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法国神父建“饶家驹安全区”救助30万中国难民
发布时间: 2022/1/14日    【字体:
作者:潘光
关键词:  法国神父 “饶家驹安全区” 难民  
 
 
中国在二战中救助犹太难民的事迹已广为人知,同期法国神父饶家驹奋不顾身解救中国难民的史实,这几年披露的新细节也越来越多。
 
设立“饶家驹安全区”保护了数十万难民
 
位于上海的“饶家驹安全区”,是国际友人救助中国难民的重要基地。饶家驹是位法国神父,他给自己起了“饶家驹”这一中国名字,因做化学实验被炸到一支胳臂而成了“独臂神父”。当年,我父亲从越南回国后进入震旦大学学习,饶家驹正是震旦大学的教授,我父亲懂得法语成为了这位法国神父教授的学生,因此,我也了解到他许多事情。饶家驹身材高大,爱好锻炼,而且平易近人,是当时震旦大学赫赫有名的教授。他极具语言天赋,精通英语、法语、拉丁语、日语,不仅会说一口漂亮的普通话,甚至还会说上海话。在他与日本人谈判的过程中,他的日语好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抗战时期,饶家驹就难民保护问题与日本军人进行艰难交涉。“八·一三”事件后,几十万难民纷纷涌入法租界和公共租界,日本人拉起铁丝网拒绝难民进入。当时,法租界已建有6个难民所,饶家驹派我父亲担任第一难民所的所长,来管理难民。然而,一个难民所仅能容纳几百人,那些从南市、闸北过来的几十万难民该如何安排?
 
饶家驹神父作为互相视为敌人的中日双方的调停人,以多重临时身份和饶家驹以高超的斡旋技巧提出了一个用自己名字的特定名称“饶家驹区”
 
饶家驹神父作为互相视为敌人的中日双方的调停人,以多重临时身份分别与上海市长俞鸿钧、日本驻沪总领事冈本季正商定了一些非正式的“协议”,同意在南市设立一个供非战斗人员居住的区域,在战争时期保持该区域的非军事化。由于各方在该区域性质和主权等问题上争执不下,饶家驹以高超的斡旋技巧提出了一个用自己名字的特定名称“饶家驹区”(La Zone Jacquinot,也称“饶家驹安全区”),获得了各方的认可,1937年11月9日中午12时开始实行。就这样,世界现代史上第一个战争时期的平民安全区“饶家驹区”在上海诞生了。1937年11月,国民党政府撤离上海,日本军队向南京进发,此时的上海已不是战争的必争之地,所以难民区得以维持下去,直至1938年解散。在此期间,至少拯救了近30万中国难民。
 
谁给这些难民糊口?日本人表示拿不出来,上海市政府也说拿不出。于是,饶家驹远赴海外募捐,并于1938年5月前往美国,亲自找到罗斯福总统,说服他将大量的小麦运往中国,缓解了口粮供应。有人说,饶家驹曾带了一批人给难民扔馒头,上师大苏智良教授采访到了当年的难民,证实确有其事。一位高龄老太太说,当时她奶奶把雨伞翻转过来接馒头,一把伞接了十几个馒头。
 
“饶家驹安全区”培育390多共产党员,输送到新四军
 
在难民区,中国共产党始终发挥着重要作用。当时,上海地下党在难民中发展了大批党员,据不完全统计,从1938年至1941年,中共地下党在难民收容所中发展了党员390余人,三次向皖南新四军军部输送青年干部1200余名;向上海郊区、苏南、苏北、苏中等地输送2000多人,其中党员骨干50多人;上海工厂陆续复工以后,中共地下党又从收容所中选出50名党员干部,派到各厂开展工人运动。
 
据家父回忆,在第一国际所,他还安排50多名青壮年到浦东参加抗日游击队,先后输送3批约200人参加新四军,还推荐若干进步青年去了延安。父亲认为,饶家驹是察觉到中共在国际一所内的活动的,但只要有利于难民工作,他都不表反对。
 
这其中也体现了统一战线的作用,我们必须发动各个阶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参与反法西斯的斗争。
 
从难民所走出来的青少年很多人后来成为领导干部,如担任上海市长的曹荻秋,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国栋,担任上海市副市长和市委副书记的刘述周和杨堤,担任外交部副部长的韩念龙,担任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副部长及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的彭柏山,担任全国人大常委委员的著名经济学家吴大琨等等。
 
《日内瓦公约》保护难民公约,溯源到上海的饶家驹
 
饶家驹拯救了几十万的难民,促使难民保护被纳入国际公约,成为《日内瓦公约》中的一个重要内容。1948年国际和红十字大会通过了《战争保护平民的公约(草案)》,并且特别提到了1937年饶家驹建立的上海平民保护区,可以说,饶家驹区成为《日内瓦公约》中的典型事例。联合国专门设立了难民救济组织,其最早的根据就是1937年饶家驹上海安全区。此次奥运会还有难民代表团,这些人来自哪里?包括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国。这也得追溯到上海。所以,我们应当永远记住饶家驹先生。
 
令人困惑的是,饶家驹先生的墓地居然建在德国,后来才知,他在二战结束后远赴德国救助当地难民。虽然德国与法国是战争对立国,但他仍然救助了大批德国难民,直至1946年逝世。所以,他的墓碑建在柏林郊区。经过70多年的寻找,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了他的墓碑,并在他的墓碑前献花。饶家驹终于等到“故乡”中国的朋友来看望他。
 
饶家驹出生于法国桑特市,桑特市市长曾专门来到上海,商讨如何纪念饶家驹神父,如拍摄电影等等。2017年12月14日,“上海南市难民区纪念碑”在原“饶家驹安全区”所在的南市地区落成。
 
文汇报
https://www.sohu.com/a/481838554_120244154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神圣罗马帝国“多元性”的“意义想象”及其制度表达 \王银宏
内容提要:古罗马帝国崩溃后的“帝国记忆”成为后世的“帝国想象”及其实践的重要基…
 
简论宗教信仰自由及其法治保障 \姚俊开
摘要:宗教信仰自由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与有关国际公约一样,早已得到了我国法律…
 
哈罗德•J.伯尔曼:美国当代法律宗教学之父 \钟瑞华
摘要:美国著名法学家哈罗德·J.伯尔曼,因在法律与宗教跨学科研究领域的开拓性贡献而被…
 
清代西部宗教立法研究 ——以藏传佛教与伊斯兰教为中心 \田庆锋
摘要:宗教立法是国家有关宗教的政策和法律规范的统称。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是清代中…
 
阿米什人争取教育权利的斗争与美国的宗教自由 ——以1972年威斯康星州诉约德案为中心 \尹栋
摘要:“阿米什人”是美国社会中的一个少数派宗教团体,他们自移民至北美殖民地以来,一…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善心人挂圣诞灯饰为忧郁邻居打气
       下一篇文章:寂然法师大屠杀期间拯救2.4万难民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