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宣教士戴德生的中国之行
发布时间: 2018/11/8日    【字体:
作者:戴德生
关键词:  宣教士 戴德生  
 
宣教士戴德生的中国之行
 
本文摘自《献身中华——戴德生自传》
 
中国之行
 
这事情刚过去,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我要离开英伦,远赴中国。未离开伦敦利物浦之前,我特别为到在不幸的中国人当中,宣扬神的道,而献上无数的祷告。
 
一八五三年九月十九日,中华传道委员会在「达姆福利斯号」的船尾舱房里,为我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聚会,差遣我到中国传道。
 
我挚爱的母亲(今已在天家与主同在)来到利物浦跟我话别,我永不会忘记那天,也忘不了她与我如何一起进入小舱房;在以后漫长的六个月里,这小舱房就我的家了。母亲用慈爱的手,整理我的小床,然后坐在我的身边,同唱我们长别前最后的一首诗歌。我们跪下,母亲为我祷告——这是赴中国前最后一次能亲耳听见母亲为我祷告。跟着我们接获通知,船快要开行了,我们必须分手,于是只好珍重道别。心里却不敢奢望在世上能再相见。为了叫我好受一点,母亲尽量抑压心内的情绪。分别后,她走上岸,给我祝福。我孤单一人立在甲板上,船开向水闸,她也跟着往前走。船穿过了水闸,这次我们真的要分别了;猝然间一道哭声从母亲绞痛的心决堤而出,像刀一样刺透了我,使我永远也不会忘怀。这一刻我才完全明白「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的意义。我也相信,我挚爱的母亲此际对神毫无保留的爱的了解,比她终身所体会的更深。
 
啊!当神看见他的儿女对这广大世界的需要,竟然无动于衷,他内心要多么难过!他所爱的独生子,就是为这世界而被杀死的。
 
女子啊!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不要记念你的名和你的父家,王就羡慕你的美容;因为他是你的主,你当敬拜他。
 
我们要赞美神,因为那些愿意倒空自己,撇下一些来跟从他、顺服他的大使命的,人数不断加增。他赐给他们极大的喜乐,叫他们得着神的怜悯和奇妙的启示。
 
1953年9月19日,「达姆福利斯号」启航前往中国,一直到明年3月1日的春天,我才安抵上海。
 
船启航不久,风浪很大,但亲友们答应会以恒切的祷告来记念我们。祷告的力量真大。我们遇上了秋分的暴雨,几乎出不了麦士河口;十二天来,我们都是在爱尔兰海峡荡来荡去,出不了大海。风浪逐渐加剧,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后,才有一段时间可以喘息片刻,但船已漂流到海湾的下风处,我们迫得要张帆,好盼望把船驶向当风的地方。船长和船员虽然百般努力,终究是无济于事。九月二十五日星期日晚,我们已漂流至嘉拿温湾,与海岸的距离愈缩愈短,最后离岸边的巉岩只一石之遥。这个时候,船仍然没有停下来,只是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基督徒的船长对我说:「我们活不上半小时,你对主呼召你到中国传道有甚么想法?」先前我曾经有过一段激烈的挣扎,但这已经过去了,我满心喜乐的告诉他,我对我所蒙的呼召不作他想,我深知我一定会到中国去;但假如神有别的安排,我总以顺服祂的旨意为念。
 
把船首转向下风而驶后,不到数分钟,船长行近罗盘对我说:「风向已转向了两度,我们将可以逆着风驶出海湾」。结果我们真的驶出大海,但船首的斜桅摆动,船受到严重的损伤。几天以后,当我们驶出了大海,便在船上进行了彻底的修补;我们到中国的航程,可期望依时完成。
 
那天晚上,有一件事让我非常烦恼,由于信主的日子尚浅,我还未有充足的信心,使我能洞悉神的心意和所用的方法。我觉得我有责任顺从我敬爱的母亲,为了免她担心,我依她意思,取来了一具救生圈,但我心里感到,这好像表示我对神不够信任,使我整个晚上也没有一丝安宁。当我不再寄望这东西能救我性命后,我遂将它放弃,心里便满有平安。很奇怪的,我顺手把一些可以在沉船时浮起来的东西放在一起时,心里却没有一丝矛盾和自责的感觉。自此之后,我清楚发现我也犯了一个通病,这是由一些不正确的教导产生的,因而导致我们对信心的能力有错误的了解,对神的心意有不正确的认识,以至动摇别人的信心,叫无数人的心灵受到困扰。工具媒介的运用,不应减损我们对神的信心,而我们对神的信心,亦不应难阻我们使用神赐给我们,借以成就他旨意的工具。
 
多年以后,我经常身边带着一具救生圈,而不再有任何的困惑。风暴过去之后,借着圣经给我的亮光,我的问题经已得到解决。那个时候,神叫我察觉自己的错误,目的可能是帮助我应付一些今天常常要面对的类似问题。当我从事治病或施行手术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忽略寻求神的引导和祝福,好叫我能够运用适当的方法;我并且不会忘记感谢他,因他答应了我的祷告,令我的病人恢复健康。对我来说,轻忽神为我们预备的工具,例如不饮不食而期待我们的生命和健康能够单靠祷告便得以维持,这简直是自大和错误的。
 
航程中十分沉闷。因为没有风,我们在赤道损失了不少时间;在抵达东印度群岛时,也因着没有风而受到阻延。通常是在日落后才起微风,直到天明。起风的时候便得尽量利用,船在日间便停下来,帆也是宽松下垂,所以船会有时会往后漂流,白白耗费夜间得来的成果。
 
特别有一次,当我们非常接近新畿内亚的北部,情形十分危险。到了星期六的晚上,我们离陆地只有三十哩远。星期日早上在甲板做礼拜时,一眼便看出船长面有忧色,常常跑到船边。崇拜过后,我从他口中知道原委,原来有时速达四海哩的一股水流把船带向暗礁,我们已非常接近,恐怕在黄昏前船便要触礁了。午膳之后,放下了大(船板?),所有人都同心协力,想把船头掉转,使船驶离海岸,但终告失败。
 
大家静立甲板上一段时间,船长对我说:「所能作的已全作过了,现在只好等候结局。」我心里头掠过一个思想,便答道:「不,我们还有一件事未作。」「甚么事?」他问道。「我们四个基督徒(瑞典人的木匠、黑种人的茶房、船长和我自己)」,我回答说:「让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里,同心合意地求主马上赐给我们清风。现在或日落之后赐给我们,在神都是同样容易。」
 
船长同意我的建议,于是我跑去通知其余二人。在与木匠祷告后,我们四人各自退回自己的房间等候神。我经过一段简短而深入的祷告后,觉得神已允准我所求的,不能再祈求下去,便很快的再走上甲板,这时候在船上负责指挥的是大副,他是一个不信神的人。我跑过去请他把横帆的下角或是主帆的一角放下来;这些帆都升了上去,好减轻帆与绳索无谓的碰撞。他答道:「那有什么用处?」我告诉他我们已向神求风,风立即便要来了;我们这么靠近礁石,可不能耽误一刻。他以不信和鄙视的态度,咒骂了一声,说他要看见风,不要听见风!他说的时候,我随着他的视线,往上望向船樯上最高的小帆,可以肯定帆已在微风中颤动。「风不是来了吗?看那小樯帆!」,我喊着说。「不,那不过是猫爪(一闪即逝的微风)而已。」他再坚持己风。「不管是不是猫爪,」我叫着说:「求你快把主帆放下来,好能得着风的帮助!」
 
他可一点没有耽误,立即照办。约一分钟后,船长听见甲板上人声杂沓,便从舱房走出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看见风果然来了。数分钟后,我们以每小时六至七海里的速度,迎浪前航,很快的我们便脱离了险境,虽然风还是间中静止下来,但在经过西太平洋的比鲁岛屿之前,断断续续还是有风。
 
在抵达中国之前,神藉此鼓励我,叫我将一切的需要,借着祷告带到祂的面前,并且信赖祂必因着祂独生子之名的缘故,在我每一个紧急关头里帮助我。
 
……
 
本文摘自《献身中华——戴德生自传》
 
转自因信阅读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基督徒3969的新数据是怎样得出的 \石衡潭 卢云峰 杨凤岗
——卢云峰回应杨凤岗与大家 石衡潭按:10月22日,我在微信中发表《基督宗教研究…
 
中国基督徒人数究竟有多少? \杨凤岗
2018年10月20-21日,在北京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行了基督宗教研究论坛。媒体报道的题…
 
美虽新邦 其命惟旧:读《美国秩序的根基》 \刘军宁
任何秩序都是建立在特定根基之上的:如果根基是细弱且摇晃的,那么秩序的坍塌就是可期…
 
赵朴初居士对于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贡献 \徐玉成
内容摘要:本文介绍了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中共十一届…
 
论我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法律制度的发展与完善 \黄沛景
摘要 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开展和深入、与世界的日益接轨,宗教信仰自由在今天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重阳节——中国人的住棚节
       下一篇文章:中国五旬节运动的起源与组织源流探究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