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欧洲难民的宗教构成
发布时间: 2017/12/29日    【字体:
作者:潘文
内容提示:本文从三方面研究欧洲难民的宗教构成。第一,2015年1-8月间涌入欧洲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第二,2014年已被欧盟接收了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第三,欧盟的难民政策及其优先考虑接收特定国籍难民折射出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及特点。研究表明,欧洲难民的宗教基本上由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构成,且穆斯林占绝对主体,伊斯兰教带来的潜在挑战与穆斯林如何融入当地社会将是欧洲今后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而解决难民危机的根本之道在于实现和平与发展。
关键词:  欧洲 难民 宗教 伊斯兰教  
 
 
[内容提要]:本文从三方面研究欧洲难民的宗教构成。第一,2015年1-8月间涌入欧洲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第二,2014年已被欧盟接收了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第三,欧盟的难民政策及其优先考虑接收特定国籍难民折射出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及特点。研究表明,欧洲难民的宗教基本上由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构成,且穆斯林占绝对主体,伊斯兰教带来的潜在挑战与穆斯林如何融入当地社会将是欧洲今后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而解决难民危机的根本之道在于实现和平与发展。
 
[关键词]:欧洲;欧盟;难民;宗教构成;伊斯兰教
 
目前大规模来自中东等地的难民涌入欧洲,冲击着意大利、希腊和匈牙利等欧盟边界成员国。[1]是否接收及如何安置难民是一个问题,而难民如何融入当地社会更是一个问题。现今在欧盟和国际组织机构提出的对策中,都强调难民通过“技术性劳动力”融入,但还未见有提及和明确考虑难民宗教背景的。[2]宗教问题是影响欧洲社会长远稳定发展的潜在重要因素,本文研究欧洲难民的宗教构成是对融入政策的一个补充,也是我们把握欧洲潜在问题与挑战不可忽略的层面。由于欧洲推行宗教信仰自由、反对宗教歧视等政策,且个体宗教信仰与个人隐私信息有关,因而收集和研究每一个难民具体的宗教信仰目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欧盟统计局发布的难民数据仅包括国籍、年龄和性别,未见有与宗教相关的条目。不过,根据欧盟公布的2015年1-8月难民起源人数最多的前10国的宗教构成情况、欧盟2014年实际接收难民的国籍情况和当前欧盟的难民政策及其优先考虑对象,从大体上分析和把握欧洲难民的宗教构成是可行的。
 
一、2015年1-8月涌入欧洲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分析
 
根据欧盟官方统计,在2015年1-8月间,共约有66.4万人向欧盟28国申请避难,难民人数最多的10国依次为:叙利亚(约15万)、阿富汗(约7.6万)、科索沃(约6.7万)、阿尔巴尼亚(约4.5万)、伊拉克(约4.1万)、巴基斯坦(约2.8万)、塞尔维亚(约2.2万)、厄立特里亚(约2.1万)、尼日利亚(约1.6万)和乌克兰(约1.4万),这10国难民约占同期涌入欧洲难民总数的72%。[3]难民起源主要10国的宗教构成反映了冲击欧盟边界、以进入欧洲为目标、虽还未被接收、但可能被欧盟接收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情况:
 
表1 欧洲难民的宗教构成
 
难民起源最多的10国(2015年1-8月)
目前局势[4]
居民宗教信仰情况[5](占人口百分比)
推测涌入欧洲难民的宗教构成
1.叙利亚
从2011年3月起,叙政局动荡并持续升级、恶化,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在全国多地持续激战,伊斯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也乘机控制了叙北部与伊拉克交界的领土[6]
85%信奉伊斯兰教,其中逊尼派约占80%,什叶派约占20%,逊尼派约占总人口68%[7],基督教约占14%
穆斯林为主,其中逊尼派穆斯林居多,还有少数的基督徒
2.阿富汗
恐怖势力“基地”组织和以塔利班为代表的激进势力使得阿富汗在2014年北约撤军后和平进程艰难,阿也成为了全球恐怖主义的重灾区[8]
95%以上信奉伊斯兰教,其中逊尼派占80%,什叶派占19%,其他占1%
基本为穆斯林,逊尼派穆斯林为主
3.科索沃
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单方宣布从塞尔维亚独立[9],但目前局势仍需维和力量,且经济脆弱、人居贫困,失业率髙达45%,有15%的居民处于“极度贫困”中[10]
阿尔巴尼亚族人占90%,其中绝大多数是穆斯林信徒,少数信仰天主教;塞尔维亚族占6%,信仰塞尔维亚东正教[11]
穆斯林为主,少数信仰基督教
4.阿尔巴尼亚
政局总体稳定,经济贫穷落后,外国援助力度大,近年来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
70%信奉伊斯兰教,20%信奉东正教,10%信奉天主教
穆斯林为主,部分为基督徒
5.伊拉克
恐怖组织IS的前身是2006年成立的“伊拉克伊斯兰王国”等宗教极端组织,IS从2014年6月宣布建国到2014年11月,已控制从伊拉克到叙利亚间500多公里地带,拥有600多万民众[12]
95%以上信奉伊斯兰教,少数人信奉基督教等;逊尼派约占伊拉克穆斯林人口的40%,什叶派约占55%[13]
基本为穆斯林,什叶派穆斯林略多于逊尼派穆斯林
6.巴基斯坦
该国宗教派系间血腥冲突不断,并且阿富汗的塔利班势力很大程度上脱胎并受益于巴宗教学校[14];恐怖袭击已成常态[15]
95%以上的信奉伊斯兰教(国教),其中逊尼派占75%-80%,什叶派占15%-20%,少数信奉基督教、印度教和锡克教等
几乎为穆斯林,逊尼派穆斯林为主
7.塞尔维亚
政局总体稳定,经济贫穷落后,近年来经济状况稍有好转
几乎全民信仰塞尔维亚东正教[16]
几乎全为基督教徒
8.厄立特里亚
为对抗埃塞俄比亚,该国从2007年起与索马里恐怖组织“青年党”合作[17];该国处于动荡不安的萨赫勒地带上,该地带有两个特征:一是贫困,二是遭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持续侵蚀[18]
信仰东正教和伊斯兰教约各占一半,还有少数人信奉天主教或传统拜物教
信奉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约各一半
9.尼日利亚
该国安全形势严峻,几内亚湾海盗抢劫盛行,南部产油区反政府武装活跃,民族宗教冲突严重,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频繁制造恐怖袭击事件,被联合国列为恐怖组织;2015年3月,“博科圣地”宣布效忠IS,俨然成为IS的一个海外分支[19]
信奉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各约占50%和40%,10%信奉其他宗教
约一半信仰伊斯兰教,信仰基督教的略少一些,个别信仰其他宗教
10.乌克兰
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乌当局与东部民间武装频繁交火,造成大规模流血冲突,2015年2月达成的停火协议目前正在落实当中
主要信奉东正教(大多在东部)和天主教(大多在西部),分别约占信教人口的72%和16%、占乌总人口的27%和6%;其它少数宗教信仰有新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等,其中伊斯兰教信徒仅占总人口的0.2%;各类宗教信徒总数只约占总人口的38%[20]
无宗教信仰的居民占一半以上,有宗教信仰的绝大部分为基督徒
 
表1明确了地区战乱动荡与国家经济贫穷的确是欧洲难民危机的缘由。[21]在难民起源主要10国中,巴尔干3国由于经济贫困导致人员流出,而其它7国主要是由于战乱,除去乌克兰外,余下6国的动荡都与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组织有关,其中厄立特里亚既贫困、又深受伊斯兰极端主义侵蚀之害。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这4个穆斯林国家的战乱动荡最终都可追溯到延续了千年的伊斯兰教内部派系斗争,主要是多数逊尼派与少数什叶派的流血冲突。伊斯兰教的内部分裂及教派斗争,由于各种政治利益和国际势力的介入,加之伊斯兰复兴运动催生的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组织,导致了目前中东地区的战乱动荡局势,人们大量逃亡。[22]比如,肆虐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就起源于伊拉克内部伊斯兰教两大教派的冲突,其前身是2006年在伊成立的“伊拉克伊斯兰王国”等组织。[23]2012年,叙利亚人口约2300万人[24],到2015年7月,官方估计为1980万[25],较之2012的人口数据,已有300多万人逃亡,无疑构成了欧洲难民潮的主流。
 
根据表1对难民起源主要十国居民的宗教构成做的直观描述,可见,难民起源地的宗教构成多元,但基本上可以归为两大类: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除了排在第7位的塞尔维亚和第10位的乌克兰的基督教特征明显、同时几乎没有或鲜有伊斯兰教的影响外,其他国家的伊斯兰教成分突出。叙利亚作为难民起源最多的国家,其穆斯林占人口的八成以上,仅有少数基督徒,而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穆斯林占到了各自人口的95%以上。直到难民人数排在7-10位的国家才开始有明显的基督教宗教特征,其中塞尔维亚基本全民信仰基督教,厄立特里亚的穆斯林与基督徒大约相当,尼日利亚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是绝对主体,且穆斯林略多于基督徒。值得注意的是,乌克兰居民虽主要信仰基督教,但其中无宗教信仰的人有一半以上。据前述数据,2015年1-8月,排前6位(即:叙利亚、阿富汗、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的难民总数约40.7万人,占前10国难民总人数的85%,这6国伊斯兰教突出,无疑带来了大量的穆斯林。上述图表表明,难民的宗教基本上由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构成,穆斯林占绝对优势,穆斯林的确是欧洲难民的主体。
 
二、2014年已被欧盟接收的难民的主要宗教构成
 
目前难民申请程序时间长,且不一定被批准。2014年,向欧盟28国提出避难申请的有627780人(其中有563345人是首次申请)[26],最终仅有184665人获得通过,最多的来自叙利亚,之后是厄立特里亚,阿富汗和伊拉克[27]。2014年,每5个申请人中就有一个叙利亚人[28],且对叙利亚人的认可率达到了95%[29],因而2014年欧盟接收最多的来自叙利亚,欧盟成员国一审通过叙利亚人申请的判决达到65450次,之后是厄立特里亚,阿富汗和伊拉克,一审通过申请的判决各为14155次,11185次和7280次[30]。这些高认可率与下面将提到的欧盟接收难民的政策有关。
 
由表1可见,除了厄立特里亚的穆斯林和基督徒约各占一半外,来自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几乎全为穆斯林,而叙利亚除去少数的基督徒之外都是穆斯林、并且叙利亚和阿富汗明显是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由此可见,在2014年已接收的难民中,信仰伊斯兰教的占绝对主体,这也表明穆斯林如何融入欧洲社会已是一个潜在的课题。
 
三、欧盟接收难民政策和优先考虑特定国籍难民折射出的难民宗教特点
 
如2014年欧盟接收难民情况,面对大量涌入的难民,欧盟对不同国籍难民的认可率不同。2015年第二季度,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和厄立特里亚的难民一审认可率达到96%(24400/25500)、89% (4700/5300)和84%(4800/5700),是获得欧盟认可率最高的3国,而同期认可率最低的是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塞尔维亚,分别仅为4%(240/5600)、2%(260/13600)和1%(55/5000)。[31]认可率的高低与欧盟的难民政策有关:逃离战乱国家的人们容易获准难民地位,而以寻求更好生活和工作机会的人们,容易被判为“经济移民”(economic migrants),从而申请被否决(如巴尔干3国)。[32]2015年9月,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分流安置12万难民的计划仅针对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和厄立特里亚3国的难民,然而这3国的难民仅占2015年上半年总难民人数的四分之一。[33]认可率最高的3国与欧盟优先考虑安置的对象一致,这3国穆斯林占优势,只有厄立特里亚有几乎与其穆斯林等量的基督徒,并且这3国的战乱都与伊斯兰恐怖组织有关: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是IS,在厄立特里亚是索马里的“青年党”及该区域的频繁恐怖袭击。认可率最低的巴尔干3国,经济贫困,不过政局总体稳定,由此即便是几乎全民信仰基督教的塞尔维亚人也极容易因“经济移民”动机而被排斥在接收之外。欧盟的难民接收政策和优先安置特定国籍的难民一方面展现了欧盟尽力接收逃离战乱地区人们的人道主义精神,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欧盟将不可避免地接收大量穆斯林。
 
四、结语
 
在当前的欧洲难民危机中,难民的宗教基本上由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构成,其中穆斯林是难民的绝对主体。欧盟接收难民的政策及其优先考虑安置特定战乱国家的难民表明欧盟将不可避免地接收大量穆斯林,穆斯林如何融入欧洲社会已是一个潜在的课题。还需指出的是,难民的目的地不同,这会导致难民宗教的分布差异,从而对不同接收国产生特定影响。比如绝大多数的叙利亚难民申请前往德国和瑞典,那么这两国以逊尼派为主的穆斯林肯定将增多。[34]通过梳理难民起源主要10国的宗教构成,本文进一步确认了难民危机的两个缘由是战乱与贫穷,并且目前的战乱大多与伊斯兰极端宗教势力和恐怖主义的兴起有关。这也表明,欧洲难民危机的最终解决之道,正如习主席指出的,在于谋求和平、实现发展。[35]
 
*本文系欧盟文化教育总司终身教育项目、“让·莫内最佳欧洲研究中心”项目“联盟中的多样性:欧洲一体化与欧洲社会发展”(项目编号JMP2011-2869)阶段性成果,并受到四川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研究专项项目skzx2015-gb70)资助。
 
注释:
 
[1]目前,欧盟28个成员国中除去英国和爱尔兰,都加入了申根区。申根区内国家间取消了边境管制,因而难民进入任何一个申根区国后就意味着可在整个申根区内自由流动。挪威、冰岛和瑞士三国虽不是欧盟成员国,但是申根区国。
[2][33]See OECD Migration Policy Debates,Is This Humanitarian Migration Crisis Different?No.7,September 2015,p.14、p.6.
[3]欧盟统计局,Eurostat(migr_asyappctzm),数据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1日。
[4]表中各国局势除有单独注明外都以中国外交部官网刊登的国家概况为准。
[5]表中各国宗教信仰情况除有单独注明外都以中国外交部官网刊登的国家概况为准。
[6][8][12][23]平言:《2014年国际宗教热点观察》,《中国宗教》,2015年第2期,第8、9、8、8页。
[7][24]王栋:《透视影响叙利亚时局的宗教与民族矛盾》,《当代世界》,2012年第3期,第8页。
[9]至今世界各国对科索沃独立问题存在分歧,欧盟成员国内意见不一,中国也还未承认科索沃是一个独立国家,联合国会员国网页上也未有科索沃,http://www.un.org/zh/members/.
[10]Artjoms Ivlevs and Roswitha M.King,“Kosovo-Winning its Independence but Losing its People?Recent Evidence on Emigration Intentions and Preparedness to Migrate,”International Migration,Vol.53,No.5,2015,p.84.
[11][16]Kyle Woods,“Religious Freedom in Kosovo:Prenatal Care to a New Nation,”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Law Review,Vol.3,2008,pp.1011-1012.
[13]程星原:《伊拉克民族宗教概况》,《国际资料信息》,2003年第4期,第26-27页。
[14]卢昊:《巴基斯坦宗教学校和阿富汗塔利班关系》,《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3期,第114页。
[15]田文林:《宗教、民主:两个“致命”点一一访学巴基斯坦的思考》,《世界知识》,2009年第14期。
[17]严帅:《非洲恐怖活动态势及面临的反恐困境》,《当代世界》,2014年第10期。
[18]《专论:恐怖组织使尼日利亚面临碎片化威胁》,中评网,2015年2月11日,http://bj.crntt.com/crn-webapp/doc/docDetailCreate.jsp?coluid=1&kindid=0&docid=1035 82148.
[19]《“博科圣地”宣布效忠IS:不论荣辱听从指挥》,新华网,2015年3月9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03-09/c_127557331.htm.
[20]丁栩翔:《乌克兰政治动荡的内部原因》,《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4年第3期,第57-58页。
[21][27][32]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34131911.(阅读时间:2015年10月23日)
[22]吴云贵:《试析伊斯兰极端主义形成的社会思想根源》,《世界宗教文化》,2015年第3期。
[25]《叙利亚国家概况》,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2015年7月,http://www.fmprc.gov.cn/mfa_chn/gjhdq_603914/gj_603916/yz_603918/1206_604810/.
[26]欧盟统计局,Eurostat(Code:tps00191),数据更新时间:2015年9月28日。
[28][29]Alexandros Bitoulas,Asylum Applicants and First Instance Decisions on Asylum Applications:2014,Eurostat,Data in Focus 3/2015,p.5、p.13.
[30]欧盟统计局,Eurostat(migr_asydcfstq),数据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1日。
[31]欧盟统计局,Eurostat,http://ec.europa.eu/eurostat/statistics-explained/index.php/Asylum_quarterly_report.(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9日)
[34]OECD Migration Policy Debates,Is This Humanitarian Migration Crisis Different?No.7,September 2015,pp.6-7.
[35]《习近平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的讲话》,新华网,2015年9月27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9/27/c_1116687809.htm.
 
转自中国宗教学术网
http://iwr.cass.cn/zjygjgx/201705/t20170531_3534730.s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违宪审查视角下的宗教信仰自由保护研究 \柴世斌
摘要 宗教信仰上升为一种人权而受到法律的保护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宗教自由权…
 
中国佛教道教被商业化的历史—以普陀山申请上市为例 \史方平
2018年4月2日,佛教圣地普陀山申请上市消息出来后,引起社会和全国佛教界的一片哗然和…
 
论教会法对西方法律制度的影响 \于慧施
摘要:教会法是基督教关于教会组织、制度和教徒生活准则的法规,是中世纪西欧封建法…
 
当代中国宗教法治化探析 \郑志泽
〔摘 要〕我国82年宪法就确立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受到儒家思想、近现代自然科学…
 
越梵关系分析 \Bernard
2018年3月6日,越南胡志明市总教区裴文督总主教在梵蒂冈述职期间突发心脏病去世。2天…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玄奘访印与当时的中印关系
       下一篇文章:教宗接见驻圣座外交使团:维护和平,促进裁军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