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汶川大地震纪念:马可牧师
发布时间: 2024/5/24日    【字体:
作者:张国庆
关键词:  马可牧师 赈灾  
 


马可来自美国俄罗冈州,他原本在天津大学当英语教师,正当他结束职教工作,准备启程回国时,“5·12汶川大地震”爆发了。

 

马可立刻打消回家的念头,他联合在天津和北京的朋友列欧和乔斯等人,透过中国红十字会的渠道,前往四川灾区赈灾!

 

我是在529日才见到他们的,让我惊诧甚而恐慌的是:红十字会给他们联系的成都丽都商务酒店,由于是混砖结构,房屋已被震出了许多裂隙,大到拇指都能伸进去,甚至连承重的主梁也受损严重……看到他们已在里面住宿多日,我头皮发麻,内心错愕不已,当晚就生拉活扯地把他们一行接到我在清江路上的家中。

 

我的家并不大,一下挤进来十多位中外友人,连客厅都打上了地铺。

 

次日,我们一行准备了好几辆车,带着满载的救灾物资,心急火燎地向重灾区——绵竹汉旺镇急驶。因有红十会的赈灾通行证,我们在路上只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就畅通无阻地抵达汉旺!

 

眼前的场景令人惊骇,偌大的一个汉旺镇,大半房屋已被大地震扭成齑粉,仍然伫立的,也是伤痕累累,摇摇欲坠。

 

沉痛迎面袭来,让心一阵一阵悲鸣。据说,人口25000多人的汉旺,旦夕之间,就失去了8000多人丁,几乎是全镇三分之一的人口,差不多也相当于四川震区死亡人口的十分之一,这里简直就是一幅中华国殇的缩略图!

 

马可在美国时是一位全职牧师,他慈善怜悯的眼神顿显悲戚黯然,压抑不住的悲怆使他泪水止不住地流,在如此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人类的敬畏、无助和渴望彼此相爱的心,都是一样的。

 

那时,整个汉旺灾臭气熏天,尘土和药水味交织在一起,四下里弥漫开来。而身边残存的建筑体时不时还发出沙沙沙的垮落声,远山因地震崩溃的山体,又像一块巨大无比的初创伤口,展现在惊悚的视野里。

 

令人敬佩的是,马可他们既没捂鼻子也没有戴口罩,而是勇敢而又小心地穿行在摇摇欲坠的建筑物之间,他们不断地拍照,不断地了解震区的伤亡情况,不断探访有关救灾组织,询问灾区急需的物资……其后,我们来到汉旺镇中心广场上的救助安置点,把随车带来的那些食品和药品捐给当地红十字会!

 

离开汉旺镇,我们在一位老乡的带领下,来到离汉旺约四五公里远的牛鼻子村,远处的高山被整体撕裂,靠村的山体也全部垮塌,巨大的泥石流将全村房屋冲倒了三分之二。就连村口两座小水库的大坝,也像任人裁剪的布料,被一把无形的却是威力巨大的剪子,裁出无数道醒目的裂隙……靠近山体的公路和水系全部被掩埋,全村受灾之重,惨不忍睹!

 

马可是一位行公义好怜悯的牧者,他不断为村民祝福和祈祷,并把一些衣物、糖果和食品分发给村上的孩子们。马可向当地的村长表示,他一定会回来的,他们会为这个村带来重建计划,用两三年的时间,帮助村子重建家园,用爱抚平地震带给人们的创伤!

 

马可的想法决不是轻率和天真,此前几年,美国比弗顿的一个小镇,被一场史上最强劲的飓风夷为平地,正是马可他们教会发动30多万信徒捐款,用募集到的一亿多美金,重建了该镇。马可认为,这个模式,可以复制到汉旺牛鼻子村来。

 

说干就干,马可一行回到成都后,立即给美国一个叫Beaverton Foursquare Church的组织发去了灾区的所见所闻,提请他们用最大的爱心来帮助受灾害的四川,这似乎也是上帝加在他们身上的使命!

 

马可很快就受到Beaverton Foursquare Church的召唤,不日,他们一行便行色匆匆地离开成都,送他们去机场前,我特别请他们在小区外的“翘脚牛肉”吃汤锅,这顿乐山风味的美食,竟然让马可记住了整整两个月——当马可从美国再次回到成都时,一下飞机就冲我说,张,今晚我们到下面是fire(火),上面是plate(盘子)的那家餐馆吃饭吧。我一脸发懵,从机场回来的路上,老是在想fire plate到底是什么神奇的东西呢?直到在小区门口下车,马可惊喜地指着“翘脚牛肉”的店招向我示意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想表达的是Hot Pot(火锅)。

 

马可这次从美国带来了50多顶帐篷、几十件罐头、还有无数的电筒、医药品,这些东西正是灾区奇缺的……马可兴奋地告诉我,他们教区完全支持对中国牛鼻村的重建,特别委托马可深入灾区,拿出一个详细而可行的计划报告,他们愿意向中国四川献出这份爱心。

 

不日,我们再次向汉旺出发,但遗憾的事却发生了。

 

当我们车队刚驶出德阳高速公路收费站,警察便把我们拦住,警察礼貌地告诉我们,由于灾区防疫需要和避免发生次生灾害,除了专业救援人员和医务工作者,将对一切外来人员暂时封闭。

 

马可与警察作了十来分钟的沟通,他因急切而满脸通红,最后还是决定尊重中方安排,回程。当那些赈灾物资转到由牛鼻子村派过来的车辆上时,我们才发现帐篷的包装盒上竟然写着Made in China的英语,我们一行都笑起来,沮丧的马可也笑了,这万里驰援的物资,竟然是由马可牧师出口转内销运回来的,该有多么不容易啊?

 

马可很快又离开了成都,我照例去机场送他,我说,马可牧师,感谢你们的爱心,欢迎你再来成都,我请你吃下面是fire,上面是plate的美餐。

 

马可萌萌地笑了,他用粗壮有力的膀臂拥抱我,为我按头做了简短的祷告,才推着他那沉重的行李,消失在机场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马可牧师,走好,上帝同在——我内心默默为良善的他祈福!

 

 

网易号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近代的基督教社会主义 \周伟驰
内容提要:在基督新教向全球传教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优先传文明还是传福音”的讨论,…
 
澳门仁慈堂的法律地位变迁研究 \王华
摘要:澳门慈善机构仁慈堂自其成立至今跨越400多年的漫长岁月,穿梭在不同的文化与法律…
 
近代早期荷兰共和国宗教宽容研究(1572-1620) \李瑞林
摘要:荷兰共和国建立之初,宗教宽容的争论便已开始。荷兰人民对西班牙统治时期宗教迫…
 
美国政治极化的宗教因素分析 \白玉广
摘要:政治极化是当前美国政治的显著特征之一,宗教是促成美国政治极化发展的一个重要…
 
欧洲宗教改革与罗马法继受——以路德宗双重分裂之改革为线索 \何勤华 蔡剑锋
摘要:16世纪初以路德宗改革为先导的宗教改革运动是深刻影响欧洲历史的社会运动。这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各地神长教友继续响应参与2024赈灾捐献活动
       下一篇文章:民国时期天主教会在战乱灾荒中积极救助那些被人遗弃的智障乞丐、盲亹女孩、麻风病人、灾荒难民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