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古代帝王术支配下的政教关系
发布时间: 2018/10/11日    【字体:
作者:杨鹏
关键词:  帝王 政教关系  
 
 
中国帝王术,统治天下之术。
 
都说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放到世界上比,是否博大不好说,精深是肯定的。这精深,非科学技术之精深,非宗教哲学之精深,乃帝王统治术之精深。
 
这精深的帝王统治术,决定了中国古代政教关系,影响了中国宗教本身的演变。
 
夏朝是个传说,商朝周朝是成熟的王朝。商周一千多年,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基因,奠定了中国帝王术的基因。
 
商周都有共同点,天下是造反夺来的。打下了天下坐天下,王权化国为家,化天下为私产。王权关心的是不要再丢天下,丢天下不仅丢财,也要丢命。坐稳天下,不仅是保财,也是保命。身家性命,全搭进去,就得死保王权。王权的存在,就是王权存在的唯一目的。
 
要保王权,就得把一切有助于王权巩固的力量都抓在手里,还要把一切可能挑战王权的力量予以摧毁。这是王之大事,这就帝王之术。在中国精深的帝王术面前,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只是小儿科。
 
《左传》上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与军事,王权两大支柱,君王两手抓两手硬,这总结的是商周两朝的经验。文献如此记载,商周甲骨文、周代金文,内容也多与祀与军事有关。
 
王权大事之一的宗教是什么?商朝是上帝-祖先-自然神。周朝承袭商朝,敬天法祖为主。周王权政教一体,以宗教优势和军事优势维持统治。
 
公元前771年,西周王朝被申侯犬戎所灭,周王室丧失军事优势。后起的东周王朝全无军事优势,但靠着宗教文化传统,仍维系王权存在五百余年。
 
“祀”是宗教凝聚力。“戎”是军事暴力。要维护王权的垄断,必须垄断一切有凝聚力-组织力的意识形态,必须垄断一切军事暴力。
 
商周王室对“祀与戎”的垄断力有限,秦统一中国以后,经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帝王垄断“祀与戎”格局得以真正形成。以后二千多年无大变化。
 
王权垄断“祀”,民众有宗教需要,怎么解决?对有集体性凝聚力的宗教,实行家国分离。朝廷支持民间以祖先崇拜为中心,以家族祠堂为组织的宗教存在。家族祠堂的凝聚力组织力,限于家族范围。这对朝廷不会构成大的组织性威胁。你不可能用你家的祖先去动员别家的人与你共同奋斗。
 
超越家族祭祀上帝的权力,具有凝聚天下组织天下人的上天崇拜,由皇家独家垄断。而且,儒家礼教由孝及忠,君亲一体,忠孝一体。家族祠堂遍布天下,皇家天坛天下唯一。皇家天坛的主祭,就是天子自己。敬天法祖,这是中国几千年的主流宗教。民间法祖,以家庭和家族祠堂为中心。皇家敬天法祖,以天坛和太庙为中心。
 
中国农村不也有“天地君亲师”牌位吗?这不是敬天吗?不是。“天地君亲师”的天是自然之天,不是皇家祭祀的那个至上神皇天上帝。民间可设祭坛祭祀皇天上帝吗?不可以。中国会建几个天坛祭祀吗?不会。
 
佛教、道教呢?不也发展起来了吗?在历史上规模也不小,这与帝王术有什么关系吗?有,关系很深。大家注意到没有,佛教修佛,道教修仙,皆以个人为主,属于个人化宗教。没听说佛教徒约起来一起修佛成佛,没听说道教徒约起来共同修仙成仙。成佛成仙的目标指向个人而非集体,指向彼岸而非现世。能否成佛成仙,个人修为,与他人无关。
 
佛道从宗教哲学上,就把人个人化、原子化和分散化了。以佛教为例,庙里佛菩萨罗汉之多,一粒沙中有千万个佛国。一切因缘而生因缘而灭,万物无自性,现世如梦如幻,没有一个可以依赖的恒定不变的点。修佛之目的,在于超越生死轮回现世苦难世界,抵达彼岸之佛国。从哲学意义上,这全然解构了人间凝聚力和集体行动的可能性。这特别符合帝王术垄断精神凝聚力和集体组织的统治需要。
 
精神凝聚力,是集体组织的基础。帝王祭祀上天上帝以获得凝聚力、组织力,同时支持民间佛教发展以消除民间精神凝聚力及组织力。
 
佛道之中,并非没有一些试图从个体化宗教向集体性宗教位移的派系。它们有集体行动,而且关注现实世界的改善,如东汉末年的道教太平道,但无一例外遭到朝廷镇压。这使得不问世事,完全回到个人修炼成为佛道主流。
 
数千年帝王术之下,形成了中国特有的政教关系。帝王朝廷有敬奉上帝的国家宗教,全面垄断了指向现实权力的、具有集体性、凝聚力的信仰,同时支持民间出世的、不问世事的、解构凝聚力的、使人原子化个人化分散化的宗教的发展。
 
一句话,强化王权精神上的集体组织力量,破坏民间精神上的集体自组织力量,民众只要离开王权,在精神上就彻底散沙一盘。精神上散沙一盘的民众,难以形成对王权的组织性挑战。用特定的宗教内容和形式,来弱化民众任何可能超越家族的组织能力,这是中国古代帝王术的一大秘密。
 
在这种帝王术支配宗教的影响之下,中国人只要离开家庭、家族和王权,在精神上就趋向个体化、自私化、散沙化。这种民众散沙化的传统,不仅影响到国内的人,也影响到海外华人。
 
以美国为例,相比起具有集体性宗教信仰的犹太人和印度人,华人信任半径小,只有家庭家族凝聚力,离开血脉信任,就容易散沙一盘,缺少自组织力量,缺少团结协作的力量,缺少集体竞争的能力。
 
 
理解了古代帝王术之下的政教关系,也许我们就会明白,如果你信的是一种共同信仰下具有集体组织力量的宗教,如果你信的是一种要完善世界的宗教,你就准备承受苦难,你就得坚韧起来,你与君主朝廷就没有多少妥协余地,因为你信仰的宗教就可能被朝廷盯上,朝廷或是想灭除这宗教,或是要逼这宗教走向佛道之路,即回避现实,不关心正义,个人修炼,在现实世界中全然散沙化游荡。
 
这帝王统治术精深吗?极其精深的自私自利,极其邪恶的自私自利!它通过弱化平民大众来强化王权,通过弱化整个民族来享受特权。这是毁灭万众灵性的统治。它阻断了民众与上天的直接沟通,破坏了民族的共同信仰,毁坏了国民正义的能力,弄残了亿万民众的自组织能力,使一个民族的心灵胆怯溃烂,对特权和邪恶充满畏惧。
 
道路清楚了,我们精神上的自我拯救,在于我们要追随那种因共同信仰而凝聚的宗教,我们要顺从那尊尚科学诚实拒绝虚假迷信的理性的宗教,我们要走向那种具有集体行动组织力的宗教,我们要坚守那种关心现实正义的宗教,我们要拥抱那种善恶是非明确的宗教,我们要遵从那种对特权腐败和奴役绝不容忍的宗教。
 
中国历史帝王统治术支配下的这黑暗的一页,我们要联手将它翻过去。
 
转自启与示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当代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 \巫升海
摘要 宗教信仰自由是指公民依据其内心信念,自愿地选择信仰某种宗教并进行宗教实践…
 
有关清朝对蒙古地区宗教政策及宗教立法研究 \乌云陶格斯
【摘要】宗教作为统治阶级管理国家、控制民众精神的最有效手段。在清朝统治者看来,…
 
宗教工作如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以行政强制手段阻止宗教发展结果适得其反 \史方平
习近平在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把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
 
清末士绅和教会在地方上的冲突与矛盾——以湖北社会为中心的考察 \刘元
摘要:基督教在传入中国内地的过程中,受到来自地方士绅的最激烈的反对。反教的原因…
 
基督教生出“非暴力不合作”? \杨凯乐
耶稣,被人说成是革命者,也被人看作是非暴力不合作第一人。近年来,当基督徒们越…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论政教分离
       下一篇文章: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佛教界抗敌思想研究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