他沿用了唯一神牧师亚历山大·杨对感恩节的称呼。
 
咨文写道,全地美国人民当以庄严、恭敬和感恩的心,同声认同上帝恩赐,”因此,我恳请全美各地公民,包括那些在海上与旅居海外的美国人,把11月的最后1个星期四作为感恩节来庆祝,赞美天上的仁慈之父“。
 
现在还有谁记得1863年林肯呼吁建立感恩节时的特别感恩之事之情呢?
 
但自此之后,美国举国欢庆的感恩节以及感恩节仪式、食物制作、家庭团聚等传统开始建立。最重要的,统一了各州各自不同时间和特点的感恩节以及秋季丰收庆祝活动,一个全国统一的联邦节日和共同体情感开始建立。不过,这个过程又经历了10年多,南方的反林肯的人们才终于渐渐接受这个联邦节日。
 
现在的感恩节,是11月的第四周的星期四,是1941年12月26日小罗斯福总统签署国会决议确定的,以延长圣诞节购物季,刺激大萧条后美国的经济发展。美国经济受益至今,尤其是这个经济萧条的新冠年。
 
一个神话,遮掩的不仅是历史的创伤,还有需要治愈的现实创伤。我们可以看到感恩节的确定在美国现实中移风易俗的力量。
 
可是,林林总总的移民们,有几个人感受到印地安人的伤痛?在举国欢庆的感恩节,美国本土的印地安人像外人一样不能融入其中。这一天,他们没有欢庆,他们静默哀悼。
 
神话往往是炫目的,而真实往往是残酷的。神话或许有深远的心理暗示、引导和治愈,但是,唯有在认识真实的基础上,才有真正的和解、和平,并以此开始真正的关爱与感恩。
 
在犹太人的赎罪日,人必须向得罪过的人道歉、求得原谅、和好后才可以向神献上赎罪祭,否则神不会悦纳。向人犯罪的,也必定向神犯罪了,如何求得神的护佑呢?
 
新约圣经中,耶稣教导,在诫命中最大的两条:爱神,爱人如己。
 
感恩节的爱与创伤,在这个特别的川普时代,特别的大选年、新冠年,再次清晰又尖锐地展现出来。而我们,该思量如何去爱、治愈和感恩呢?
 
波城雲帆
 
参考阅读: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9/11/25/the-invention-of-thanksgiving
 
http://easyhistoryus.com/2019/01/06/美国的故事(9)-菲利普国王的战争/
 
https://faithandamericanhistory.wordpress.com/tag/reverend-alexander-young/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佛教对中国传统法律思想的影响 \周东平 李勤通
  东汉以降,东传佛教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以及制度产生诸多影响。经过千余年发展…
 
“旷世新政”与“天佑国事”:论美国宪法政治的宗教之维 \钱锦宇 吴佳芮
摘要:美国宪法政治的建构和发展的历程与基督教(尤其是加尔文教)的政治文化传统密切…
 
家与国:两类共同体的法治逻辑 \谢晖
摘要 共同体是一个言人人殊的概念,但其基本表意是人与人之间因为情感或利益的需…
 
从宗教到个人——美国宗教判例的变迁 \陈斯彬
摘要:从近代到本世纪,美国的宗教自由保护从强调基督教之于美国社会的重要性转到立足…
 
大学制度在中世纪兴起的教会法背景 \孙怀亮
目前我国关于中世纪大学史的研究和译著对大学的诞生及其制度背景等进行了广泛论述,…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信仰从听而来”--教会与堂区的关系
       下一篇文章:解倒悬——再谈水陆仪与盂兰盆节的非佛教来源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