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民国《申报》中的佛教界参与抗战救济的资料
发布时间: 2022/8/11日    【字体:
作者:张德明 伊岚
关键词:  民国 《申报》 佛教 抗战救济  
 
 
编者按:抗日战争期间,广大佛教僧侣及信徒受爱国主义精神感召,积极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他们不顾生命危险,组织救护队,设立佛教医院与粥厂,参与救助伤兵与难民,甚至还有僧众赴前线投军抗日,在抗战救济工作中贡献颇大。值此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本文特选取民国《申报》中有关佛教界参加抗战救济的资料,以便读者了解那段全民族共同抗战的历史。
 
1937年7月18日 太虚电日本佛教徒
 
太虚法师自牯岭大林寺致电日本全国佛教徒,电文云,东京芝公园增上寺日本佛教联合会,转全国佛徒及军民公鉴,顷中日冲突已达危迫之极点,将陷中日民族于数载、数十载相争相杀,卒致日本自杀,遗地球至惨之祸,抑悬崖勒马,速停一切军事行动,从平等外交以寻谅解途径,使中日民族终获真正携手,开人类大同之运,唯在日本之能系铃解铃与否而判。吾知日本佛教多优秀之士,且人民过半数为佛教信徒,此正宜大启慈心慧眼,以之自救救人时矣,惟贵会审察施行,并电复为幸,太虚叩。
 
1937年7月30日 实施训练僧众
 
自华北事变发生以来,各界纷起救国。本市中国佛教总会,以僧人同属国民,际此国家多事之秋,救国何肯后人,连日集会讨论。闻已决定办法,电令全国各分会,速组救护团,加聚训练僧众,以备非常时间之需要,一面更电令各分会,迅将已受训练之僧人,择优选送来申,集中特别训练后,实时组织救护队,出发前方,实施救护工作。闻已与各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商定联合救护办法,并悉集中特别训练地点,择定本市谨记路孤儿院,日期则为八月五日至十五日云。又讯,上海市僧众救护训练队,现亦加紧训练担架、绷带等学术。
 
1937年8月2日 僧侣救护开始训练
 
中国佛教会,为救护前线伤兵起见,特举办僧侣训练队,已挑选身体强健之僧人一百名,定于后日起开始训练,训练地点在贫儿院,一切筹备事宜,由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办理云。
 
1937年8月19日 僧侣参加救护
 
本市各寺庙僧人联合组织之僧人救护队,队员共计二百人,事前对于救护常识,均已受相当训练。连日该队由宏明法师率领分往闸北江湾天通庵一带战区,救护难民伤兵,异常努力。五日来,救护难民离开战地不下数千人,所救伤兵,亦分别送往医院疗治。
 
1937年9月5日 救济遣送简报
 
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所组织之僧侣救护队,每日出发前线,努力救护工作,颇着成效。自战事重心移至罗店宝山一带之后,该队不避艰辛,仍冒险前进而达到最前线,其勇敢服务之精神,实属难能可贵。计该队自出发以来,已救护受伤官佐二十七名,士兵三百九十四名,受伤难民四十八名,难妇二十名,小孩八名。
 
1937年9月12日 僧侣队讯
 
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直辖之僧侣救护队,连日出发最前线,从事救护工作,奋不顾身,颇得各界好评。兹悉该队又由前线救回受伤官兵八十余人,已送到愚园路六号该会所办之救护医院(即伤兵医院)妥为治疗。
 
敌机轰炸龙华寺,死伤平民五六十人
 
昨日上午九时三十分,敌机五架,又飞往我沪南龙华一带肆行轰炸,共投弹二十余枚。龙华禅寺及附近一带落弹九枚,庙门炸毁,庙中大雄宝殿,摧毁过半,屋面一角受弹击,殿中大佛三尊未受损伤,惟两旁小佛及左庑五百尊罗汉,悉遭浩劫,庙前右首空屋及左角警察局派出所均遭波及,并殃及庙后民房十数幢,平民死伤约五六十人。
 
1937年9月14日 僧侣救护队昨在前线被炸,敌弹炸伤多人,宏明法师微伤
 
僧侣救护队,自沪战爆发,即服务前方战地,工作以来,成绩甚佳。该队副总队长宏明,亲率队员数十人,分乘救护车五辆,于昨晚出发,刘行杨行一带战地,第三队救护车,救出伤兵十余人,经过中山路沪太路转角时,遭敌炮弹,炸毙车夫周志庆一名,小工小金子弹伤两腿,第三队队副汤家嵩,炸断左腿及臀部微伤,队员张尔琰炸断左臂,魏文炳伤左手右腿,李国章腰部震伤,陈宏文腰部及左膝关节内伤,王德明头角微伤,琢如头部及腿部均伤。闻宏明法师面部左颧,亦有微伤,但仍力疾从事救护工作。
 
灵岩山僧助救国捐
 
印光法师,本常今言行合一,切实修持之真实僧,近年掩关报国寺,其门下法侣,与灵岩合寺诸师,共近百人,均以法师道德为依归、甘淡泊、苦修持,并无若何蓄积,苏人士多深知。兹见沪战爆发,不特军需急紧,即伤兵难民,处虑需款救济,印光法师自动捐洋陆百元,灵岩常住捐二百一十元,德森师捐三十元,妙真、了然、恒智师等,亦各捐洋十元,及凡在两寺缁素,无不竭力输将,共凑就国币一千零一十三元八角,一并由曹崧乔居士,转交吴县抗敌后援会,并指定此款为救国捐,及慰劳伤兵,救济难民,三项平分支配,以尽国民天职。又灵岩于木渎街尾本山脚之下院,设收容所,收容无依难民,经费概由寺僧筹办,然二寺僧人淡泊如此,尚若是自动爱国,想各寺庵亦应闻风奋发也。
 
1937年9月26日 僧侣救护队易地工作,宏明法师出发布置
 
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主办之僧侣救护总队,自成立以来,因救护工作之努力,深得前方各师旅及社会人士之赞扬。该队在工作时,虽迭遇险阻,而遭受重大牺牲,然仍勇往直前,百折不回,尤以宏明法师,不避艰险,每日必率队赴最前线监督救护,其勇敢服务之精神,殊堪钦敬。昨记者晤该队总队长屈文六氏于慈联会,承告记者云,该队之救护工作,范围已遍及战争之全区,前方各师旅之期望,均甚殷切。该队已决定克日将队部移驻于××地方,俾可就近工作,充分救护,副总队长宏明法师,亦将常驻该地,以便督率。昨晚宏明法师,已率同大批车辆,出发该处,布置一切。
 
1937年10月6日 僧侣救护队迭遭敌机轰炸 现仍继续积极服务并筹组大规模医院
 
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创办之僧侣救护队,自开驻××镇后,迭遭敌机轰炸,队员二人受伤,乃迁移××镇,继续奋勇服务,讵料二日又遭敌机轰炸,先后投弹三十余枚,全镇民房被毁,独该队驻在处幸存。当第一队长行端法师,正在为伤兵扎伤之际,忽飞来炸弹一枚,伤兵三名罹难,惟行端法师独安然无恙,但耳膜震破,神经失常,故呆若木鸡者久之。现该队矢勤矢勇,贯澈始终,又迁地驻扎矣,闻该队副队长宏明法师,于三日因公来沪,并筹备大规模之佛教救护医院。兹探悉于今日举行第一次筹备会议,积极规划一切,务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
 
1937年11月2日 僧侣救护队缺乏救护车辆,望各界捐助或借用
 
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主办之僧侣救护总队,自成立以来,在总队长屈文六、副总队长宏明法师领导之下,每日出发前线救护,虽在强烈炮火之下,该队仍不避艰辛,冒险到最前线救护我忠勇之伤兵,其勇敢服务精神,深得前方各师旅及社会人士之赞扬。自我军退守新阵线后,该队仍每日赴战区救护伤兵,救护工作遍及全战区,惟因战区后移,路途较远,深感途中往返,需时久长,而所备救护车辆,不敷应用,深望各界人士,为前线奋勇抗敌将士着想,如有卡车汽车,务请慨予捐助,或赐借用,俾该队得以尽量普遍救护。
 
1937年11月10日 僧侣救护队见义勇为,宏明法师率领队员在枫林桥力拯难民
昨晨间,自沪西我军阵地南移后,沪南如龙华等区居民,咸纷携箱笼,扶老携幼,向法租界方面走避,但若辈大半是贫苦农民,长途跋涉,情极狠狈,胥向枫林桥方面而来,一种凄惨情状,决非言语文字所能述其万一。当时经僧侣救护队得悉,立即由宏明法师,率领全体队员,奔往救护,并为难民搬运物件等,同时另派一部队员,奔往中山医院,抢救我在战地受伤后送入该院治疗中之八百余战士。虽一物之微,亦妥为包扎,携之出院,其一种见义勇为,慈侠心肠,诚足表率,且秩序井然,若无深刻之训练,奚克臻此,记者目睹经过,深为感动,因特表而出之。
 
佛教医院营救受伤健儿,缺乏医药用品等,望各界踊跃捐助
 
慈联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主席屈文六、僧侣救护队副总队长宏明法师及余中南等,为救护我忠勇受伤战士起见,特设立佛教医院,勘定牛庄路周运堂住宅为院址。九日,我河西军队撤退后,该院余中南接到外交大楼及中山医院方面消息,有三四百名受伤士兵滞留该处,当由余氏及慈联会派员,会同前往枫林桥营救送至该院,由医师褚霖生、曾支麟主持治疗。惟该院开办伊始,深感缺乏药棉、纱布、橡皮膏等物,望各界热心人士捐助。
 
1937年11月13日 筹组佛教医院开始救治伤兵,推定筹备主任
 
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僧侣救护总队,总队长屈文六氏,副总队长宏明法师,发起筹设之佛教医院。因适应时要,乃提前自本月七日起,已开始救治伤兵。昨该院为谋组织上之健全起见,特举行首次发起人会议,到闻兰亭、屈文六、黄涵之等三十余人,公推黄涵之主席。
 
宏明敬向中外人士道歉启事
 
宏明年幼攻读,少壮从戒,前鉴内战自相残杀、惨无人道,不忍目睹,放下屠刀,皈依释迦。近以国际形势紧张,世界大战不免,故两年来奔走呼吁,训练僧侣,以达我佛慈悲普渡宏愿,以尽佛子天职国民义务。自八一三沪战爆发,即偕同胞抱定实际舍身救世决心,服务前方战地救护,不分畛域,兢兢业业,于今三月日夜在飞机轰炸枪林弹雨之中,抢救负伤将士已达八千余人。近来战事扩大,伤亡更甚,是以征求大德居士发起创办佛教医院,战时收容负伤将士,平日训练僧侣学习医护常识,以期普及,而应非常。惟以能力薄弱,数月以来捉襟见肘,兹受势力经济之压迫,未能贯澈始终诚为遗憾,从此闭关修法忏悔宿业,祈祷世界和平,敬乞中外人士谅之。衲子宏明谨启,11月12日。
 
1937年11月15京组织僧侣救护团
 
南京:京和尚动员,组僧侣救护团,如愚为团长,妙机为副团长,愿如为总干事,大照为医务主任,佛道为救护主任,姹岩为收容主任,曾曙为掩埋主任。
 
1937年11月18佛教医院启事
 
敝院为发扬我佛慈悲宏愿,筹办施诊给药,原为永久扩大组织,院中并设医学专科,教授青年僧尼中西医护常识,服务社会,以期普济穷苦病民,正在着手筹备。适因战略变更,各方纷纷即将负创兵民相继送来敝院,为应付特殊情形,已于本月七日起先后收容五百余人。虽各项设施未经完备,自当设法从事医疗,但既经留治,未便中途停止,故于经济药品以及床被器具等项,随时筹备充足,方克持久。兹闻英法两租界救护医院数处,日内拟告结束,如有遗存药品及床被、器具等项,敬请诸大善士发大慈悲移助敝院,以资永垂,造福无量,倘蒙仁慈慨助院费,更为馨香祷告也,此启。佛教医院谨启。
 
1937年11月20日 僧侣救护队绝食三日,捐作伤兵药食
 
僧侣救护队自八一三沪战爆发,于今三月,服务前方战地,救护负创兵民八千余人,工作努力,成绩最佳。现因战略变更,一部分服务前方救护,一部分服务医院看护,闻该队各级队长队员均系各地寺院主持监院知客及佛学院法师,均抱舍身救世决心,三月来在宏明法师领导之下,奋勇可嘉。兹因法师闭关长沙路,修法祈祷世界和平,该队员等鉴其创办之佛教医院发扬广大,经费困难,故绝食三日,今将膳资一百十二元捐送该院,以为药食万一之助,此种舍己利人之精神,难能可贵,实令人感佩。
 
1937年11月29日 佛教医院近况
 
宏明法师及佛教同人假宁庄路七六四号创设之佛教医院,内部设施,极称完备,现收容伤兵及重病难民,共二百余人。该院本我佛慈悲之旨,除医师护士施行看护诊疗外,宏明法师及佛教各同人,亦随时到院慰问,而对于各难民收容所,患病难民,尤尽量广为收容,惟该院目前极感缺乏寒衣被及药品,盼各界给予捐助。
 
1937年2月11日 南市寺庙焚毁,僧侣藏身无地,逃入难民区内由国际会救济
 
南市关帝庙、接引庵、三昧庵、大佛庵、紫竹庵等佛寺,先后均遭焚毁,留居各僧侣,自藏身无地,且给养发生困难,均纷纷向外逃避,现有一百余名逃入难民区青道禅院暂住,并向国际救济会呼吁,请求救济,该会当即派员分发食粮,以资拯救。
 
1938年1月18和尚任救护队员均穿制服
 
汉口市佛教会僧众救护队昨举行成立典礼,并有上海僧侣救护队代表参加,报吿该队成立意义及经过,该队共有队员卅人,担架床十具,队员均着制服,随时皆可出动工作。
 
1938年2月3日 武汉佛教徒将建立道场,定期超度死难兵民
 
武汉市佛教正信会会长李子宽,副会长钟益亭、王达五,世界佛学苑法放和尚,昨接中国国民外交协会函,请于二月六日反侵略运动宣传周宗教日,在佛教方面有所表示。闻该会等以事关救国,拟即定期举行超度死难兵民,及消除浩劫道场,以期我国早得光荣与胜利之和平。
 
1938年3月24日 香港佛教团体欢送僧侣救护掩埋两队,会场设东莲觉苑
 
本港东莲觉苑、菩提场、香海连社、佛学会等佛教团体,以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之“僧侣救护队”、中国佛教会之“僧侣掩埋队”、宏明、西竟、妙乘、杂云诸大法师曁队员一行人员来港,不日北上,赴战区实施慈悲神圣工作,认为是代表现代佛教与国家,僧侣与民族,打成一片之新事业,足以伸张我国大乘佛化积极入世之伟大精神。于是联合发起,举行一欢迎大会表示景仰,业已通告各方,其时间为本月廿五日下午一时,地点在跑马地山光道东莲觉苑,届时并请宏明法师报告在战区服务经过情形,希望各界热烈参加。
 
又闻本港闻人陈静涛,以僧侣救护,不忘佛陀慈悲本愿,出生入死,深入阵地去行菩萨道,万分敬佩,特购手电筒一批,分赠该队人员,以示放佛光于黑暗界之义。
 
1938年3月26日 佛教团体欢送救护掩埋两队情形,佛徒参加者二百余人,互勉做国家后援工作
 
本港佛教团体,昨午举行欢送僧侣教护队与佛教掩埋队。是日午后,山光道上,佛教界人士,熙来攘往,盛极一时,会场假东莲觉苑义学礼堂,布置简朴庄严,仪式紧张隆重,到会者有本港佛教团体代表若舜和尚、筏可、韦庵、墨禅、幻齐、茂蕋诸法师,王一亭、陈静涛、高浩文、潘淡白诸居士等,僧侣救护队队长宏明法师、干事悲观法师、总务组长祁善卿居士、佛教掩埋队长西竟法师、总务股长妙乘法师、交际股主任慧云法师,并该两队全体队员,东莲觉苑佛学义学两部师生及来宾等,共二百余人。开会后,首由韦庵法师主席致辞,继由宏明法师报告京沪战事救济伤兵义民情形及今后救护之顺望,言词笃实,态度恳切,听者皆为感动,继由若舜和尚演讲表示欢送之意,再次由高浩文、陈静涛发挥佛徒践国护教之意义与责任,最后由了如法师痛述佛徒消极思想之误人,大声唤起佛徒作国家后援工作,最后,由容明法师提议,略谓本队干事悲观法师,此次远从印度返国,参加救护工作,民族抗战之前途,定可乐观,拟趁此大会因缘易名乐观,征求与会人士之同意,即于鼓掌欢笑中一致通过,复由悲观法师本人,声明自今日起与悲观脱离关系,甚望今后佛教与民族之前途,俱抱乐观,四时许散会时,有大屿山宝莲寺僧众以二月节养之资港币二十元,悉数捐与佛教掩埋队购买慰劳品。
 
又邓师长夫人高慧英女居士、佛有缘主人张慧炬女居士、李本登女居士等,亦踊跃馈赠饼干多种藉表慰劳之意,闻该两队全体队员,定今日首途赴粤转汉。
 
1938年4月12沪僧侣救护队来汉转赴前线
 
上海僧侣救护队,在沪战时,参加前线救护工作,兹宏明法师总队长,率领救护队员卅余人来汉,即会同前由津浦线归来之队员共百余人,转赴前方,继续参加救护工作,并闻宏明此来,携有大批药品,武汉各界暨佛教团体,连日正开会欢送。
 
1938年7月8僧侣诵经祈祝胜利
 
本港荃湾东普陀寺住持茂峰老法师,昨日集合僧侣曁男女信士,在该寺举行抗战建国周年纪念法会,虔诵佛说阿弥陀经全部,以此功德,为抗战阵亡将士及被难同胞祈祷,并祝我国抗战胜利,灾难永息。闻夏历六月十九日,为观音大士圣诞,该寺又修礼大悲宝忏一天,以此功德,回向国泰民安,世界和平,欢迎各界莅山参加。又观马台八号香海莲社,亦于昨日上午八时,全体修净土忏法,一连七天,超度抗战阵亡将士及死难同胞灵位,默哀三分钟。下午二时,由社长实静法师演讲纪念意义,该社并将该筹赈会余款八十五元,尽购国防公债,复举行售花运动,以尽国民天职。又本港士丹顿街延祥寺住持启新法师,昨在本寺举行诵经礼忏,藉以追悼阵亡将士及殉难民众,并祈祝我国早日胜利,以拯灾黎。该寺并拟于下月在沙田举行大规模七昼夜诵经,追悼阵亡将士及殉国民众,将所有收入,除开销外,悉数捐作赈济难民。
 
1938年8月4日 僧侣献金救国,东普陀寺法会超度阵亡将士
 
新界荃湾千佛山东普陀寺僧侣,以献金救国,自应各尽能力,为国输将,故于日前举行全寺献金运动,成绩得港币五十元,虽属区区,亦足见其热忱。又该寺以古历七月十五日为盂兰节,特由初八日起,云集僧众,在寺内启建佛法会七昼夜,并每日下午一时至三时,由茂峰老法师演讲兰盆报恩经全部,为超度抗战阵亡将士曁死难同胞,祈祷世界安宁,灾难永息,欢迎各界善信莅山参加法会。
 
1938年11月5日 藏族僧民慰劳团,抵陕访蒋鼎文
 
拉卜楞百零八寺及各部落藏族僧民慰劳抗日将士代表团,由兰抵陕,三日午谒行营蒋主任鼎文致敬,由团长阿旺将磋报吿藏族僧民拥护中央诚意,蒋对藏族僧民爱国热诚甚表欣佩,该团日内向蒋主任献旗后,下周赴渝。
 
1938年11月18日 佛教医院超度殉难军民
 
牛庄路佛教医院,为超度战区殉难军民,爰定于国历十一月十二日,启建大悲普利消灾佛七道场七永日,延请正道大法师虔修主七,恭请华严主座应慈老法师、密宗阿阇黎持松老法师、禅宗硕德了愿法师,每日开示宏法,饶益大众,法雨遍洒,祈祷消灾,并设延生大堂,以应善男信女,供奉长生禄位,并可附荐先灵,供奉莲位,典礼庄严,规模隆重,届时想各界人士参加者,必有一番胜况。
 
1938年12月2日 藏族僧民代表向蒋委员长献旗,表示拥护领袖热忱
 
重庆:拉卜楞百零八寺及各部落藏族僧民慰劳抗日将士代表团,今日向委员长献旗,藉以表示藏民拥护领袖之热忱。献旗典礼于一日上午十一时半在委员长行营举行,仪节简单降重。上午十一时半,典礼开始,行营张主任于乐声大奏中,徐步入礼堂,张主任及代表团就位后,由张主任领导行礼如仪,嗣由代表团团长阿旺将磋敬谨向委员长献哈达献旗敬礼,由张主任代表委员长接受,答礼如仪,代表团团长阿旺将磋复向张主任献哈达献旗敬礼,张主任答礼如仪,嗣由代表团团长阿旺将磋向委员长致祝词,张主任代表委员长致训词,代表团团长复向张主任致祝词,张主任致训词,至此乃奏乐礼成。
 
1938年12月5日 温岭各寺院青年僧众投效兵役,向县府报名者六十余人,各界与行热烈欢送出发
 
台州通信:台属温岭,四乡各寺院之青年僧众,于今春经僧淡云、从机、诸剑青等,发起组织青年僧众军事政治训练两月后,各青年僧众,对国家观念、民族思想、保卫国土等,极为深刻。此次县府奉令征兵,四乡各寺院青年僧众,络绎向县府报名,投效兵役,去前方抗战者甚众,并谓打开杀戒,杀尽敌人,共计有六十余名。县府当即分别奖励后,并饬公安局、抗卫队等欢送,各界各团体各民众亦举行欢送,计有五百余名,均持纸旗,欢送至东门外河埠,经过大街各商店门首,均悬国旗欢送,僧众舍身救国,实抗战之福音也。
 
1938年12月17甘省僧俗拥护国策
 
兰州卓尼(在甘省西南)四势十八旗一百寺,于十一月卅日举行僧俗代表会议,一致通过拥护中央,拥护抗战到底之国策,并推杨生华等为代表,刻已到兰,晋谒朱绍良,献旗致敬。杨等此来,携有羊皮千张,捐作前方将士御寒之用,且定于明春由宋堪布率领慰劳团赴前方慰劳将士。
 
1939年3月7日 内蒙各寺代表祈祷抗战胜利
 
兰州:此间接夏河电吿,拉卜楞慰劳团自返拉后,为宣扬中央德意及坚定最后抗战胜利信念起见,特召各寺院当局于四日晨在拉卜楞大寺举行扩大祈祷抗战胜利暨宣传大会,由黄司令正清主席,当场通过电呈蒋委员长及朱司令长官致敬,分电前方将士及驻兰空军慰劳,并电兰市被炸灾区同胞慰问。
 
1939年3月12日 普陀山莹照老和尚六旬大寿移资救济难民启事
 
前普陀山普济寺方丈佛教会理事长莹照老和尚,愿宏济世,慈悲为怀,兵兴以还,尝就其寺院收容难民,复助其徒宏明法师救伤设医,功德昭著,各界人士夙仰光仪,多与论交。本月十六日欣逢老和尚六十诞辰,谦不言寿,有以移资捐助上海难民救济协会,请始为合十称善,同人等爰体斯意,代为刊布。凡有馈赠概请改送现币,用资简捷,以代造福。
 
1939年5月11日 西藏僧民代表团慰劳将士,过渝慨捐巨款救济被炸难民
 
班禅大师行辕暨藏僧民慰劳抗战将士代表团,携带慰劳品及捐款抵渝,目击日机炸渝,极为愤慨,特别捐献二千元,为渝受伤及难胞专药济之用,该款业呈何总长转达救济机关。
 
1939年10月21圆瑛法师被捕
 
上海泰晤士报云,中国佛教总会会长圆瑛法师,昨日(十九日)午后二时三十分,在大西路亿定盘路转角圆明讲堂内,遭便衣日人一队逮捕,押往极司非尔路九十四号日宪兵总部。因渠被指在战事期间,本埠筹款十万元交中政府用以从事抗日战事也。圆瑛法师虽承认曾筹得十万元及其他大注款项,惟坚称此款绝未充军费,而系援助伤兵者,中国佛教领袖虽力图营救圆瑛法师,惟至昨日深夜,渠仍被日方羁禁中。
 
1940年1月15佛教会发行粥票
 
本市佛教同仁会发行施粥票,加惠街头贫民,兹复订定扩大推行办法,吁请各界赞助,办法录下:(一)本会所印粥票每张定价六分,计粥一碗,给予贫民,凭票取食,一面向本市特约粥店二十八家,每家凭票结算付值,每家距离约三里,该票不准兑现或换菜,以杜流弊;(二)此项粥票推行办法,将粥票装订成册每本五十张,合粥费三元,向各界推销,任其自行散给贫民;(三)现经与各寺庙议定,于修建佛事斋筵费项下,向斋主劝请推销一成,仍恐难期周遍,拟再请各商家一致推行,月费三元,有惠而不费之益,而无流弊也。
 
1940年2月19五台寺僧组织游击队
 
据今日可靠方面消息,晋北五台山之寺僧,最近成立一僧侣队,共分二支队,一支队从事于日军后方之游击战,另一支队则从事于救济事业,统率指挥者,多为蒙古之活佛。闻北平、天津、张家口之僧侣,现皆不辞跋涉,前往五台山,加入该队,从事抗战工作。
 
1941年12月5佛教净业社施药
 
佛教净业社慈善部中药处,近年蒙朋寿堂主人华君,赠送痧药水、痢疾散、四报神效汤,每年各数千件,价值数千元,大半由佛教同仁曾分送沦陷区城,救治穷乡僻巷之贫苦病胞,均神效异常,且免煎煮麻烦。因是同仁会及佛教净业社中药处主任王德纯等,咸抱善与人同之举,深望各慈善家多多采备,施送贫病。
 
1942年8月8上海佛教施粥厂讯
 
上海佛教施粥厂,经已开办,服务者多属僧侣,领粥者限定老幼两种人,由孔家弄入关帝庙后门,络绎不绝,先到验证处查明,取票领粥,坐于两廊而食,至毕,念佛而出。查该厂之粥纯洁可口,每人领得重量约四十两,故每持票老人,普通有携带小孩一二人分食者,就三千人额计之,实际已不救济万人矣,每天自七点半起给至十点讫,处今米珠薪桂时期,实惠贫民,殊非浅鲜。
 
1943年6月10佛教施粥厂概况
 
南市佛教施粥厂自三十一年八月一日成立,截至三十二年四月底止,给养贫黎六十五万零〇四额(每额约敷二人吃,实际有一百万人),共支出粮食、燃料、办公费等三十七万六千六百〇五元四角五分,除收入捐款及杂项进益三十二万一千八百十八元九角,透支五万四千七百八十六元五角五分,现在存仓尚堪维持至七月底。查南市共有施粥厂四处,其中三处已相继结束,所余者该厂而已。目下消耗所需,每月约五万元,最近董事会决定施粥以五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之亦贫及残废者为对象。
 
1945年7月23巿佛教会决定救济灾民
 
本市佛教会昨为商讨空袭灾民临时收容工作,召开紧急理监事联席会议,到有正道、密迦、白圣、超澄等二十余人。首由驻会常务理事密迦报吿视察沪东灾区之经过,当经决定划分全市会员寺庙为若干区域,即通令以每一寺庙为单位,举办空袭灾民临时收容事宜,以使空袭发生,即刻展开收容工作。该会并拟于最近期内组成佛教空袭救护队,俾出发灾区,协助当局从事救护。
 
禅林网
《法音》2015年第4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日本“政教融合”问题超乎想象 \岳林炜 邢晓婧 陈洋
8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改组后的内阁正式启动,而他对新内阁成员有一项特别要求,那…
 
论宗教团体商法人 \赵忠龙
摘要:宗教团体商法人不同于宗教团体的商业行为,而限定于事实存在的宗教团体出资组建…
 
印度殖民时期的法律变革 \陈西西
摘要: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印度法受到来自英国的法律概念、制度与观念的挑战。英国统…
 
宗教对韩国总统选举的影响 \翟翱炜 唐克
摘要:宗教与政治的关系,因其特殊性与敏感性历来为人所关注。韩国早在建国之初就于宪…
 
英国的陪审团制 \刘为
有一点必须强调:普通法在11-13世纪的形成过程中并没有改变盎格鲁—撒克逊习惯法的实…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存在与本质——伊斯兰哲学中的本体论之争
       下一篇文章:中国西北地区天主教及基督新教史研究现状与史料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