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从寺庙管理类型看宗教财产归属的复杂性
发布时间: 2013/10/8日    【字体:
作者:何方耀
关键词:  佛教 研讨会  
 
    各位专家学者,各位老师大家好。我是研究佛教传播史的,今天我一来就抓紧时间阅读了张建文博士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财产法》初稿。我很同意他,我们谈宗教财产的归属,必须先解决一个宗教组织身份的问题。我来自华南农业大学的来自广州,我知道广州有很多新兴的宗教已经在活动,他们在高校有自己的地点,有自己的组织,但是实际上是处于非法状态。其实不只是他们,就是五大宗教,除了各个协会和基督教、天主教的爱国会,寺观教堂也都没有法律实体地位。
 
    我今天想跟大家汇报的是从寺庙管理类型看宗教财产归属的复杂性。看这个题目有点给大家泼冷水。我们想象佛教寺庙肯定是和尚、尼姑他们掌管的,但实际情况并不如此,因为我接下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是关于佛教寺庙管理现状问题和未来走向的研究,同时我也接了广东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的委托,宗教场所法人地位研究,即怎么把宗教场所上升成法人。
 
     广东省佛教寺庙究竟是被哪些人管着,有哪几种类型,我这个分类是以管理主体来分类的。
 
    佛教寺庙第一种是我们所理解的僧人自主型管理。僧人所有,僧人组织,对寺庙财产管理运行人事各方面进行自主管理。这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管理形式。大多数是这种形式。但是至少在广东地面上还有下面五种形式,我下面就说一下另外几种。
 
    第二是政府主导型管理。寺庙有和尚,和尚是打工的,寺庙所有管理包括经济、财产、人事全部是由政府来主导的。政府组织了一个专门的机构,那个机构有200多人组成寺庙管理委员会来管理着这个寺庙。而且那个管理委员会主任——因为寺庙是座落在一个镇上——是由镇委副书记来兼任,管理委员会的委员多数是退休的干部组成。和尚们是请来的,和尚们的工资由管委会发,和尚们要装修寺庙了,要做水陆道场了,先做预算,这种是政府主导的。
 
    第三种是投资人主导形式。在寺庙恢复过程中,在经济欠发达的地方,有些寺庙要兴建,往往佛教界是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有一定佛教信仰的居士特别是商业人士投资建设,建成之后完全就由投资人组织管理班子管理这个寺庙,和尚们、尼姑们也都是被请去的,像故宫一样。渐渐演变成僧人管理法务。这种形式在湛江、茂名地区还有很多,这是第三种形式。
 
    第四种是政僧管理形式。因为寺庙在收复过程中,政府出了很大力,寺庙组成了一个管委会,管委会的正主任往往就是宗教部门官员或者统战部的副部长,这样的寺庙往往有很大的经济收入,成立一个董事会的形式,真正掌权的是政府。广东肇庆的青云寺就是一个例子。和尚们也认可了这种形式,这种形式在广东还不止一处,有好多。
 
    第五种是僧商合作型。僧人和商人合作,僧人管理佛教寺庙的法务和教务,商人管理外界联络,当初建寺庙是商人出钱,但是僧人也参与了策划。
 
    最后一种叫家庭包办形式。这种可能只有福建和广东才有。广东有一种特有的地方信仰叫香花佛教。现在也有很多人研究它,在我看来实际是一种民间现象,只不过打着民间的外壳,实际上是一种红白喜事为主的,也有自己的寺庙和僧人,但是僧人可以成家不用住庙。现在分布在广东梅州,这样的僧人他们往往父子师徒来承包这个寺庙。
 
    这就是广东县城的以管理主体进行划分的六种形式。我们今天要立法的话——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寺庙的投资者和实际管理者,呈现出多元性。你要说这个寺庙是属于谁的,非常不容易。它有的是属于政府,有的属于个人,所以按照我们现在起草的法律你要去套,那就面临很大的问题和麻烦。
 
    比方我粗看了一下张博士起草的教产法案,宗教财产遗留问题的解决:“由于历史的原因,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占有的宗教不动产,要无偿的归还给宗教团体。”我知道一个寺庙,每年春节初一到十五两个星期的时间,它收到的香火钱大概是2500到5000万,就这两个星期,所以政府就要管理住这个道场。这个道场不是和尚建的,1983年的时候,寺庙还没有正式说是合法的,当时他们镇的一个书记冒着被抓起来的危险把这个寺庙恢复了,恢复之后香火一直很旺盛,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海外华人来这里拜,因为有着5000万的利润,镇政府一定要把它管住。要把几千万近亿的财产转交给佛教界,这无疑是发动一场战争。寺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佛教寺庙,里面供奉着三清、老子,如果要归还宗教团体,佛教和道教恐怕都相持不下。
 
    最后一点,我的建议就是,我们要从个别到一般进行立法,一个一个宗教进行立法,我们如果企图立一个概括五大宗教或者所有宗教的法的话,我觉得现在非常困难,也不太现实,谢谢大家。
 
    (本文是作者在“2013宗教与法治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普世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沙特政教关系变革与社会话语重构 \孙晓雯 佘纲正
摘要: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奉瓦哈比派教义为国教,在政治领域和公共生活中践行瓦哈比…
 
从超越世俗到走向神圣 \曾润波
摘要:本文分析了俄罗斯总统普丁在公开国家发言中所涉及的宗教和神秘元素,选择了能够…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退还宗教房产问题的一些思考和建议
       下一篇文章:慎重对待关于僧人遗产继承的房屋权属登记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