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俄罗斯:借力于东方崛起,眺望于西方归宗
发布时间: 2024/5/10日    【字体:
作者:孙立平
关键词:  俄罗斯 东方 西方  
 


说到俄罗斯,人们经常说到其国徽上的双头鹰,意即一头望着西方,另一头望着东方。西方是欧洲,东方是亚洲。

 

从地理上看,俄罗斯地处欧亚两大洲之间。因此,一部俄罗斯的历史,与西方和东方,有着扯不清的关系。但如果仅仅是这样说,还是有点过于笼统,仔细观察,其与东西方关系的内容又不尽相同。概括一点可以说,俄罗斯是借力于东方崛起,眺望于西方归宗。

 

俄罗斯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基辅罗斯,即现今的乌克兰首都基辅。基辅罗斯是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这三个东斯拉夫分支共同的诞生地。有人说,从历史渊源上说,俄罗斯是乌克兰的一部分,而不是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根据就在这里。我们先记住一点,基辅是一个欧洲城市,甚至自认为是欧洲文明的正宗。

 

当然,后来这三者走上了不同的发展演化之路。背景是来自东方的蒙古大军的西征。注意,到这个时候,本来属于欧洲的东斯拉夫三兄弟,才与东方扯上了关系。

 

当时,基辅罗斯已经分裂为两个地方政权。在东北部的,叫苏兹达尔-弗拉基米尔公国,在今天的俄罗斯境内,这是现代俄罗斯的前身。在西南部的,是加利奇-沃伦公国,在今天乌克兰的中西部,是现代乌克兰的前身。

 

长话短说。蒙古西征大军,征服了苏兹达尔-弗拉基米尔公国,使其成为金帐汗国的一部分,而同时,苏兹达尔-弗拉基米尔公国的统治中心也转移至莫斯科。但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蒙古始终未能完全征服加利奇-沃伦公国。而后者虽然没有被蒙古人征服,最终却归附了更西边的立陶宛王国-波兰王国联盟。

 

如果从东西方的角度说,俄罗斯的那支被纳入东方帝国的版图,而乌克兰的那支则加入了西方的联盟。

 

世事无常,历史的陡变由这里发生。没有被蒙古征服的乌克兰那支,归附了西方强国,但也由此踏上亡国之路。而被蒙古征服的俄罗斯那支却在孕育着崛起。这与蒙古人的统治方式有关。俄罗斯在这里实行的是一种间接统治,罗斯人建立的各个公国依然存在,并具有一定独立性。

 

由苏兹达尔-弗拉基米尔公国演变而来的莫斯科公国,虽然臣服于蒙古金帐汗国的统治,但却借助于后者的势力,迅速壮大自己的实力。1480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完成了国家的独立。1547年,伊凡四世加冕为沙皇之后,莫斯科公国变成了沙皇俄国,正式开启了扩张之路。

 

看一下地图就会知道,沙俄帝国扩张的方向主要是在东方。正因为如此,俄罗斯国土总面积的四分之三以上是在亚洲。从沙皇伊凡四世开始,俄罗斯越过乌拉尔山,一路挺进到太平洋,同时就把乌拉尔山以东大片广袤的平原纳入帝国的版图。俄罗斯也因此成为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帝国。而在此前,俄罗斯是一个纯粹的欧洲国家。

 

西方有句谚语:剥开一个俄罗斯人的皮,就会看到皮下蒙古人的血脉,意思是说,在蒙古统治的200多年时间里,完成了蒙古人与俄罗斯人的混血。也正因为如此,正宗的欧洲人一直不愿意承认俄罗斯人也是欧洲人,甚至将位于东欧的俄罗斯人视为“白色蒙古人”。其实,这是把事情表面化、简单化了。

 

现代DNA检测结果显示,如果以Y染色体为标准的话,俄罗斯的基因与蒙古人的基因并没有什么关联。也就是说,大多数俄罗斯人体内并没有多少蒙古人的血统。因为所谓蒙古大军,说起来浩浩荡荡,但在那里进行日常统治的,没有多少人。尤其是俄罗斯的普通老百姓,与蒙古人的接触是很有限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俄罗斯人还是欧洲人,而不是欧亚混血。

 

同样重要的是在文化层面。大家都知道一场著名的联姻。1469年,东罗马帝国的索菲亚公主嫁到了莫斯科公国。索菲亚不但协助伊凡三世完成了公国的统一,而且带来了罗马的标志双头鹰,带来了拜占庭帝国的制度、文化和生活习惯,为莫斯科公国建立拜占庭式的宫廷礼仪制度。有人说,从这个时候起,俄罗斯就以驸马的身份成了罗马帝国的继承者。

 

从历史上看,沙俄帝国扩张的领土,绝大部分来自于东方,而其战争则往往是发生在与西方诸国之间。怎么解释?有人可能说,这是因为它与西方的矛盾更多。但我觉得,与其这样说,不如说是其更属意的是西方。因为那里是他们地理、精神与文化的故乡。因此我说,俄罗斯是借力于东方崛起,眺望于西方归宗。

 

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一位叫做斯金纳的前白宫官员说过的一句话:过去和苏联的那种竞争,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家族的内部斗争,而和中国的斗争,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对一个强大的非白人竞争对手。

 

老孙荐读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近代的基督教社会主义 \周伟驰
内容提要:在基督新教向全球传教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优先传文明还是传福音”的讨论,…
 
澳门仁慈堂的法律地位变迁研究 \王华
摘要:澳门慈善机构仁慈堂自其成立至今跨越400多年的漫长岁月,穿梭在不同的文化与法律…
 
近代早期荷兰共和国宗教宽容研究(1572-1620) \李瑞林
摘要:荷兰共和国建立之初,宗教宽容的争论便已开始。荷兰人民对西班牙统治时期宗教迫…
 
美国政治极化的宗教因素分析 \白玉广
摘要:政治极化是当前美国政治的显著特征之一,宗教是促成美国政治极化发展的一个重要…
 
欧洲宗教改革与罗马法继受——以路德宗双重分裂之改革为线索 \何勤华 蔡剑锋
摘要:16世纪初以路德宗改革为先导的宗教改革运动是深刻影响欧洲历史的社会运动。这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赫梯人与他们的都城
       下一篇文章:记忆与身份——《创世记》第17章中的族长应许记忆与身份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