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教宗方济各在里斯本世界青年节
发布时间: 2024/1/5日    【字体:
作者:习安东
关键词:  教宗方济各 里斯本世界青年节  
 

202382日星期三上午750分,载有教宗及其随行人员和特派记者的专机从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起飞,前往里斯本。飞机于当地时间上午10时降落在菲戈·马杜罗(Figo Maduro)空军基地。教宗方济各受到共和国总统德索萨(Marcelo Rebelo de Sousa)先生的迎接。随后,他们一同前往休息厅进行了简短的会谈。

 

1、里斯本,相遇之城

 

随后,总统先生与教宗方济各来到国家元首官邸贝伦宫(Palácio Nacional de Belém)的正门。这座宫殿由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Manuel I)建于16世纪,自1726年起一直是葡萄牙君主的王宫,直到1911年共和国宣布成立后成为总统官邸。总统先生在贝伦街广场迎候教宗并举行了欢迎仪式。

 

中午12点,方济各来到贝伦文化中心。该中心建于1988年至1992年间,之前曾一度是欧洲经济共同体葡萄牙轮值主席国总部所在地,直到1993年成为文化和会议中心。教宗在这里与当局、民间社会及外交使团约1000人进行了会晤。随后,总统及教宗先后发表了讲话。

 

教宗的讲话内容广泛,其中多次谈到葡萄牙文化,尤其是诗歌。他引用了路易·德·卡蒙斯(Luís de Camões)、丹尼尔·法里亚(Daniel Faria)和佩索阿和萨拉马戈(Saramago)的诗句。教宗表示,“我很高兴来到里斯本这座包容不同民族和文化的相遇之城”,并且现在变得更具普世性,“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世界之都”。方济各表示,里斯本的“多民族和多元文化特征”令他印象深刻。他还提到了穆拉里亚区(Mouraria):“在这里,来自六十多个国家的人们和睦相处,展现了葡萄牙的世界性特征,这种特征植根于一种渴望,那就是向世界开放、探索世界,朝着更广阔的新远景航行”。

 

教宗引用卡蒙斯的话说,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认为这里是世界的边沿,“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真的:我们的确身处世界边沿,因为这个国家与划分各大洲的海洋相临。里斯本带来海洋的拥抱和气息”。

 

大海远不只是一个景观元素,“它是铭刻于每个葡萄牙人灵魂深处的呼唤”。教宗引用了索菲娅·安德雷森(Sopiha de Mello Breyner Andresen)的诗歌《海声》(Mar sonoro)中的一句诗:海声,如此深邃, 又如此轻盈,以及丹尼尔·法里亚的《哦!天主的国》(O país de Deus)的“祈祷”:海神带给我们层层波浪,天主赐予大地上的我们无尽海洋。教宗说:“面对大海,葡萄牙人思索灵魂的浩瀚和此世的生命意义”。

 

方济各继续回顾说,根据古典神话,海洋是天空之子,是天王星之子:“广阔天空令世人举目仰望,向高处攀登,寻求无限”。同时,海洋也是盖亚之子,“它拥抱着大地,邀请以柔情环抱整个人类居住的世界”。然而,海洋并无法使五洲大地接壤;因此,海洋之城里斯本“提醒我们团结的重要性,要将边界视为唇齿相依之地,而非划分界限的前沿”。

 

方济各进而对这幅画面加以引申,他重申,我们于今虽已清楚意识到“重大问题的全球性,但在应对这些问题时却常常无能为力,这正是因为世界在共同问题面前四分五裂,或者说至少是不够团结,无法团结一致地解决使所有人陷入困境的问题”。因此,里斯本这座城市,“可以为改弦易张带来启示”。

 

2007年,关于欧盟改革的条约正是在葡萄牙首都签署的。该条约申明:“欧盟事先达成的约定是促进和平、其价值观及各国人民的福祉”,并进一步规定:欧盟应在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中“促进和平、安全、全球可持续发展、各国人民之间的团结互敬、公平的自由贸易,努力消除贫困、保护人权”。这是“欧洲共同体前进道路上的里程碑,被刻入了这座城市的记忆”。

 

因此,教宗希望“对于这个‘古老的大陆’—也可以说是‘年长者的’大陆—来说”,世界青年节能够使它超越其本身的意义,“在历史的汪洋中,在我们正航行于暴风骤雨中,感到缺乏勇气转舵驶向平和航程”的时刻,成为“一种普世开放动力,使古老大陆变得更加年轻”。如果说欧洲已成为“民粹主义和阴谋论的温床,那么世界青年节则是一个携手共建的良机,重振开拓创新、扬帆起航、共同驶向未来的愿望”。方济各认为,“善政良治” 也可成为“希望之母”,“它的宗旨不是掌权,而是赋予人们希望的力量”。

 

会晤结束后,教宗于下午1245分前往圣座使馆。下午430分,他在那里会见了共和国议会议长奥古斯托·桑托斯·席尔瓦(Augusto Ernesto dos Santos Silva),并随后会见了国家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António Costa)。

 

2、“重燃福传激情”

 

下午5点,方济各来到贝伦圣玛丽亚皇家修道院,由于原本是为热罗尼莫隐修会而建,因此它又被人们称为热罗尼莫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ónimos)。修道院是葡萄牙建筑的一大杰作,于1907年被列为国家古迹,并在1983年被录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它承担国家礼宾事宜,是葡萄牙礼宾部用以接待国家元首的国宾馆。众位主教[1]、司铎、修会会士、执事、度奉献生活者、修生和牧灵工作者在这里举行了晚祷。教宗主持了讲道。一如他在每一次牧灵访问中对当地团体牧者的讲话,他以字字句句描绘出一幅清晰的教会图像。

 

教宗说,“基督意在将天主的亲近带入具体的时空中,在那里人们生活、奋斗、希望,有时候他们手里攥着的只有挫折和失败,就像那些连夜捕鱼却一无所获”空手而归的渔民一样。这种疲惫感“在具有古老基督信仰传统的国家相当普遍,这些国家正经历着社会及文化的多重变革,世俗主义、对天主的冷漠、对信仰实践的疏远日渐明显”。

 

当一个人感到灰心丧气时,“就有可能弃舟登岸,自投萎靡不振和悲观主义的罗网”。必须拿出行动来回应这种沮丧:“我们相信耶稣会继续伸出祂的手来支持祂心爱的净配”。当我们心灰意冷时,“我们或多或少会有意识地从使徒热忱中‘退休’,随着这种热情的消失,我们也就将自己变成了圣事公务员”。

 

方济各回顾了耶稣上船邀请一无所获的渔民重新撒网的福音场景,并总结道:“这就是主对我们的要求:唤醒对福音的渴望”。这是“耶稣的第二次召唤”,是一种“有益的不安”。

 

教宗以这一视点解读了葡萄牙伟大的耶稣会传教士安东尼奥·维埃拉(António Vieira)神父的话。这位神父曾经说,天主赐予葡萄牙人一小块出生之地,但让这个国家面朝大海,使他们可以献身于整个世界。教宗指出:“还不是停止的时候,还不是放弃的时候,还不是弃舟投岸或回头观望的时候;我们绝不能因为这个时代令我们畏惧而逃避,在以往的形式和风格中寻求庇护。不!这是上主赐给我们的恩宠时刻,是叫我们在福传和使命的海洋中乘风破浪”。

 

由此,方济各邀请我们“划到深处去”[2],“离开悲观失望和墨守陈规的岸边,远离那种有时会在困难面前袭上心头的戚戚切切的哀怨和冷嘲热讽的犬儒主义。是的,戚戚切切的哀怨,冷嘲热讽的犬儒主义。我们要对此省察良心,重拾希望:一种更新版的、成熟的、崛于失败及疲惫的希望”。

 

教宗的讲话扩展了视野,以比喻的方式来说,放开了胸怀。他指出,我们必须“下到海里去,撒下福音的网,不要戳着手指评头论足,而是要向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带来新生活的建议,即耶稣的建议:将对福音的接纳带入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中;将天父的亲近带进不稳定和贫困日益加剧的状况中,特别是带到青年中;将基督的爱带到家庭脆弱和关系受到损害的地方;在情绪低落和宿命论盛行的地方传播圣神的喜乐”。

 

教宗还提出了一个榜样,那就是里斯本一位年轻的耶稣会士圣若昂·德·布里托(João de Brito):“几个世纪前,这位当地的青年在重重困难中前往印度,为了向他所遇到的人宣讲耶稣,他开始采用与他们一样的衣着和语言。同样,我们也蒙召在自己所处的时代中撒网,与所有人交谈,让人们理解福音,即便可能要冒着风暴的危险”。这就是“撒网捕人并把他们从水里拉上来,帮助他们从落水之处浮起,将其从可能淹没他们的邪恶中救出来,使他们从各种形式的死亡中复活”。

 

因此,教会绝不是一个关防。教宗在讲话中重复提出了30次的一个词是“所有人”:“在教会这船上,必须有容纳所有人的空间:所有受洗者都蒙召上船撒网,亲自投身于福传。你们不要忘记这个词:所有人,所有人”。教宗接着说:“‘你们到十字路口去,把所有人都带到这里,所有人:健康的、生病的、渺小的、伟大的、善人和罪人。所有人!’。不要让教会变成为筛选谁可以通过、谁不可以通过而设立的关防。所有人,所有人都肩负着自己的生命,带着自己的罪,自然而然地,无论是在天主面前,还是在生命面前…所有人,所有人。我们不在教堂里设置关防。所有人[]义人和罪人,好人和坏人,所有人,所有人,所有人”。

 

会议结束后,教宗从热罗尼莫修道院返回圣座使馆,并在那里与一个由13人组成的团体进行了为时约一个小时的会晤。这些人是神职人员性侵行为的受害者,陪同他们的是葡萄牙教会负责保护未成年人机构的一些代表。

 

3、以梦想驱散恐惧

 

83日上午,在离开使馆之前,方济各会见了来自乌克兰的15名朝圣者,陪同他们的是乌克兰政府宗教组织对话顾问丹尼斯·科拉达(Denys Kolada)先生。在聆听了他们的经历后,教宗向这些年轻人送上了他的简短问候,表达了自己以 “悲痛与祈祷”相伴的关切。

 

上午845分,方济各来到位于里斯本市中心的葡萄牙天主教大学(Universidade Católica PortuguesaUCP)。该大学应葡萄牙主教团的要求成立于1967年,“并在1971年获得官方认可”。出席会议的有6500名青年学生及教师。教宗受到校长伊莎贝尔·卡佩罗亚·吉尔(Isabel Capeloa Gil)的迎接。随后,他们聆听了一些见证。

 

教宗在讲话中谈到,人作为朝圣者,“蒙召去面对重大问题,这些问题并没有答案,没有简单或直接的答案,而是邀请你踏上征程,超越自我,勇往直前。这是每一个大学生都非常了解的过程,因为这是科学诞生的途径。同时,这也是提高灵性探索的过程。朝圣者正是朝着一个目标或为寻求某一目标而前行。然而,常见的危险是陷入迷宫,徘徊于漫无目的之中”。

 

教宗回顾了佩索阿(Pessoa)的话:“他曾经说过,‘凡人皆不会满足’”。在这句话的启发之下,教宗进而对不完善、不安和不满表示了赞许:“我们不应该害怕不安的感觉,也不应该害怕对自己的作为感到不满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适当程度的不满足感是抵制自以为是和自恋的一剂解药。不完善是我们作为追寻者和朝圣者的特征;正如耶稣所说的,‘我们生活在世上,但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正在走向…我们蒙召去做更多的事情,去起飞,没有起飞就没有飞翔。因此,如果我们感到自己内心的渴望、不安、不满以及对意义和对未来的向往(com saudade do futuro),请不要恐慌!”

 

教宗继续说道,“校长的话启发了我,尤其是他所说的:‘大学之所以存在,并不是为了保全自身,而是为了勇敢地应对当前和未来的挑战’。自我保护是一种诱惑,是一种由恐惧引发的条件反射,它会扭曲对生存的看法。如果种子进行自我保护,就会枉费自己的生命力,使我们挨饿;如果冬天进行自我保护,就不会有美好的春天。因此,你们要勇于以梦想驱散恐惧,以梦想取代恐惧:不要做恐惧的管理者,而要成为梦想的企业家!”

 

同样,学历不应“仅仅被视为一个积累个人财富的许可证,而是应该被当作一份使命,为的是献身于一个更加公正和包容的社会,即更先进的社会”。如果基督徒不成为使世界面团发酵的酵母,那就太糟糕了!此外,“基督信仰不能变成一个如同被城墙围起的城堡似的住所,筑起与世界抗衡的碉堡”。“如果不付诸实践,基督信仰就会变成一种意识形态–而需要注意的是,基督信仰意识形态的诱惑于今非常流行”。在诵念《天主经》和最后的降福之后,教宗降福了“真理校园” Campus Veritatis)的奠基石。

 

离开这里后,方济各前往位于卡斯凯什(Cascais)的相遇学校[3] Scholas Occurrentes)。卡斯凯什是大西洋沿岸的一个市镇,位于里斯本以南25公里处。他在这里会见了青年,并聆听了其中三位来自不同宗教信仰的年轻人所作的见证。这次会面是题为“不同世界间的生命”项目的尾声,该项目的主题是通过宗教间、代际间及文化间相遇而创作一幅长达三公里的壁画。教宗为壁画添上了完工的最后一笔。随后,他返回使馆,在那里会见了由安纳托利亚(Anatolia)宗座总主教陪同之下来自不同基督信仰派别及背景的约40名土耳其朝圣者。土耳其曾于同年2月初受到地震灾害。

 

4、接纳和包容

 

下午445分,教宗来到爱德华七世公园(Parque Eduardo VII,原名自由公园 Parque da Liberdade),这是一片位于里斯本市中心、占地25公顷的大面积绿地。在这里,教宗乘坐专车绕场问候等候他的青年们。在一首歌曲和里斯本宗主教致欢迎辞之后,青年人的欢迎仪式揭开了序幕。首先进行的是各国国旗入场式,随后是世青节十字架和圣母像入场。

 

“朋友们”,方济各语重心长地即兴发言:“我想对你们打开天窗说亮话,空言虚语只会使你们反感:在教会里,所有人,所有人都有一席之地!没有人是无用的,没有人是多余的,所有人都有一席之地,以各自原本的样貌,所有人!当耶稣派宗徒们去邀请人们来参加已经备好了的宴席时,祂讲得很清楚:‘你们去把所有人都请来,无论老幼,无论是健康的还是生病的,无论是义人还是罪人:所有人,所有人,所有人!’。教会正是向所有人开放之地。‘神长,不过,我是个卑鄙的男人,我是个可耻的女人:也有我的位置吗?’是的,所有人都有一席之地!”

 

随后,教宗邀请年轻人一起重复他的话:“所有人用自己的语言和我一起重复:‘所有人,所有人’。没听到:再来一遍!所有人,所有人!这就是教会,她是所有人的母亲:所有人都有一席之地。天主引路不是用手指,而是张开祂的双臂”。显而易见,对于教宗方济各而言,在这次活动中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强调教会的包容性以及她对每一个人的真诚欢迎:“所有人都是罪人,但我们蒙召而来,以各自原本的样貌”。会议结束后,教宗于下午715分返回宗座大使馆。

 

5、为前来的路人解渴…以他们原本的样貌

 

84日星期五,上午845分,教宗来到瓦斯科·达伽马花园(Jardim Vasco da Gama),一个毗邻帝国广场(Praça do Império)的公共花园。它于1940年为庆祝国家历史而举办的葡萄牙世界博览会而建,是伊比利亚半岛最大的广场。教宗在这里为一些年轻人听告解。

 

随后,教宗来到色辣芬堂区圣味增爵社会服务中心(Centro Social Paroquial São Vicente de Paulo di Serafina)。该组织位于一个问题重重的郊区中心,拥有约170名员工,分别承担着各种职能,其中包括幼儿园、托儿所、少年儿童活动中心、养老院、老年人和残疾人日间照料中心及上门援助。该堂区由忧苦之慰传教修会(Missionari della Consolata)负责管理。

 

在这里,教宗会见了几个援助和爱德中心的代表,并发表了讲话。他在讲话中强调了所听到的见证中的三个方面:“携手行善、作出具体行动、亲近最脆弱的人”。以一位见证人在发言中所引用的圣若望二十三世的话出发,教宗申明,教会“并非一个考古博物馆。就像为故人提供水源的古老乡村喷泉,她仍旧为现今的一代又一代提供水源”。“喷泉为那些带着旅途的疲乏劳累走到那里的路人解渴,以他们原本的样貌!”

 

当日上午活动结束后,教宗方济各返回使馆,接受了国际对话中心(Kaiciid)代表团的访见,代表团由阿尤索(Miguel Ángel Ayuso)枢机陪同。随后,教宗与依市玛耳团体领袖之子拉希姆·阿迦汗(Rahim Aga Khan)进行了会谈,他在里斯本有一个中心。最后,教宗接见了一个由来自不同信仰和基督宗教不同派别宗教人士组成的团体,他们致力于葡萄牙教会所推动的大公运动及跨宗教活动。此后,方济各与 10 位不同国籍的年轻人及里斯本宗主教共进了午餐。

 

下午5点,教宗再次来到爱德华七世公园,与大约80万的青年一起参加在下午6点开始进行的十字架苦路活动。教宗在即兴发言中说:“十字架是圣爱最伟大的意义,耶稣希望用这份爱拥抱我们的生命。是的,我们的生命,你的,你的,你的,还有你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我们都要说:耶稣为我而走过这条苦路。祂为我而选择了这条苦路,为我而献出了生命”。教宗最后说:“我不想在此高谈阔论。今天,我们将与耶稣一起同行,分享祂的受难之路,我们的焦虑之路,我们的孤独之路”。这次公拜十字架苦路中穿插着一组清新紧凑的舞蹈节目、简短而深刻的默想和三个见证,这些证词简洁明了、扣人心弦。

 

最后,方济各于晚上730分左右返回使馆。

 

6、法蒂玛(Fatima):“教会没有关着的门”

 

85日星期六,上午745分,教宗前往菲戈·马杜罗空军基地,从那里乘坐直升机前往法蒂玛。他于上午850分在那里降落,受到莱里亚-法蒂玛主教(Leiria-Fatima)及市长的欢迎。此后,教宗前往玫瑰圣母主教座堂。上午930分,教宗进入圣母显现小圣堂,向法蒂玛圣母像行礼并在圣像前静思默祷。两名儿童向教宗献上了鲜花,他将鲜花放在圣母像脚前,并将一串金色玫瑰念珠献给圣母作为礼物。随后,大家开始诵念圣母祷文。几位读经员用不同的语言领颂了玫瑰经奥迹。

 

在当地主教简短致意后,教宗发表了讲话。他指出:“我们此刻所在的小圣堂代表着教会的美好形象:热情好客,门庭大开。教会没有关着的门,好让所有人都能走进来”。方济各再次重复了这次牧灵访问中反复强调的主题,即寄希望于教会的乐于接纳和包容。他解释说:“在这里,我们更可以坚定地说,所有人都可以进来,因为这是圣母之家,而圣母总是对她所有的孩子敞开心扉,所有人,所有人,所有人,毫无例外”。

 

教宗指着玛利亚像对面前的人及众多病患者说道,“每当我们遇到困难,每当我们呼唤圣母时,她都毫不拖延,匆匆赶来”,这几乎使人想起一个对她的新称谓:“‘匆忙的’圣母,你们喜欢这个称呼吗?让我们一起说:‘匆忙的圣母’。她匆匆来到我们身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是圣母”。

 

此外,圣母玛利亚“伴随着耶稣的生命,她并没有在耶稣复活后躲藏起来,而是与门徒一起等待圣神,与五旬节后开始成长起来的教会为伴”。因此:“我们的圣母是‘匆忙的’,也是‘陪伴的圣母’。她指向耶稣,但‘有时她也指出我们心中某些不如意的琐事’。然后,方济各请大家向圣母玛利亚祈祷,向她发问:‘圣母妈妈,你向我指出了什么?我的生活中有什么让你担忧、让你感动的?”。会晤结束时,教宗问候了一些病患青年。随后,他于上午1150分左右乘直升机返回里斯本,回到大使馆。

 

下午445分,教宗前往由耶稣会管理的葡萄牙庇道学校 Colégio de São João de Brito)。他在那里与耶稣会士进行了私下会谈,并于谈话结束后返回使馆用晚餐。

 

晚上8时,教宗抵达塔霍河(Tago)右岸占地约90公顷的特茹公园(Parque Tejo)。据当地官方估计,到场的人约达150万。守夜礼于教宗乘坐专车巡游之后开启。

 

教宗发表了即兴演讲,他谈到了玛利亚的双重喜乐:“她刚刚接到天使的预报,说她将迎来救世主;同时,她也接到了表姐怀孕的消息。奇怪的是:她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人。为什么呢?因为喜乐是有使命感的,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带给他人”。就这样,伴随着年轻人热情洋溢的回应,教宗与他们展开了一场自发的对话。

 

随后,教宗邀请人们像玛丽亚一样行走:“没有任何课程会教我们如何在生活中前行。这需要讨教,要从父母、祖父母、朋友那里学习,大家一起携手前行。你会在生活中学会,生活就是行路的训练”。如果跌倒了,你必须学会爬起来,继续朝着一个目标走,“每天都要训练自己怎样生活”。随后进行的是朝拜圣体。法朵(fado)歌手卡米尼奥(Carminho)以一曲《星辰》(Estrela)为敬拜伴唱。

 

最后,圣体降福礼毕,教宗于晚上10:30左右返回了大使馆。

 

7、一个不同世界的希望:“发光、聆听、不要害怕”

 

86日星期日上午8时,方济各回到了特茹公园。在乘坐教宗专车巡游之后,他来到更衣室,为世界青年节举行了耶稣显圣容瞻礼的弥撒。在讲道中,他向青年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要带着什么回到日常生活的现实中?”结合当天的福音,教宗用三个词回答了这个问题:“发光、聆听、不要害怕”。

 

发光:“当我们展现衣冠楚楚、完美精致的形象时,我们并不会发光,不,不,即使我们自我感觉很强大、很成功,无论如何,那不等于发光。不是强大和成功。只有当我们接纳耶稣,学会像祂一样去爱时,我们才会绽放光芒、熠熠生辉”。他继续说道:“各位朋友,不要自欺欺人,只有当你为爱而工作时,你才会发光。可是,如果这工作不是为了向外传播爱,而是像一个利己主义者一样只爱自己,那光就会熄灭”。

 

聆听:“所有的秘密尽在于此。要聆听耶稣对你说的话。‘我不知道他对我说什么’。那么,‘翻开福音书,阅读耶稣的话语,聆听你的心声’”。要聆听耶稣,因为有一种危险,那就是踏上“一条看似爱的道路,但实际上却是为了伪装成爱的自私”,对此你们必须小心谨慎。于此,教宗邀请大家进行分辨。

 

不要害怕:“年轻人,此时此刻,你们可能会感到气馁,可能会认为自己做的不够好,或是用微笑来掩饰自己的痛苦;年轻人,你们想改变世界,这是件好事,你们愿为正义与和平而奋斗;你们,年轻人,在生命中注入了承诺和想象,但这对你们来说似乎还不够;你们,年轻人,教会和世界需要你们,就像大地需要雨水;你们,年轻人,你们是当下,也是未来;是的,你们,年轻人,耶稣今天对你们说‘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最后,圣座平信徒暨家庭与生命部部长凯文·若瑟·法雷尔枢机(Kevin Joseph Farrell)向教宗致辞表示问候。方济各随后将世青日十字架交给了五大洲的青年代表并发表了讲话。他特别要求“以关怀和祈祷陪伴那些因冲突和战争而无法前来的人们。世界上有许多这样的人。想到欧洲,我为亲爱的乌克兰深感痛心,它仍在遭受着巨大的苦难”。

 

接着,教宗发出了一个诚挚的呼吁:“朋友们,作为长者,请允许我与你们年轻人分享我心中的一个梦想:那是一个和平之梦,梦想着青年为和平祈祷、和平共处,建设和平的未来”。他要求年轻人回家后要“成为世界和平的标志,成为民族、语言和历史如何团结而不是分裂的见证。你们是一个不同世界的希望!”。

 

随后,教宗宣布下届世界青年节将于2027年在韩国首尔举行:“因此,世界青年节将从欧洲最西部移至远东:这是教会普世性的一个美妙标志,也是你们所见证的合一梦想的一个美好标志!”。之后,大家诵念了三钟经。活动结束后,教宗返回使馆。

 

8、世青节是历史的一部分…

 

当天下午,教宗在与使馆工作人员告辞后,前往阿尔盖斯海滨大道(Passeio Marítimo de Algés),一条里斯本郊区贝伦(Belém)和埃拉斯(Oeiras)之间阿尔盖斯码头附近的步行大道。他在这里会见了使世青节得以实现的志愿者并向他们表示感谢。教宗受到里斯本宗主教的欢迎,并在其陪同下乘坐教宗专车进行了巡行。在三位见证发言和宗主教致感谢辞之后,教宗发表了讲话。

 

教宗在讲话中指出:“你们跑了很多路,但不像我们这个世界有时那种漫无目的的狂奔:不是的,你们是以另一种方式奔跑,奔跑着与他人相遇,以耶稣之名为他人服务”。他对一位青年的见证表示赞同,并说道:“通过与他人携手同行、一起工作和祈祷,你懂得,既不能让自己被以往的无序和‘还没铺好的床’捆住手脚,也不能让不满的情绪折磨自己,生活在痛苦之中;相反,在耶稣和兄弟姐妹的帮助下,你获得了一个去料理好‘生活空间’的机会”。因此,“井然有序的生活不需要外物,也不需要消遣,更不需要金钱,而需要一颗敞开的心扉”。

 

随后,方济各前往菲戈·马杜罗空军基地,赶赴由共和国总统出席的告别仪式。下午615分,乘专机返回罗马,并于当晚1015分左右着陆。

 

9、不安、包容、想象力

 

在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于里斯本街头聚会、反思、祈祷和喜庆的日子里,到处弥漫着一种纯真和乌托邦的气息。在一个大流行病阻碍了聚会的破碎世界里,参加世界青年节的年轻人带着一种很难在其他场合遇见的理想和生活节奏从世界各地涌向这里。在葡萄牙首都的街道上,各国国旗在微笑、拥抱、双手合十的祈祷声中飘扬。教宗多次情不自禁地对年轻人即兴演讲,而不是完全遵照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发言。他还向青年提问,有时甚至与他们拥抱在一起。

 

眺望眼前的海洋,这些年轻人思考着灵魂的广阔空间以及此世的生命意义。里斯本,这座滨海之城,变成了一个将边界视为接触区域而非划清界限之前沿的地方。在历史的海洋中,我们正在惊涛骇浪中航行,切身感受到缺乏勇于缔造和平的航向。在这片海洋中,方济各呼吁需要携起手来,一同驶向未来。

 

那么,社会及教会的处境又是如何呢?它们被笼罩于一种挫败感和疲惫感的交织之中,这种感觉在拥有古老基督信仰传统且经历了许多社会和文化变革的国家中相当普遍。但是,如果自闭于怀旧的围墙和自卫的城堡里,那就太可悲了。对此,教宗果断地指出:“不,这是天主赐予我们的恩宠时刻,为的是去探索福传和使命的海洋。我们需要重拾希望,一种‘更新版’的希望,即成熟的希望,是崛起于失败和疲惫的希望,它具有强烈的想象力,能够战胜退缩的诱惑”。因此,“你们要鼓起勇气,以梦想驱散恐惧”:这是教宗对全世界青年的呼吁。

 

方济各回顾了佩索阿的话:“凡人皆不会满足”。我们不必害怕感到不安。从这个意义上说,在适当的程度上感到不满足,反是抵制自足妄想的良药。不完善感是我们作为追寻者和旅途中的朝圣者所必备的特征。我们需要认识到自己内心的饥渴、不安、不满以及对意义和未来的渴望。

 

意识到这种根本的不安和不完善性,当今教会蒙召提供福音的包容性接纳。教会决不能成为择定孰进孰出的关防。所有人都蒙召进入,所有人都带着生命的包袱,带着自己的罪,在天主面前,在生命面前。“所有人,所有人,所有人”,方济各在他的许多讲话中都重复使用“所有人”这个词,就像口头禅一样,并经常即兴予以补充和强调。

 

教会是古老的乡村喷泉,为那些疲乏劳累的旅行者提供解渴之水,依照他们原本的样貌。因此,方济各向那些见证了这一伟大博爱经历的年轻人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在返回家乡时成为“一个不同世界的希望”。

 

公教文明

 

1】葡萄牙主教团(Conferência Episcopal Portuguesa CEP)由葡萄牙三个总教区、17 个教区及军中教长区的主教组成。其现任主席为莱里亚-法蒂玛主教若泽·奥内拉斯·卡瓦略蒙席(José Ornelas Carvalho),副主席为科英布拉主教维尔吉利奥·多·纳西门托·安图内斯蒙席(Virgílio do Nascimento Antunes),秘书为曼努埃尔·若阿金·戈梅斯·巴尔博萨神父(Manuel Joaquim Gomes Barbosa

 

2】教宗在此使用的表达方式与他在201729日对《公教文明》期刊团体发表讲话时所使用的表达方式非常相似

 

3】相遇学校(Scholas Occurrentes 是一个具有宗座权利的国际组织,遍布190个国家,是一个拥有逾40万所公立和私立教育机构、惠及100多万少年儿童的网络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南京国民政府基督教团体立案政策与实践 \杨卫华
摘要: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试图以立案为抓手,加强对基督教团体的管理与控制,并进行…
 
试析新教参与韩国政治的过程及特点 \郑继永
摘要:宗教对韩国政治有着重要作用。解放之后,新教在政治上处于有利地位,在政治和组织…
 
中国近代的基督教社会主义 \周伟驰
内容提要:在基督新教向全球传教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优先传文明还是传福音”的讨论,…
 
澳门仁慈堂的法律地位变迁研究 \王华
摘要:澳门慈善机构仁慈堂自其成立至今跨越400多年的漫长岁月,穿梭在不同的文化与法律…
 
近代早期荷兰共和国宗教宽容研究(1572-1620) \李瑞林
摘要:荷兰共和国建立之初,宗教宽容的争论便已开始。荷兰人民对西班牙统治时期宗教迫…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方济各与驻葡萄牙耶稣会士的会谈
       下一篇文章:泽连斯基:与教皇讨论了和平方案,80多个国家参与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