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正发党在土耳其地方选举中遭遇“最惨失利”
发布时间: 2024/6/21日    【字体:
作者:钮松
关键词:  正发党 土耳其 选举 世俗  
 

331日,土耳其举行五年一度的地方选举,包括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正发党)、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在内的34个政党参选。该选举通过直选产生全国各市、县(区)、镇(街道)的行政长官,其中,土耳其首都安卡拉、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等30个大城市的市长职位归属最受关注。41日,土耳其最高选举委员会公布的计票结果显示,共和人民党得票率为37.74%,共赢得全国81个省中的35省;正发党得票率为35.49%,共赢得24省,远不如上届地方选举时的40省及2014年的53省。这也是自2004年正发党参加地方选举以来,总票数首次落后于共和人民党。此外,反对党还在安卡拉、伊斯坦布尔、伊兹密尔、布尔萨和安塔利亚这五个土耳其最大城市的市长选举中击败执政党。正因如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选后称将“深刻自我检讨”,并表示“这对我们来说不是结束,而是一个转折点”。此次选举结果被舆论普遍视为埃尔多安及正发党执掌土耳其20余年来的“最惨重失败”。

 

2024331日,土耳其地方选举初步结果出来后,成功连任的伊斯坦布尔市长伊马姆奥卢向其支持者挥手致意。

 

有迹可循的失利

 

事实上,正发党在本届地方选举中的失利早已有迹可循,近些年土耳其持续的经济衰退与高企的通货膨胀恐怕是造成如今局面的根本原因。

 

与总统选举更关注“宏大叙事”相比,地方选举关注的议题更为“接地气”,经济与民生往往是民众投票时的主要考量。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解释为何正发党能在经济下行背景下赢得2023年总统选举,却在仅十个月之后的地方选举中直面如此窘境。20188月,土陷入货币危机,其诱因是美国提高土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这导致土本币里拉对美元汇率暴跌,进而造成该国日常消费品和能源价格大涨,当年土经济增长率仅为2.6%。土政府近些年为消除通胀、提振经济作出诸多努力,但效果不彰。2022年以来,土通胀率一直在高位运行,当年10月其通胀率高达85.51%,至20238月该数据仍接近60%,这导致普通家庭愈发难以维持生计,“消费降级”成为新常态,民众不满情绪日益累积。因此,有大量舆论认为土选民试图通过此次地方选举来“惩罚”正发党。

 

与此同时,共和人民党与正发党在土耳其政治版图重构过程中日益势均力敌。在2019年的地方选举中,共和人民党不断“攻城略地”,斩获土最主要的十座大城市中七座的市长之职,甚至将正发党连续掌权25年的伊斯坦布尔收入囊中。此后,土政党政治博弈与央地关系产生交织并形成错位竞争的格局。自埃尔多安在2023年再度赢得总统选举以来,这种错位竞争不断加剧。近些年,土在事实上已形成正发党执掌中央政权、共和人民党在地方与之分庭抗礼的复合博弈态势,这也进一步推动共和人民党在本届地方选举中越战越勇,不仅守住了“基本盘”,甚至夺走正发党在黑海沿岸和安纳托利亚中部等地的诸多传统据点。

 

“总统宝座”的有力挑战者

 

从正发党在上届地方选举中面临共和人民党的来势汹汹,到在本届地方选举中遭遇前所未有的败局,已可勾勒出共和人民党在地方政权上稳打稳扎,从容谋划以赢得2028年总统选举的选战“路线图”。本届地方选举一方面令伊斯坦布尔市长伊马姆奥卢成为共和人民党的“明日之星”,另一方面则使埃尔多安的政治布局及其个人政治前途走向充满悬念。

 

埃尔多安曾称:“谁赢得伊斯坦布尔,谁就赢得了土耳其。”这一判断既来自他与伊斯坦布尔的特殊情感,更来自该城市在土耳其的特殊地位。埃尔多安出生于伊斯坦布尔,上世纪90年代还曾出任该市市长。伊斯坦布尔曾是奥斯曼帝国都城,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后,它仍在该国政治与经济版图中扮演举足轻重的地位。也因此,伊马姆奥卢早在五年前竞选伊斯坦布尔市长并与前总理耶尔德勒姆对垒时,便令正发党严阵以待。在得知两人票数仅差距约2.5万票时,土政府表示需“重新计票”,结果两者仍相差1.4万余票,于是土政府又表示需“重新选举”,但伊马姆奥卢仍旧当选。在本届地方选举中,伊马姆奥卢以超过半数的得票率成功连任。

 

埃尔多安曾公开表示本届地方选举是他的“最后一次选举”。按照土现行宪法规定,埃尔多安的本届总统任期将至2028年结束且无法再度连任。正发党在本届地方选举中,特别是在具有关键地位的伊斯坦布尔的惨败,打乱了埃尔多安的政治布局。胜选的伊马姆奥卢被视为共和人民党“下一届总统选举反对党阵营的自然候选人”,而正发党能否推出与之匹敌的候选人仍有待观察。本届地方选举使共和人民党与正发党以不同心态擘画着“后埃尔多安时代”的政治图景。

 

宗教与世俗的对决?

 

自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以来,国父凯末尔便高举世俗主义旗帜,对宗教在共和国中扮演的角色采取审慎态度。共和人民党秉持凯末尔的立国理想,在土政治中被视为中左翼和世俗主义的代表。正发党则脱胎于被取缔的繁荣党、美德党等伊斯兰主义政党,在土政治中被视为保守宗教政治势力的代表。作为土地方选举中一对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正发党与共和人民党势力的此消彼长,引发人们对土宗教与世俗之争的结构性反思。

 

2002年起,正发党长期处于土耳其执政党地位。经过多年深耕,正发党重塑了土政党制度和政治生态。它不仅深度改变了长期以来土文官政府和军人政府轮流执政的局面——甚至以平息20167月的未遂政变为契机对被称为“捍卫世俗主义的最后堡垒”的土军队进行改造,而且还在2017年将国家政体由内阁制改为总统制,从而确保了正发党的主导地位。正发党的“埃尔多安主义”强调实践传统价值观和新奥斯曼主义,但近些年土经济的巨大困境对正发党政府的内外行为形成巨大牵制。

 

然而,本届地方选举共和人民党的历史性胜绩与正发党的历史性败绩,不能被简单理解为土宗教与世俗的对决,也不能被称为是世俗主义的胜利。共和人民党之所以能在本届地方选举中获胜,既有此前五年其在地方执政的良好成效打下的基础,又有部分选民基于经济原因“惩罚”正发党因而改投共和人民党的“助攻”。由此可见,不论是何种政治力量,能否较好调适政党意识形态与国家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在土至关重要。

 

 

《世界知识》2024年第9

世界知识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组织法人类型定位及其治理结构研究 \黄晓林
摘要:《宗教事务条例》中的三类宗教组织法人属于《民法典》中的非营利法人。其中,宗…
 
博尼佐的政教关系思想研究 ——以《致友人书》为例 \潘鹏程
摘要:在11世纪中后期关于帝权与教权的众多论战文章中,《致友人书》以历史为载体,旨…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明代苏州宗族形态探研
       下一篇文章:中国史学的元叙述: 以“文化中国”说考察正统论之意涵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