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法律
 
牧牛诉讼,礼制与法制的矛盾和冲突
发布时间: 2023/11/16日    【字体:
作者:刘立向
关键词:  牧牛诉讼 礼制 法制  
 


        法律的本质,不在惩恶扬善,而在团结大众。《吕刑》也不例外。《吕刑》的初衷是解决周穆王时期出现的“王道衰微,政乱民怨”的困难,团结周王朝各个阶层的力量,维护周王朝的统治。

 

        周王朝在实施《吕刑》的过程中,其“明德慎罚,惟察惟法”的“法治”思想与“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礼治”思想之间产生了很深的矛盾和冲突,“礼”对“法”的限制很大,直接影响了古代中国社会的法治化,形成了传统的“中国特色”依法治国思想,至今天依然。

 

        概括起来看,西周时期诉讼有以下特点:一是誓言为大。诉讼不能违背自己之前的誓言,否则将会受到惩罚;二是,有司独立。已经形成了专门的诉讼制度,民事和刑事已经完全分开,有专门的司法官吏和机关。三是有限诉讼。诉讼一般由受害人自己开始,但诉讼权受到一定限制:子不能告父、下不能告上、奴不能告主、妻不能告夫,等等。

 

        周王朝时期的青铜器铭文,可以说是一部活的周史,它生动地记载了许多传世文献所见不到的珍贵史料。197512月,在陕西岐山董家村发现的一件西周青铜器,名叫训匜(yí) ,匜上有铭文175字,记录了周王朝时期一个叫“牧牛”(可能是人名,也可能是官名)的人控告其上司的诉讼案件,即“牧牛诉讼”。该诉讼交由专门的法官审判,案件的判决显示出,由于“礼”的影响,使“法”的判决很不公平。这可能是《吕刑》在周王朝实施的普遍现象和典型代表,是最真实、最普遍的情况反映。

 

        西周后期有一个叫“训”的人,在军队中任“师”之职,与现在的师长差不多级别。他平时任意掠夺下级官吏的财产,欺压下级,并强制他们给自己服劳役,不但不给任何报酬,稍有不慎还会受到重罚。一个叫“牧牛”的小吏无法忍受“训”的欺凌,就去司法机关告状,要求惩治“训”,这是牧牛小吏,以下诉上。然而,作为军队高级军官的“训”,与司法机关的法官来往甚密,小小的“牧牛”,怎么奈何得了他?司法机关虽然受理了“牧牛”的诉讼,判决结果却操纵在“训”的手中。

 

        青铜器“训匜(yí)”上完整地记载了诉讼的全过程。三月下旬甲申这一天,审理此案的法官“伯扬父”,在司法机关宣读了“牧牛诉讼”案的判决结果:“原告牧牛,在这之前,你的行为如此过分,你竟敢状告你的上司,违背了你先前对上司的誓言。现在你只有再一次盟誓,当着参与此案审理的五个人的面,宣诵你的誓词,你必须服从判决,听从誓约。你应受的处罚是:鞭刑一千,并刺面,施以墨刑。即使从宽判罚,也要判处你鞭刑一千,并处黜(chù)刑,只刺面并免去官职,不再施以墨刑。现在决定大赦你,免除你鞭刑五百,其余五百鞭及墨刑折合罚铜三百锊(luè)。”

 

        随后,法官伯扬父又要求牧牛立下永远效忠于“训”的誓言:“从今以后,我牧牛无论大事小事,再也不敢违北规矩。”这个“规矩”就是“礼”中的“下不告上”。接着伯扬父又一次威胁牧牛:如果再敢告自己的上司,就一定会受到重罚。牧牛面对如此的审判,只能屈从,当场表示再也不会去司法机关告上级的状,还写下悔改书,向上级“训”认错服罪。很显然,判官伯扬父,贿情审断案。

 

        伯扬父宣告完“牧牛诉讼”的结果,牧牛接受了罚铜三百锊(luè)的惩罚。他写的效忠“训”的誓约,也被存入王室档案。师长“训”对审判结果非常满意,洋洋得意地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同僚,同时也告诫下级官吏,不要象牧牛一样不自量力,再去司法机关告状。“训”为了纪念这次诉讼的胜利,特意用牧牛交的三百锊(luè)铜铸了一件铜器匜(yí),并在其上刻了伯扬父对牧牛的判词,以及判决后牧牛受惩罚的状况,以这次诉讼的胜利作为自己家族的光荣,子孙后代的骄傲。

 

        “训匜(yí)”铭文记载的“牧牛诉讼”判决书,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最早、最完整的诉讼判决书,是研究我国早期司法制度以及判决文书等法律文本的珍贵文献。伯扬父因与“训”的私人交情,放弃了诉讼案件“公正适宜”的原则,作为法官置“惟察惟法”于不顾,可见等级森严的周王朝社会,法度用废,因人而异,虽有刑制,却失惟察。

 

            “牧牛诉讼”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西周中、晚期法律诉讼的弊端。无法可依是问题,而有法不依则是更大的问题。在中国理性文明社会初期,“礼”大于“法”,以“礼”代“法”,把之后三千年的中国社会导向了“只服权威,不遵法度”的殊途。

 

        中国的法治化道路,长安是起点,是向好的起点,也是向恶的起点,关键就在这片土地上人民的选择!

 

自然自觉自在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沙特政教关系变革与社会话语重构 \孙晓雯 佘纲正
摘要: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奉瓦哈比派教义为国教,在政治领域和公共生活中践行瓦哈比…
 
从超越世俗到走向神圣 \曾润波
摘要:本文分析了俄罗斯总统普丁在公开国家发言中所涉及的宗教和神秘元素,选择了能够…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一封神秘举报信和一件国宝传奇失踪案
       下一篇文章:利益权衡还是道德意志?——从黑格尔的角度反思近代社会契约理论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