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调查
 
大理鸡足山缘何多教共存
发布时间: 2011/12/9日    【字体:
作者:闵楠
关键词:  云南 宗教  
 
                                          闵楠 


   云南大理鸡足山之所以成为众多信徒心中的圣地,与它是汉传、藏传和南传佛教一教三派的交汇地有着莫大的关系。从青藏高原传入的藏传佛教进入云南止于鸡足山,从印度经缅甸传入云南的南传佛教也在鸡足山生根而没有再向中原延续,融合了儒家思想和佛家精髓的汉传佛教也从中原进入此地,佛教的3个不同流派为何能够在鸡足山共存?也许,只有当我们踏上鸡足山才能找到答案。

                                   密宗曾经盛极一时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宾川县境内的鸡足山入山口有一块牌坊,名为“灵山一会”。查阅关于“灵山一会”的典籍,我们能够发现,有的典籍中对“一会”的解释是“道教、佛教、本地巫教”的并存;而另一种说法是指汉传、藏传、南传3个佛教流派在鸡足山交汇共生。据当地学者介绍,以上两种情况都存在于鸡足山。千百年来,已经很难说清这里究竟是哪个宗教的“正地”,反而是这些宗教伦理精神的相辅相成支撑着整个鸡足山文化。

  历史记载,鸡足山佛教始于唐,盛于明清,鼎盛时有三十六寺七十二庵的宏大规模,常住僧尼达5000多人,古人曾以“金殿空中香雾迷,十里松风吹不断”的诗句来描绘其香火的鼎盛。但是,鸡足山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佛教存在的,它也经历了一段“本土宗教”时期。
  
    “佛教传入云南之后形成了不同的分支,在洱海地区,主流是密宗。”云南大学历史学教授林超民表示,密宗讲究心观佛尊,口诵真言,有特定手势,相信能即身成佛。当时,密宗很快在当地盛行,鸡足山自然就是密宗传习的地方。

  元朝时,忽必烈灭了大理国,把云南设为行省,滇西南的政治中心由大理开始东移昆明,盛极一时的密宗退入民间。不少人前往中原学习,其中也包括许多研习佛经的有志之士。他们中的高僧回来后大力推行禅宗佛教,这批人以鸡足山为修行最佳圣地,开始向洱海地区传授禅宗佛教,为汉传佛教的发展以及明代鸡足山的鼎盛创下了基础。

                                 道教为何退居巍山?

  然而,密宗到禅宗的此消彼长中,有一个宗教一直静静地隐匿在鸡足山,它的发展甚至没有引起鸡足山其他宗教派别的注意,这就是道教。

  道教徒喜欢在幽静的深山中采药修炼。在鸡足山,很多奇洞异石和朝拜殿堂的名称就明显带有道教色彩,金顶寺灵官殿、仰高峡真武阁、九子溪真武洞、碧云寺后玄天阁、仙弈石等都让后世清楚地知道,鸡足山的开创者中,有佛教僧人,也有道教羽人。

  据史料记载,远在汉代就有道教隐士隐居于滇西巍山炼丹修道。宋元之际,道教在云南传播广泛,尤其是在大理洱海地区。作为洱海地区的宗教圣地,鸡足山也成了得道之人心向往之的修行圣地。道教、佛教、本地原始宗教究竟谁先存在于鸡足山的?这个问题对世人来说已经无据可考。只能说,鸡足山佛教兴起时,道教、地方性原始宗教与之并存。从明代中叶后,由于政府对佛教的支持,居于鸡足山的道教人士退居到大理巍山,本地原始宗教也渐渐消隐,鸡足山由此形成佛教3个派别共存的状况,持续至今。

                            “鸡足”附会印度名山?

  传说鸡足山的开山始祖是迦叶尊者,迦叶是释迦牟尼佛的大弟子。如今,在鸡足山有很多有关他的传说。云南史籍《白古通记》中记载,当年迦叶尊者来到鸡足山之后,在华首门一带入定(打坐参禅)。因而,华首门在佛教徒及其信众中有着神圣的地位。

  晋代佛教高僧法显曾历经千辛万苦到西域求取佛经,后来,他把自己在西域求法的见闻写成了一本书——《法显传》。《法显传》中描述:“大迦叶今在此山中。劈山下入,入出不容人,下入极远有旁孔,迦叶全身在此中住。”这个远在印度的传说和大理鸡足山“华首门”的传说惊人地相似。是历史的巧合,还是有着人为的因素?唐代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中也提到过鸡足山。法显和玄奘所记载的鸡足山,是否就是洱海以东的鸡足山?

  “史学界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鸡足山在今天的尼泊尔,但是中国的佛教徒坚持大理宾川鸡足山就是迦叶道场。”林超民解释,法显生活的年代在东晋时期,当时这个山不叫鸡足山而叫青巅山,宾川鸡足山是明代以后改的名字,而这一改很有可能是将印度的鸡足山“附会”过来以提高其佛教名山的地位。但是,大理宾川鸡足山的名字却不只是“附会”那么简单。明代徐霞客的《鸡足山志》记载,鸡足山因山形走势酷似鸡足而得名。印度和中国的两座“鸡足山”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必然联系,至今仍是一个谜。

                                 藏族喇嘛来此朝拜

  汉传佛教沿着北纬25°从中原内地传至云南,途经了云南很多重要的地区——昆明、楚雄、曲靖、大理、保山,最终抵达腾冲。而这条路线也是明朝时期汉族移民进入云南的迁移路线。“鸡足山是北纬25°线上最为知名的一座山,汉传佛教沿着这条线进入云南,使得昆明、大理成为云南汉传佛教寺庙最多的两个地方。”林超民说。

  在鸡足山顶上,可以看到一片挂满经幡的地方,这些经幡都是从藏族聚居区前来朝拜的喇嘛和藏族群众不远千里带过来的。藏族同胞自古就有朝拜鸡足山的风俗,尤以鸡年为盛。每年农历三月十五前后,成批的藏族群众携带简单的粮食衣物,来鸡足山朝拜。藏族人认为,一生中只要朝拜鸡足山3次,临终时灵魂就会回归佛国乐土;如果在华首门叩拜108次,就可以投生为人7次。鸡足山是迦叶尊者的道场,山上的寺庙大多是以汉传佛教的寺庙为主,可是信奉藏传佛教的喇嘛和藏族群众怎么也会来到这里朝拜?

  “虽然有横断山脉阻隔,但是顺着怒江、金沙江、澜沧江,从青藏高原来到云南还是较为容易的。”林超民说,从青藏高原传播过来的藏传佛教影响了迪庆、丽江等地,最终在大理鸡足山生根。

                       “多教共存”——源自地缘与文化包容

  “佛教、道教或者是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在同一宗教圣地中出现的现象,除了鸡足山,云南其他地方也有。”林超民介绍,昆明圆通寺就是一例,本是典型的汉传佛教寺院,但是也供奉藏传佛教的佛像。

  “鸡足山处在3种文化的边缘地带。”林超民表示,南传佛教从南向北传播,藏传佛教从北向南传播,汉传佛教在内地从东向西传入,3个教派“交织”鸡足山,不是巧合,而是由鸡足山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所决定的。鸡足山在佛教史上是一个重要的分界点,以鸡足山为原点,三分东亚大陆,左为藏传密教,右为汉传大乘显教,下为南传上座部佛教。多个宗教交会于此,多元文化也融合于此,在相互的交融贯通中,鸡足山形成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宗教奇观。

  此外,林超民认为,“文化的自信与包容”也是鸡足山形成“多教共存”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说,云南地区长期以来没有固定、严格的宗教观念,中华民族也还是“泛宗教化的民族”,宗教在整个历史发展长河中并没有占据过统治地位。“没有占据统治地位表明‘不排他’。”林超民说,“长期以来,宗教信仰又带有一定的‘功利化’成分。一定程度上说,不是信佛而是求佛。”这种主流的观念决定了人们对宗教的包容和对自己文化的“自信”,因此,处在3种不同文化边缘地带的鸡足山接纳了所有,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本文转载自:人文史地-宗教周刊-中国民族报电子版(2011年12月6日)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现代西方法治价值转向的人性根基 \杨昌宇
[摘 要]法治作为西方文明的重要成果,为人类的进步提供了发展的途径和有益的经验。在…
 
宗教与当前中国公共外交:理念、机制与效应 \涂怡超
冷战的结束与二十世纪后期以来的全球宗教复兴改塑了世界格局,各类宗教从理念、组织…
 
政教分离中的理性与信仰———黑格尔论国家与宗教之关系 \于涛
摘要:黑格尔的法哲学理论中,政教关系既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又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论中世纪宪政中的基督教因素 \姜永伟
硕士论文摘要:宪政不仅仅是一种文化,它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对于自由、正义以及平等…
 
当代欧洲政教关系状况及述评 \刘国鹏
【摘要】欧洲地区,尤其是中、西欧地区宗教信仰的总体特征和最新趋势是世俗化日益加…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以三个基督徒群体特征看当今中国教会
       下一篇文章:藏区边缘的宗教:雅安硗碛藏族乡宗教调查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