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无法抑止阿富汗女性写作
发布时间: 2022/12/9日    【字体:
作者:高行云
关键词:  阿富汗女性 写作  
 
 
如果塔利班不允许女性接受教育,后果是什么?
 
在以高考为目标的国度,当我们在说“教育”,脑海中想到的多半是高等教育,是如何鸡娃、如何过独木桥、如何考上大学。
 
但是,对于阿富汗女性来说,教育则很简单——至少,会写下她们的名字。
 
如果塔利班统治下,女性无法接受教育,那么意味着女性多是文盲,不会写下属于她们的名字,无法处理公共事务,必须让丈夫或亲人帮忙,,也无法找到合适的词汇表达自己的情感,难以记录自己的不满与希望、抵抗与梦想。
 
抑止女性教育,是让女性失去表达生命的权利。
 
我们能听到阿富汗女性的心声吗?
 
我们能看到阿富汗女性的文字吗?
 
我们能感受阿富汗女性的恐惧吗?
 
我们能共鸣阿富汗女性的梦想吗?
 
阿富汗妇女写作计划
 
美国小说家玛莎·汉密尔顿(Masha Hamilton)自2009年创办了一个公益组织,叫“阿富汗妇女写作计划”,主旨很简单:
 
教育阿富汗女性如何写字,写下她们的故事;
 
传播阿富汗女性的文字,不管是散文还是诗歌。
 
写下阿富汗女性的口述,不管是多么口语和破碎
 
她们的诗歌、散文和口述故事,不仅让我们看到了阿富汗女性的现实与欲望,也看到了她们眼中真实的与梦想的祖国。
 
这个组织还在2015年出版了这些阿富汗女性的诗文集《洗涤我们心中的尘埃》(Washing the Dust from Our Hearts: Poetry and Prose from the Afghan Women’s Writing Project)。
 
因此,在了解这个组织之前,我们不妨看看两首诗和一则自叙故事,都是阿富汗女性写的:
 
自述故事(节略)
 
这一次,我趴在地上,紧紧捂住耳朵,尽量不让暴力的声音传进我的脑海里。
 
……
 
我一直希望警察来救我,但三个小时后我放弃了。我开始想一想我最后的梦想了。
 
这是什么写作计划?
 
这个计划,主要分为三类作品:自撰故事、口述故事、诗歌。
 
这个计划,包括两种形式:阿富汗线下的阅读写作工作坊、在线网站传播
 
 
写下这些诗歌的女性,来自阿富汗各地。
 
有些是文盲、不识字,通过口述的方式,让志愿者写下她们的故事;
 
有些是在1980年代作为难民来到美国、巴基斯坦等,又在后来回到祖国。
 
有些也是在阿富汗受到不错教育的女性,比如接受过英语的高等教育。
 
这个组织在阿富汗的喀布尔以及东部、西部等五个地区办工作坊,和当地女性沟通如何写作、如何口述。这些工作坊通常不会透露地点,而且也只用口耳相传、引入更多的女性口述者或诗歌作者。
 
这些工作坊以英语写作教育为主,但如果写不了英语、只能写自己地方语言,也会有翻译。同时,这个组织也办了达利语的工作坊,该语种是阿富汗的第二官方语言。
 
为了资助这些女性,该组织会支付她们在喀布尔等大城市的网吧费用,因为阿富汗的网络普及率很低。同时,这些女性往往也要步行数个小时才能到这些城市。除了工作坊,她们也会将自己的作品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发给该组织。
 
写作,无法抑止
 
讲述自己的故事是一项基本权利。这个计划通过为阿富汗妇女提供机会,为她们打开了了解和反思自己生活的窗口、争取被剥夺的权利。
 
写作,让她们重新找到自己。
 
一位作家走上政途,竞选议会并获胜。
 
有的人成为记者或律师
 
一个女性鼓起勇气,拒绝了包办婚姻,嫁给了她自己选择的男人。
 
不妨看下两位阿富汗女性的自叙,怎么讲述写作对她们的意义:
 
一位阿富汗女性Roya说:
 
今天,我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走了4个小时,是不是很长?但是,为了我的写作兴趣,这并不遥远。但是,来喀布尔的路上,我需要一个男人一直陪着我,因为我们女性不能在这独身一人走。(因为)有趣的是,白天这里所有人都在为政府工作,但晚上他们又变成了塔利班的人马。因此,没人相信这些。除了我的一位兄弟,没有人知道我在写作。他鼓励我写,不管我写得好不好。
 
我拿起笔来写的时候,一开始很害怕:写什么?关于什么?写作项目给了我一个声音,让我有了作为一个女性的勇气,讲述自己的生活,分享我的痛苦和经历。
 
谁会相信这样的写作项目会改变命运和信仰?它给了我力量,让我觉得我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它给了我一个头衔,一个阿富汗女性“作家”。
 
我拿起笔开始写作,一切都变了。我学到了。如果我站起来,每个人都会站起来,我的国家的其他女性也会站起来。
 
另一位女性Seeta说:
 
我在阿富汗西部的法拉省写作。这里教育水平很低,很多人不喜欢我写的东西,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写。他们试图阻止我写作,但我从未放弃。我会越来越多地这样做,并展示我作为一个女人所容忍的生活,以及阿富汗人民生活的苦难。
 
两则口述故事
 
Sharifa 35 岁,嫁给了一个工人,有两个孩子。
 
 
当我开始一天时,我希望这将是美好的一天,我的孩子们会很开心,我们会有好吃的食物。这是每个人都希望的。
 
我确实希望我受过教育,这样我就可以找到工作并帮助我的孩子。在塔利班时代,女孩不被允许上学,之后我父亲也不让我上学。
 
当我丈夫下班回来,如果他能够工作并赚了一些钱时,我很高兴。如果他没有,那么我们都很伤心。当我的孩子上学时,他们回家会问我关于他们学习的问题,但我无法帮助他们,因为我没有受过教育。如果我受过教育,我将能够帮助我的家人。
 
我在家打扫和做饭,有时我的邻居会雇用我,因为他们在婚礼或其他仪式上会需要帮助。如果你呆在家里,你会很穷,但当你出去到别人家里工作时,邻居会在你背后说“你看她,她年轻,还正在别人家里工作。” 
 
如果我必须阅读一些东西,我可以问我丈夫。他上了小学,对我很好。我想学习阅读。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村有一个组织提供识字课程。那时我的孩子还太小,不能把他们一个人留在家里。现在他们年纪大了,如果还有扫盲课程,我会加入有。
 
让我失望的是我们糟糕的经济状况。我丈夫很穷,我没有受过教育。我们有很多家庭问题。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的父母就不在了,所以没有人鼓励我做什么事。
 
这就是我的生活。
 
PariGul的口述故事
 
我在普通家庭长大,已经怀孕3次,顺产,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现在我有三个孩子:一个女孩和两个男孩。我现在正在使用注射预防怀孕,但我们确实希望将来再要一个女婴。生四个孩子很正常,很多家庭都这样。
 
我应该补充一点,拥有多个妻子的男人会在妻子之间制造一种竞争,以生育更多孩子。我不相信阿富汗男人会考虑他们结婚生子时必须支付的高昂费用。
 
两则自撰故事
 
标题:赫拉特市的街头儿童
 
作者:Khadija N.
 
赫拉特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大城,有许多历史名胜。人们也友善,说着普什图语和达利语。街头儿童在这里是众所周知的现象。在城市和乡村,我每天都能看到许多街头流浪儿童在努力工作。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街上工作半天,还花半天时间学习。他们看起来非常年轻和无助,男孩和女孩都在十八岁以下,其中许多人容易受到危机和社会问题的影响,例如毒品和暴力。
 
阿富汗的街头儿童为家庭提供收入。他们乞讨、擦鞋、清洁车辆、出售报纸、眼镜、口香糖、塑料袋、电话卡和鲜花。有时他们在身体和情感上受到虐待,并参与抢劫和贩毒。
 
这些流浪儿童中的大多数是来自我们国家许多不安全地区的难民,或者他们的父母在战争中丧生。他们总是挨饿,获得医疗、食物、教育、保护和住所的机会有限。因为他们必须从早到晚工作以养家糊口。数以千计的儿童在街头工作,以帮助他们的家人度过严冬。
 
我最近从赫拉特大学毕业。在大学期间,我的研究是关于街头儿童的。尽管过去两年入学率有所提高,但仍有一半学龄儿童失学。其中一些流浪儿童的家庭吸毒成瘾,他们的父母强迫他们流落街头,其他街头儿童只是生活在贫困或不安全之中。一位 12 岁的男孩告诉我:“我父亲去世了,我有我的母亲和三个姐妹。我努力支持他们并支付我们房子的月租。”
 
Afsana 是一个卖塑料的街头女孩,她告诉我她下午在街上卖东西,但早上她去上学,因为她想成为一名教师并教育街头儿童。 “我希望人们帮助我,这样我才能实现我的梦想。” 我和大学里的一群同学一起做了研究。我发现,尽管街头儿童有问题,但他们非常渴望学习和帮助家人摆脱贫困。
 
当我完成这个项目时,我得出的结论是政府必须承认和帮助这些流浪儿童,并为他们提供临时住所和接受教育的机会。这些家庭多是有太多的孩子,需要向他们传授节育知识。这些孩子需要一个健康的环境才能学习。另一个要优先考虑的事项是开设适龄的讲习班,并为这些孩子提供技能培训。我相信孩子们也应该有玩耍和体验快乐的权利。我希望有一天所有这些孩子都能实现他们的目标,接受教育,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标题:谁应对瓦西尔·艾哈迈德的死负责?
 
作者:Freshta B.
 
节录:
 
编者按:据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声称,自 2016 年初以来,由于亲政府部队与塔利班之间的战斗加剧,阿富汗至少有 161 名儿童丧生。与 2015 年前三个月相比,增长了29%。
 
瓦西尔·艾哈迈德 (Wasil Ahmad) 十岁的时候,他穿的是军警制服而不是校服,是警察头盔和军包而不是学校的书包,他拿着枪而不是铅笔。
 
今年二月的第一天,瓦西尔在乌罗兹甘南部首府蒂林科特买菜的路上,突然倒在地上,眼睛半睁着,小指头滴着鲜血。小小的身子冷了。他缓缓吐出气息,脸上带着笑容,感受着自己最后的每一口呼吸。
 
塔利班向他头部开了两颗子弹,将他击倒。
 
瓦西尔不是军人。他不是英雄。那他为什么被枪杀?他的过错是被迫参加了针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由于他的聪明才智,他帮助军警取得了成功。现在他死了,他的家人为失去儿子而悲痛。但有一个问题让我感到困惑:谁对瓦西尔·艾哈迈德的谋杀负有真正的责任?谁真的杀了他?
 
是塔利班吗?
 
塔利班似乎不懂幸福,他们似乎只是来折磨我们。
 
是他的家人吗?
 
难道是叔叔明知外甥年龄太小,但却让他参与军事行动?
 
他自己?
 
他不能为自己的死负责,因为他还是个孩子。他的年龄还不足以做出这样的决定。
 
军警呢?
 
考虑到军警们让他一起工作,因此有责任为他的安全负责吗?军警们知道,用一个 10 岁的男孩参与针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是违法的,那他们怎么能让他叔叔招揽他?
 
还是政府的错?
 
他们无法维持和平,也无法让我们的公民过上安全的生活。在过去的十五年里,政府为什么不能给阿富汗带来更多的和平与安全?为什么他们会造成一个孩子必须参与对抗野蛮的塔利班的局面?
 
是的,瓦西尔·艾哈迈德担任军队警察是非法的,但他的目标和善意并没有错。他为他的父亲、他的家人和我们所有人而战。他的父亲是被塔利班杀的,导致瓦西尔想要反击塔利班。如果他的父亲还活着,也许瓦西尔会继续接受教育。
 
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坚强勇敢的军警,为祖国服务。所以,现在他是我们的小英雄。我不想鼓励其他孩子加入军警,但他的目的和善良使他成为英雄。我听说烈士不会死去,总会在我们身边。瓦西尔·艾哈迈德也是一位烈士。他活在我们的心中和脑海中,他天真无邪的形象永远不会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
 
社会学理论大缸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重新认识“宗教与社会”——以宗教对欧美社会、国家的深层影响为例 \张志刚
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对我们研究世界宗教现象具有重要的方法论启发,如…
 
西班牙历史上的宗教宽容对现代地区冲突的启示 \周诚慧
摘要:我们正处在一个多元文化时代,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已经加大了社会结构的密度,…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印度日月神话的田野考察
       下一篇文章:《法老统治下的埃及》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