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驰援土耳其--爱德为救援伙伴提供后援补给
发布时间: 2023/2/16日    【字体:
作者:爱德基金会
关键词:  土耳其 后援补给 中国社会力量参与土耳其地震响应协调大本营  
 
 
当地时间2月10日上午,爱德救援队继续在马拉蒂亚进行需求调研,下午赶往位于阿达纳,于2月11日凌晨到达设于阿达纳的“中国社会力量参与土耳其地震响应协调大本营”(下简称“大本营”)。
 
爱德救援队员到达“大本营”
 
2月11日上午,爱德救援队员与其他来自中国的社会力量在大本营进行最新的需求研判,得知在受灾较严重的哈塔伊,正有一些来自中国的社会救援力量进行高强度搜救工作。但因为当地震后交通受损严重、水电不通、天气严寒等原因,救援队的后援补给出现了困难,队员们的营养难以保障。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爱德救援队第一时间链接阿达纳当地的资源,以最快速度采购了一批厨具与食物,并于当天晚上送达哈塔伊的中国社会救援力量驻扎地。
 
一线故事
 
“难”,是奔忙在土耳其灾区的爱德救援队员张超这几天最明显的感受之一。
 
“就我看到的而言,这次地震的受灾面积非常广,严重倒塌的建筑物非常多,加上震区天气不稳定,很多地方在地震前后都有风雪天,所以救援队伍虽然一直在争分夺秒地跟时间赛跑着救人,但搜救真的很困难。”
 
除了救援难,对很多不远万里到当地驰援搜救的中国社会救援力量而言,无论是自身物资的补给,还是救援物资的发放,也都很难,除了要卖力寻找采购渠道,还要克服语言、人力、交通等方面的问题。“比如在自身补给方面,他们很多人已经好几天没吃上热饭了,而另一方面他们还在坚持高强度的搜救工作。”
 
地震过后,满目疮痍,随处可见因受到巨大冲击而被挤压成三明治一般的楼房,一幢又一幢,让身在异国他乡的救援队员们无形中也产生了巨大的压迫感。可正当大家有些“憋”得透不过气的时候,总有一些暖心片刻成为彼此携手坚持走下去的动力。
 
比如,从马拉蒂亚到阿达纳,再带着一大批物资从阿达纳到哈塔伊,张超和队友崔亚洲搭乘的都是当地民众的“友谊之车”。
 
2月10日下午,爱德救援队要从马拉蒂亚到阿达纳跟“大本营”成员集合。原本只有300多公里的路程,在震后交通受损的情况下怎么去、要多久……想到这些问题,张超一度犯难。他和崔亚洲只好在当地调研的同时想尽办法打听。“调研的时候我们碰到一名年轻小伙,得知我们想去阿达纳,立马表示他有一辆车,可以载我们去。”
 
在这位热心小伙的帮助下,张超和崔亚洲在当地时间2月11日凌晨1点左右终于到达了位于阿达纳的大本营。“交通比我们想象中更拥堵,花了快12个小时才到。而那位小伙子还要连夜赶路返程。”张超感叹道。
 
2月11日上午,根据大本营的讨论分工,爱德救援队对在哈塔伊进行救援的中国社会力量提供炊具、食物等后勤补给。张超和崔亚洲在进行物资采购的时候,碰到了一对也在采购的土耳其父女。父女俩看到爱德救援队在采购数量较多的矿泉水、牛肉、土豆、卷心菜、调味料等食物,主动上前来询问情况。得知来自中国的爱德救援队正在想办法解决从阿达纳到哈塔伊的交通问题,这位父亲当即表示“这趟物资运送,包在我俩身上”。
 
“这位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女儿正在上大学。父女俩告诉我们,他们家里的房子也在地震中受损,屋顶全部都裂开了,不能住。他们和家人这几天就住在附近农村较为安全的地方。”这让张超和崔亚洲不想麻烦父女俩。但这位父亲很坚决,由不得爱德救援队婉拒,就立马带着女儿开始把这批爱德物资分类、打包、装车……“我们查了路线,这一路即使不堵车,来回也要六七个小时。但父女俩还是很坚决地要送我们去。”
 
虽然当天阿达纳是晴天,但气温很低。看着这位头发花白的父亲在寒风中卖力地搬运、装车,张超很是感动,不由自主把自己的“爱德红背心”递给了他,想给他挡挡风。这位父亲连声感谢,然后看了一下穿得不算厚实的女儿,又赶忙把背心递给了女儿……
 
“当地的民众都很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协助我们工作,虽然他们自己的生活也大受影响。这是我非常熟悉的一种感觉: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参加救灾工作,都能看到当地民众和我们社会力量齐心协力,团结互助,共渡难关。”参与了10年灾害救援工作的张超感叹道。
 
在父女俩的“护送”下,爱德救援队和这批补给物资在当地时间2月11日晚顺利到达哈塔伊,与当地的中国社会救援力量顺利对接。之后,这批物资迅速投入使用,很快,大家就吃上了热乎乎的“中国味”。
 
“这烩面真香!”
 
“能吃口热乎的,真是太难得了。这几天能喝口热水都是很幸福的事。”
 
“目前这里还断水断电,缺乏燃料,我们有些队员已经连续三四天啃压缩饼干、喝冷水……”
 
队员们捧着热乎乎的餐食,都十分感动。据悉,这批爱德补给物资将为近40名队员提供近日餐食。
 
在张超看来,这些天,他和伙伴们辗转在土耳其各地开展工作,这一路,天是冷的,但心是暖的。
 
因为心暖,所以不怕路难。
 
素材提供/张超 崔亚洲 王海波 乐文
 
编辑/黄洁瑜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法律和社会想象——1772—1864年英属印度盎格鲁-印度教法建构中的文本翻译 \杨清筠 王立新
摘要:前殖民地时代的印度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成文法典。殖民统治时期,为了对英属印…
 
19世纪移民前后爱尔兰天主教与新教关系研究 \李晓鸣
摘要:19世纪对于爱尔兰的天主教徒来说,是一个不平凡的时期。在爱尔兰本土,新教统治…
 
李光耀如何促进新加坡宗教和谐 \圣凯
摘要:李光耀深刻地理解宗教安顿人心的社会功能,试图让国民用自己的宗教信仰去接受和…
 
欧洲“永久和平计划”研究(14世纪-18世纪初) \米科霖
摘要:和平是人类共同关注的话题。对于欧洲人而言,和平意味着在一定的边界之内消灭战…
 
僧侣遗产继承问题研究 \黄琦
摘要:僧侣作为一类特殊群体,其身份具有双重属性。从宗教的角度讲,由于僧侣脱离世俗…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宗教与美国慈善事业发展研究综述
       下一篇文章:中国社会力量参与土耳其地震响应协调大本营成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