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上世纪犹太人如何从以色列的敌对国家回归故土
发布时间: 2023/7/20日    【字体:
作者:晨星
关键词:  犹太人 以色列 回归故土  
 


在海法附近的阿特利特移民博物馆的树林外停泊着一辆飞机。这个博物馆最新的陈列品,并非只是一架寻常的飞机。为了找到这款飞机,以色列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最后是在遥远的阿拉斯加找到了它。

 

这款飞机的名称为指挥官C-46,与1947年执行迈克尔伯格行动的飞机一样。那次行动的目标是从伊拉克将150名非法犹太移民运送到英国托管下的巴勒斯坦地区(如今的以色列)。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使用民用飞机从穆斯林世界运送非法移民。

 

在以色列建国之前,大多数秘密到达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来自于欧洲国家,但也有数以十万计的犹太人冒着生命危险从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逃离到了这里。

 

1948年之前的非法移民被称为"Aliyah Bet",意为"非法移民"。大部分的这类移民行动由一个精英战斗部队负责执行,由美国犹太联合委员会资助。移民途径主要通过海路进行,这公然违反了1939年英国白皮书设定的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的人口配额。

 

在以色列建国前的这段时间里,大约有十万名犹太移民抵达了这个地区,其中有三分之一来自阿拉伯或穆斯林国家。而在以色列成立后,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以色列的情报机构——摩萨德。

 

以色列大开国门接纳所有想回归的犹太人。于是在短时间内出现了历史上最大的陆地、海洋和空中共同迁移:65万犹太人从阿拉伯国家来到以色列——90%来自利比亚、伊拉克、也门和摩洛哥。但是他们离境的窗口也很快就被关闭了。阿拉伯国家不允许他们的犹太人离开——因为这些人可以作为和以色列冲突时的人质。这样的禁令,在摩洛哥持续了六年时间,伊拉克和埃及持续到了70年代,而在也门和叙利亚甚至持续到了90年代。

 

英国托管时期

 

在二战期间,约有4000名也门犹太人以合法移民的身份来到这里,因为欧洲犹太人数量不足,无法填补英国人设定的巴勒斯坦合法移民配额。

 

1944年,鼓励来自阿拉伯国家的犹太移民成为了犹太复国主义的政策之一,即所谓的"一百万计划"。随着阿拉伯国家反犹主义的爆发,那里犹太人的情况变得更加困难。但在英国托管时期,进入巴勒斯坦地区的唯一途径是违法地冲破海上封锁,或使用陆地走私路线。

 

1943年,犹太复国主义活动在法国殖民统治下的北非特别活跃,但直到1949年对外移民才变得合法。当地的犹太复国主义青年组织在走私者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地下网络。近1000名犹太人通过阿尔及利亚的一个秘密营地“塔纳斯”,登上了前往巴勒斯坦的船只。

 

来自摩洛哥的青少年舒穆埃尔·西本在塔纳斯待了一个月。那里食物匮乏,到处都是虱子。他从阿尔及利亚海岸登上了船。一次本应几天就能完成的航行,却持续了三个星期。在靠近目的地时,英国驱逐舰将他们包围,开炮射穿了船只,他们被带至了塞浦路斯。西本在那里的监狱营地待了九个月的时间。

 

营地的囚犯们以为北非来的人都是黑人,西本他们被押送来时,囚犯都来问:“黑人犹太人在哪里呀?” 这一幕让西本至今难以忘怀。

 

著名的“出埃及号”船上有50名北非犹太人,在4000名犹太人乘客中占的比例微乎其微。所罗门就是其中之一。他回忆道说,那里没有什么食物,处境艰难。但对他来说最好的事就是在船上遇到了后来的妻子:哈瓦,一位匈牙利的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

 

来自摩洛哥的非法移民

 

以色列宣布成立后,从摩洛哥来的移民变得合法。可在1956年,摩洛哥颁布了禁止犹太人移民的法令。移民活动至此转入地下,犹太人需要先乘船非法抵达西班牙的直布罗陀,再从那里乘船逃往以色列。

 

他们不知道何时可以离开,但车辆会随时来接他们。为了确保过程顺利,他们都会收到假的身份文件,偷渡活动一般都被安排在基督教庆典期间,这样他们就不会显得过于显目。港口的警察都会被事先收买。即便如此,移民们始终需要冒着随时被逮捕的风险。

 

直到19611月的易格斯号在进行第十三次非法抵达直布罗陀的任务时,船只遭遇了严重的事故,导致的42人包括水手全部遇难(只有船长幸存)。这场悲剧对于试图逃离摩洛哥的犹太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摩洛哥政府在权衡之后也至终解除了移民禁令。

 

于是,从19611964,近十万名犹太人离开摩洛哥。作为摩萨德和摩洛哥国王协议的一部分,以色列为每一个犹太移民都支付了费用。

 

中东的犹太移民

 

1942年,大约有9,000名犹太人,其中包括1,300名叙利亚犹太人,通过大胆而复杂的陆地行动被护送到英属巴勒斯坦。

 

尼西姆·阿尔克利生动地描述了他的逃生过程:

 

“……阿拉伯边境的走私贩让我们躲在袋子里,就挂在马的两侧。穿过山区和隐蔽的峡谷时往往是最艰难的,我们随时都可能从马上摔下来,摔断脖子。我们的臀部和大腿上很快就起了茧。到第二天晚上,茧又成了血淋淋的伤口。”

 

194711月,叙利亚犹太人的情况变得危急。阿勒波发生骚乱,导致大部分人口逃离。数以千计的人从叙利亚去了黎巴嫩,这是唯一在这段时间里犹太人口仍然增加的阿拉伯国家。

 

第一批非法犹太移民在1941年的法赫德大屠杀后自行从伊拉克抵达巴勒斯坦。这一条长达1500公里的路线,有些人是徒步走完了整个路程。一路上他们需要寻求形形色色的人的帮助,贝都因走私贩,出租车司机,甚至约旦的官员都做过他们的向导。伊拉克人和英国人试图用军事检查阻止这些移民,被抓捕的移民则会被监禁。

 

走私贩收取非常的价格,所有移民还需要购买伪造的护照。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为每个移民支付了这些高额的钱款。

 

阿夫纳·沙舒亚在试图逃脱时被拘留:“一个晚上,我们被叫去出发。贝都因人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在那里,于是我们换了衣服,上了走私贩的车……可车突然停到一个弯道,警察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走私贩与警察是一伙的。我们被押到了一个拘留中心。那里没有床,没有床垫,也没有毯子;我们只能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到了1947年,移民已经停滞不前。伊拉克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有2000名成员,但最终只有50人到达了以色列。

 

迈克尔伯格行动

 

因为无法救更多的犹太移民出来,所罗门.何列觉得越来越沮丧。他是一个23岁的摩萨德特工,从伊拉克移居以色列。当他得知两名经验丰富的美国飞行员急需用钱,愿意提供他们的服务时,迈克尔伯格行动就应运而生了。

 

他们驾驶一架C-46飞机带着何列飞往伊拉克的巴格达。计划是让50名移民乘坐十辆汽车穿过伊拉克军事营地,然后从机场篱笆的一个漏洞爬进机场,偷偷地登上飞机。当时的情形非常紧急,第十辆汽车的乘客都还没有抵达时,飞机就已经发动了引擎,还好最后他们都及时赶到。

 

计划完美地执行了。他们降落在加利利地区的一个农田里。后来,他们又实施了一次行动,又带回了50名犹太人。可后来战争爆发,这个行动变得太危险,所以只能停止。

 

1948年,伊拉克向以色列宣战,并加大对当地犹太人的迫害。非法移民瞬间激增,他们从伊拉克南部越过伊朗边境。这种情况让伊拉克政府感到非常尴尬,于是他们宣布只允许一年的开放移民,相信只有少数人会离开。结果,有12万犹太人登记移民。

 

于是,所罗门.何列又回到了伊拉克,和当地政府进行了空运的谈判。大批的犹太人从伊拉克回归以色列,这次行动也被称为巴比伦行动或以斯拉和尼希米亚行动。

 

也门的犹太移民

 

1949年,以色列与阿拉斯加航空公司达成协议,从阿拉伯半岛的亚丁(英属殖民地)运送也门犹太人。

 

许多人徒步穿越沙漠来到亚丁的过渡营地。数百人死于营养不良或疾病。最终,在1949年至1950年期间,将近整个社群的50,000名犹太人被空运至以色列。

 

20世纪50年代、60年代以及90年代之前,摩萨德继续秘密运营——从摩洛哥、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运送犹太人到以色列。

 

他们也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用军事行动拯救了数千名埃塞俄比亚犹太人,将他们带到以色列。

 

而随着C-46飞机抵达阿特利特博物馆,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从穆斯林国家拯救和被拯救的人们,在多年忽视后终于得到了纪念。

 

耶路撒冷晨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会通之路:儒教对韩国现代法律的影响 \杜文忠
摘要:以"礼"为核心的传统儒教制度与近代西方法的冲突,成为近代以来以中国、日本、韩…
 
德鲁兹社团与以色列国家关系的变迁(1918~2018年) \潘楠
摘要:德鲁兹人作为以色列境内的少数族裔,在1918年英军占领巴勒斯坦全境后不久,便获…
 
现代埃及宪法变迁中的伊斯兰因素及其实践 \李典典
摘要:从自由主义时代至2014年新宪法的出台,埃及经历了百余年的制宪历程,宪法中的伊…
 
论都铎王朝时期王权主导下的英国民族国家建构 \张墨雨
摘要:都铎王朝时期是英国由封建国家向现代化民族国家转型的重要阶段。王权的建立、巩…
 
欧洲中世纪教权与王权关系的演变及其意义 \黄志鹏
摘要:中世纪早期的政教关系通常被称为“两剑论”,教权与王权交织着合作与冲突。教会…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奥斯曼帝国由盛转衰的制度根源
       下一篇文章:印度事务,麦考莱和甘地的观点,兼论狄斯累利的“印度帝国”观念为何遭遇挫败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