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近距离看越南宗教自由
发布时间: 2015/6/19日    【字体:
作者:王健
关键词:  越南 宗教自由  
 
 
最近,笔者买了一辆可折叠的小型自行车,在工作之余,包括节假日得以近距离地深入河内的大家小巷进行探访采风,领略河内的特色人文地理。其间,笔者发现,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散落于河内大街小巷的祠堂庙宇。对于普通越南人来说,“有庙就有家”。可以说这些祠堂庙宇是越南人的精神家园,他们在这里或求财祈福,或修身养性。至于为什么信教,为什么要到教堂、寺庙修行,答案不一。套用一名越南人的话说,“作为一个普通人,不管信什么教,只要一心向善就好。”
 
笔者认识一位家住河内的朋友阿清,她说在2009年有朋友相约一起参加基督教活动,从此就相信了基督教。她说,“以前她总相信鬼怪,害怕死,现在她觉得这些都不怕了。感觉日常生活轻松就很好了。”她说,她正引导她的儿子也信奉基督教。谈起对基督教的认识,她说,她也只是有一些非常肤浅的认识,甚至连教堂的一些讲道、诵经等仪式也没参加过。她说,“我现在做事更加诚实自律,比如,如果我给老板打工,我挣到10元钱,我绝不会骗老板说,我挣到6块钱,并将其它4元钱据为己有。作为一个普通人,不管信什么教,只要一心向善就好。”
 
作为常驻越南的记者,笔者2014525日正式入驻河内,时至今日,虽然时间短暂,但也领略到河内这些教堂、寺庙等的明显变化,这些教堂、寺庙得到了越南政府和百姓的精心修缮维护,有的焕然一新,有的古色古香。笔者发现,这些庄严肃穆的教堂、庙宇都掩映在绿叶、鲜花、山石、湖塘之中,处处都是景色绝美的古典庭院,对于即便不是宗教信徒,作为不信教的游客,也是修心养性、赏玩美景的好去处。
 
说起河内的著名的教堂、寺庙,不能不提及河内大教堂和河内北门大教堂,也不能不提还剑湖的玉山寺,西湖的西湖府、镇国寺、千年寺、万年寺和金莲寺等。
 
说到庙宇祠堂,其建筑、碑牌匾、经书等上文字绝大多数是汉字,也有少数字喃以及现代拉丁字母文字,记录着越南文化与中国文化的渊源。说到教堂,基本都是哥特式的尖塔形建筑,外表颜色不一,有灰黑色、有金黄色,也有奶白色,内部装修富丽堂皇,布道以及经书几乎都是用英语。仅从宗教上看,越南也是中西方文化交融之地。
 
随着越南最近10年的快速发展,国际上对越南的关注也越来越多。越南政府和民间团体为了让越南更多更快地融入国际社会,在各个层面做了积极的努力,特别是在宗教信仰以及其活动场所的维护和拓展方面也做出了很多实质性的举措。
 
为了保障越南人民自由从事各种宗教活动,越南政府除了以法律条文的形式进行保障之外,越南政府和民间团体还通过多种形式进行筹款,对这些宗教设施进行精心修缮和拓展。笔者注意到,进入教堂,在长条桌椅上,除了经书,还会摆放着一份供您自愿捐款的单子;在寺庙,和尚、尼姑也会摆上桌案为您捐款登记造册或专门在佛像前设置带密码锁的保险柜,供信徒、游客捐钱。这些捐款,也是修缮、维护教堂、庙宇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据说教堂的神父或寺庙的主持的德行越好,名望越高,教堂、寺庙从民间得到的捐款或香火钱也就越多。
 
最近越南政府在宗教自由方面的作为,逐渐被国际社会认可,世界各地的信徒、游客来越南旅游和修行的人数越来越多,就连前几年一直指责越南宗教自由不佳的欧美“人权卫士”们,对越南目前的宗教自由现状也有了好的评价。
 
316日越南军队报刊发的文章《近距离看越南宗教自由》(Tự do tôn giáo ở Vit Nam - nhng cái nhìn gn)称,与越南打过30年交道、今年已经85岁的英越友好协会秘书长莱恩.奥尔迪斯(Len Aldis)先生在最近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越南已经成为不能忘却的地方”。这位英国人说,他曾经去过河内大教堂,最近他执意要去河内北门大教堂(Nhà thờ Ca Bc),听讲道,观看教民参加礼拜,理由很简单,别的教堂他都去过了。令人惊奇的是,莱恩先生可以记得河内的所有教堂,正如莱恩所说,一部分原因是他对越南对教堂建筑的维护和保存能力一直很惊奇和钦佩。
 
在莱恩的电子信件中,还提到一位越南的忘年交朋友安德烈.索瓦洛(Andre Sauvageot),这位美国公民、越战美国老兵、一个越南妇女的丈夫,与越南“打交道”长达40年时间,并在越南生活过20年,他也是在越美关系正常化之后以企业家身份最先返回越南的美国人之一。在越南生活的数年中,安德烈.索瓦洛有机会从越南北方到越南南方,生活并见证越南逐步“脱胎换骨”,变成一个日益发达的国家。在过去的20年中,安德烈.索瓦洛结识了不少越南朋友,他说,他的朋友中有很多人是信奉天主教的传教士、牧师以及僧尼和佛教徒,这些朋友对自己的宗教非常忠诚,他们也认为自己完全享有信仰自由,每周参加各种礼拜活动。
 
最近在接受有关越南宗教自由问题的采访中,安德烈.索瓦洛说,“在越南,没有哪个教民、教士、牧师、僧侣会只是因为参加或组织宗教活动、解释教主或创立道教的圣人的思想而遇到困难,只要没有违宪或者不合法行为就OK。”
 
316日越南军队报刊发的文章《近距离看越南宗教自由》称:在越南的实际情况是,一切宗教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没有哪个按照法律进行活动的宗教被禁止。越南的每个公民完全自愿、自由地选择或者不选择信奉某个信仰、某个宗教,既不被强迫,也不被禁止。人民的信仰、宗教自由权一直得到越南国家的尊重和保证。
 
该报道说,“在越南,越来越多的宗教组织被承认并从事着活动。宗教信徒的数量快速增长。一些祠堂庙宇设施一直得到建设、扩展,为宗教活动创造条件。到目前为止,据统计,有将近95%的越南公民享有信仰生活,其中2400多万人,即人口的四分之一信仰  着不同的宗教,占越南总人口的大约27%。在整个越南,有26387处祠堂庙宇等基础设施。经书的印刷、发行活动可按照宗教的需求自由出版。有关宗教的教育和培训工作得以推动。对外宗教活动日益得到大力推进。在越南的宗教组织得到鼓励,并创造条件参加医疗、文化、社会、人道等活动,通过这些,为建设、发展国家做出贡献。”
 
除此之外,越南重视国家宗教管理工作的体制化,使之并与国际公约和法律相符合,并与越南宗教实践相符合,同时尊重国内宗教组织与世界宗教组织之间所建立各种关系。可以说,越南的宗教生活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繁荣过。
 
越南基督教(南方福音教)协会会长、牧师恩约( Ân Ưc)先生在39日邦美蜀大捷40周年纪念活动中说,由于国家的投资,西原地区各民族的乡亲们以及福音教的乡亲们生活稳定,信仰顺利,安心发展经济。
越南邦美蜀分教区教务长阮文本先生肯定说,在越南各地,教会与国家管理机关相互配合,确保越南党和国家的政策主张融入生活之中,为教民效劳祖国,服务人民,融入国际社会创造了最顺利的条件。他说,“从中央到地方宗教政策已经非常顺畅,当权者清楚地看到宗教是实现社会稳定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阮文本先生说,“每当地方发生教民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都要立即与当地省宗教委员会进行交流。因此,我看到,在多乐省、多农省、平福省的教区, 教民乡亲们十分兴奋。”
 
据越南佛教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上座释慧聪先生称,在目前的条件下,作为宗教的教民,同胞们可以既要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同时也要履行好公民的责任。上座释慧聪先生说,“我认为,我们的宗教以团结精神、和睦精神为主,这个事情越南佛教已经做了。在这里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如何体现一个公民对于祖国的精神,对于国家的精神;不管是哪个宗教,我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们在民族的可爱的土地上出生、成长,因此,我们的本分和责任是将我们的一切贡献给祖国,贡献给民族。”
 
越南军队报说,另外一个事实是,各国际人权和宗教组织多次在越南进行实地考察,他们承认,在越南人权,其中包括宗教自由权上得到了保障,取得了许多进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宗教和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海纳•比勒费尔特(Heiner Beilefeldt)先生抽出时间来越南了解有关宗教自由方面的真实情况,在311日刚刚召开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他在宣读的报告中承认,在整个探访期间越南各机关积极合作,并创造条件使他记录了越南在推动保护宗教自由权的情况,他对在过去几年中遍布各省的信教群众、神职人员和宗教设施数量不断增加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尽管还存在一些困难,但总的来看,在越南的宗教团体已经有很多空间来进行宗教活动。他对越南在促进和保护宗教自由权中所取得的成就予以肯定。
 
越南军队报还指出,作为2014-2016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越南以最高票数入选理事会,这并非偶然,这是国际社会对越南在人权保障,其中有宗教自由保障中的政策、努力和成就的高度评价,这也是认识越南宗教自由平等共同发展的最新的、最清楚的证明。
 
 
载于《中国日报》, 转自道教之音,2015-03-24 
http://www.daoisms.org/article/zjyj/info-15621.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南京国民政府基督教团体立案政策与实践 \杨卫华
摘要: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试图以立案为抓手,加强对基督教团体的管理与控制,并进行…
 
试析新教参与韩国政治的过程及特点 \郑继永
摘要:宗教对韩国政治有着重要作用。解放之后,新教在政治上处于有利地位,在政治和组织…
 
中国近代的基督教社会主义 \周伟驰
内容提要:在基督新教向全球传教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优先传文明还是传福音”的讨论,…
 
澳门仁慈堂的法律地位变迁研究 \王华
摘要:澳门慈善机构仁慈堂自其成立至今跨越400多年的漫长岁月,穿梭在不同的文化与法律…
 
近代早期荷兰共和国宗教宽容研究(1572-1620) \李瑞林
摘要:荷兰共和国建立之初,宗教宽容的争论便已开始。荷兰人民对西班牙统治时期宗教迫…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伊斯兰教的婚姻观
       下一篇文章:马来西亚政治中的伊斯兰教因素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