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经济
 
“做文化”与“做宗教”——市场化·市场论·市场结构刍议
发布时间: 2010/8/7日    【字体:
作者:李向平
关键词:  宗教 市场化  
 
 
                                         李向平
 

    “文化”这个字眼,时下里讲论得最多的,恐怕就是文学界、大众传媒和出版界了。当我听到一位著名的文学评论家讲到“我们这些做文化的人……” 的时候,大有一种醍醐灌顶那样的清醒。
 
    原来文化是可以这样被做出来的。
 
    伴随着社会的演进,中国社会已经出现了一些专门做文化的人,比如做杂志、做媒体、做出版、做节目、做主持等等。很有创意的、市民百姓喜闻乐见、市场效益十分可观的“俗文化”,大多就是这样“做”出来的。一个“火”字,能够表达做文化的大有市场。
 
    纯文学、纯文化在遭受了现代社会商业经济的有力冲击之后,不得不更多的关心“文化”是如何做出来的,关心文学、文化的生产和营销。特别是自从1980年代中下期以来,文化似乎就成为了一个大箩筐,做文化就有点等同于“做箩筐”。一个大箩筐做好之后,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装填,然后再加入一些味精佐料,贴上一些标签符号,文化就被做出来了。
 
    现代消费市场,很有魅力。
 
    经济建设之中,人们孜孜以求的是市场的建构。这样一种追求,打破了“天下国家”格局。进而在“两个文明”的建设过程中,人们一方面要进入市场,另一方面则又要抵制市场魅力的无孔不入。天下观念已经被商业市场消解了,但是国家力量却依然处处在场,于是有国家和市场两相情愿所结成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个时候,做文化就等同于做市场、甚至等同于做国家了。文化似乎又可以回到那种能够包打天下的时代了。
 
    难怪现在的人很忙太累。什么都要做,能不累嘛。可是,人们在形形色色的忙累之后,却能够在这种市场之中,把进入这种市场的所有东西,都视为一种消费对象,进而也可能把国家、文化也当作是一种现代人的消费手段。
 
    不过,很容易被忽视的是,现代市场也很有欺骗性。人们往往会以为,一谈市场,什么问题就能够水到渠成,自然解决。以为只要有了市场,什么都可以做出来。文化可以做,教育可以做,学术可以做……。那么,与这种现象紧密联系的,一个新问题就被逼了出来:这就是——宗教也可以做出来吗?文化市场可以做,宗教市场也能做出来吗?
 
    很明显的现象是,做宗教可不像做文化那样,容易做好。宗教里面有一个个人精神选择的过程,其间也许还有一个非理性的过程。对于中国人的信仰来说,一个宗教及其信仰的选择,往往是很多复杂元素的整合结果。特别是对那种喜欢独往独来的中国人的精神习惯而言,做宗教似乎比做文化还难以奏效。
 
    文化产品、文化消费这样的方法和字眼,已经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接纳。所以,文化市场与文化消费者之间的供需关系,似乎很容易建立起来,很容易建构一种供需关系之间的互动模式。没有人喜欢的,就没有市场,就没有经济效益。比如易中天的品三国、艺术骨董的拍卖、超女的诞生、节假日的娱乐经济。它们已经在文化市场和文化消费者之间,实现了良好的互动。
 
    诚然,这不等于说,大众文化层面建构起来的文化市场,能够等同于精英文化层面的精神关怀。精英文化层面的产品提供及其精神消费,也许没有那样直接的供需关系,也许,精神产品的供方已经为消费者备有了许多上等品,却不一定适合众多文化需求者的口味,从而构成不了所谓的文化市场,只能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当代文化的雅俗之争,大多就是这样呈现出来的。所以,人们批评最多的,就是它们的消费形式,所谓市场化、商业化、庸俗化云云。
 
    “做宗教”也可以这样吗?
 
    似乎可以,却又不太可能。国家、文化,甚至天下,都是可以在中国人的习惯之中被予以消费的,但宗教后面那个关怀人的终极,却是不可以被消费的东西。它也许可以被实行象征性的交换,但一定不可能被消费,视为一种消费手段。
 
    这种象征交换,可以建构为一种市场结构,但不一定就等同于消费手段。交换之后,还有一种东西、一种惯习的存在。人类学的研究表明,权力、精神、信仰、宗教、组织……之间都有各种形式的交换,等价或不等价的交换。
 
    文化消费的形式比较简单。它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去意识形态的可能,最多是一个雅俗之争,或者在核心价值观念的层面,还保留着一个先进与落后之别。
 
    宗教也具有它的消费形式。然而,“做宗教”,要比做文化的过程复杂。做宗教不能祛魅,甚至是要在这个过程把宗教的消费再予神化。其间的吊诡,很不容易讲清楚。民间信仰和制度宗教的差别,大抵就是这样建构出来的。
 
    比较而言,做文化,其中有雅俗之争、先进落后之别;做宗教则有正邪之界分。一旦落入所谓的旁门左道,人们自然就无法受用、消费。在此语境里,我们不妨这样来考量这个问题:文化是如何生产的?宗教又是如何生产的?
 
    要把文化做得雅致,主要的努力,就是如何把文化做得好玩、生成刺激、抓住眼球、受人消费、能够效益……。可是,这些努力,放在做宗教的过程之中,好像就不能直接照搬套用。
 
    因为,宗教的惯习大不一样。中国人的信仰选择是,和尚不怪,香客不拜。做圣人、道德楷模,这是儒教的要求;做仙成道,是道教;做先知,得灵恩,是基督宗教;做觉悟,生净土,是佛教。这些宗教信仰,怎样才能做得出来呢?不具备这些条件、不具备这些克力斯玛,宗教市场是难以做得出来的。
 
    这可能就是宗教与文化间根本的差异。
 
    如果说,上帝作为全球化宗教托拉斯的总老板,他会如何来经营这样一个宗教公司?这是一种市场结构的问题,而非一个市场化的要求。它不等同于市场经济,并非要把宗教作为一种商品来经营。如果一定要把宗教作为商品来经营的话,这就是时下人们常常批评的宗教庸俗化和商品化的倾向了。
 
    它的基本问题是:圣灵如何在市场结构里来做工。以文化消费而去管制的文化市场和去管制的宗教市场,说明和要求的,仅仅是一个市场结构而已。于是,在做文化和做宗教的时候,就呈现了市场化、市场结构和市场论的层次区分。
 
    市场化,是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来经营文化产品和宗教服务,几乎要完全依据市场经济的供需要求来制作。没有市场的供需关系,就没有做文化和做宗教的可能。
 
    市场结构,则是依照市场运作的规则,自由配置和处理文化资源和神圣资源,让它们自行组合,自行调整。它可以作为一个概念工具,解读宗教与社会的复杂关系,而非等同于市场化。
 
    至于市场论,则是文化社会学和宗教社会学对于这种种文化、宗教现象的把握和梳理,研究其中的规律和特征,研究它们在现代社会之中的地位和功能及其表达形式。
 
    为此,既不能迷念市场,亦不要误解市场。而那种表达数量、规模、空间大小、信徒多少的市场,不是做文化和做宗教的核心,当然也不是世俗化的基本问题。中国宗教的存在形式,并非神圣与世俗的两分二元结构,而是神圣与世俗关系的彼此镶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市场结构般的宗教空间如何建构,进而把神圣与世俗的你我关系予以有效的分离和梳理?在这样一种市场结构之中,人们如何实现宗教、信仰的自主表达,以及神圣资源的自由配置。
 
    二十多年以来,中国人已经有了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是否也会“做”出一个中国特色的文化市场或宗教市场,让中国人可以尽情的消费文化、消费宗教?尚未可知也。
 
    现代文化具有消费形式,那么,现代宗教也应当具有它的消费形式。它在自己的终极关怀基础上,为现代社会所提供的宗教礼仪服务。
 
    然而,做文化、做宗教的问题,本质上面还是一个如何做人的问题。如何反省自己做人的价值?这是在做人。因此,“做文化”也罢,“做宗教”也好,如何才能做人?
 
    人在市场之中,怎么做呢?!
 
    做文化的和做宗教的,大概会在这里遭遇到一起,汇总到了做人的层次上面。国家、文化、宗教……,都可以被消费了事。可是,人的意义本身,人的终极信仰,却不能也不可能以市场消费来了事。
 
    这就要求,做文化和做宗教的人,既要善于建构市场,同时还要敢于舍弃市场。正如国家不是万能的那样,市场当然也不是万能的。其中的关系,是这样的复杂,难分难解,只能说明中国人天生就是这样的忙累。不亦乐乎!
 
    惟有在国家与市场之外,才有真正的做人的天下,直至一人头上一方天,头上三尺有神明。
 
    这个“天下”,超越了做文化和做宗教的差别,象征着宗教社会学孜孜以求的中国宗教的“社会性”、中国信仰得以表达的社会团体形式。
 
    它是中国世俗化语境中的市场结构,同时亦是文化中的文化、宗教中的信仰,更是社会中的社会。
 
 
            (本文转载自:“学术中国”http://www.xschina.org/show.php?id=8133)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沙特政教关系变革与社会话语重构 \孙晓雯 佘纲正
摘要: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奉瓦哈比派教义为国教,在政治领域和公共生活中践行瓦哈比…
 
从超越世俗到走向神圣 \曾润波
摘要:本文分析了俄罗斯总统普丁在公开国家发言中所涉及的宗教和神秘元素,选择了能够…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浅析寺院经济的繁荣
       下一篇文章:信仰·权力·市场——毛泽东信仰的经济学现象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