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
 
一部演述关帝为地狱制定律令的宝卷——明末黄天道《玉律经宝卷》试析
发布时间: 2024/6/21日    【字体:
作者:濮文起
关键词:  关帝;黄天道;地狱;《玉律经宝卷》  
 


 

 

在关羽从人到神的历史文化进程中,流传于下层社会的民间宗教发挥了极为重要的渲染造势作用。自明万历十八年(1590)神宗朱翊钧敕封关羽为“三界伏魔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以后,举国上下立即兴起了一股关帝崇拜潮流。作为这场信仰运动的思想回响,关帝家乡的黄天道信徒,以“玄天大帝”名义,于天启二年(1622)五月十日,在山西一个名叫“松柏亭”的地方,采用扶乩降鸾手段,编写了一部《玉律经宝卷》。在该部宝卷中,作者不仅推阐了关帝作为“协天大帝”所具有的“上司天”“下辖地”“中司世”的至高至尊地位,而且还演述了关帝为地狱制定律令的神圣事迹,因而在关帝信仰发展史上,留下了一笔浓墨重彩。


 

从三国荆州民间兴起的关羽信仰运动,历经隋唐宋元儒释道三教、专制帝王、民间宗教、文学艺术千年的不断演绎神化,逮至明万历十八年(1590)神宗朱翊钧敕封关羽为“三界伏魔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以后,遂使关羽从一位“义勇倾三国”的蜀汉名将,成为“万古祠堂遍九州”的中华超级大神。天启二年(1622)五月十日,关帝家乡的黄天道信徒,以“玄天大帝”名义,通过扶乩降鸾手段,编写了一部《玉律经宝卷》,又为这场历久弥新的关帝造神运动增添了新的光彩。

 

为什么说《玉律经宝卷》出自明末黄天道山西信徒之手?

 

黄天道为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北直万全卫膳房堡人李宾创立,是明中叶以来民间宗教信仰世界的重要教派。李宾创教以后,便到北直宣府和山西大同府一带开坛布道,传教收徒。他在世时,曾亲传二十四个弟子,掌管二十四“会”,称为二十四会“会主”。其中,便有两会设在山西怀仁县和广灵县,其“会主”分别是陈明、赵花。此后,黄天道一直在山西民间流传。

 

黄天道自创立者李宾始,其历代传人都有撰经写卷传统。据当代学者访获、统计,至今存世的黄天道经卷尚有两百多部。其中,著名经卷有《虎眼禅师传留唱经》《普明古佛遗留五公灵符真宝经》《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宝卷》《佛说利生了义宝卷》《普静如来钥匙宝卷》《佛说大乘通玄法华真经》《佛说八十一劫法华宝忏》《佛说消灾解厄法华神咒》《古佛当来下生弥勒出西宝卷》《太阳开天立极亿化诸佛归一宝卷》《大乘因果九环出尘宝卷》《无上圆明通正生莲宝卷》等,这些经卷为研究黄天道教义思想、仪式修持、法脉传承、政治诉求提供了珍贵资料。

 

2020年春,笔者在编定《关帝文献续编》过程中,发现自己在20世纪末主编的《民间宝卷》中,有一部明末黄天道徒编写的专门演述关帝信仰的重要经卷《玉律经宝卷》,其根据有三:一是该部宝卷的自我陈述:“往昔所作诸恶孽,皆因无始贪嗔痴;幸遇我佛皇天道,指尔归家脱苦轮。……这个忏悔谁能行?一信就行到西方;这个妙法谁能识?识得妙法就还乡。”经文中所说的“皇天道”,即“黄天道”,又称“皇天教”;经文中所说的“还乡”是黄天道教义思想中的基本概念,即通过信奉黄天道,可以回归“真空家乡”,与“无生老母”团聚,享受如同天堂般的快乐生活。二是该部宝卷“玉律发原品第二”云:“古未有,今未闻,演出此经在大明,不是协天慈悲广,谁敢驾船度众生。”三是该部宝卷卷末留有如下文字:“昔大明天启二年五月朔十日,玄天大帝降鸾,书于山西松柏亭。”因此,笔者便立即将其作为关帝信仰的重要文献,收入《关帝文献续编》。因《民间宝卷》所收《玉律经宝卷》品相不佳,故将笔者新近在陕西师范大学图书馆搜求的一部品相较好的《玉律经宝卷》收录《关帝文献续编》。

 

《民间宝卷》所收《玉律经宝卷》封面印有“光绪乙巳年仲春重刊,板存常州西域城内宝善书庄”;《关帝文献续编》收录《玉律经宝卷》封面印有“光绪乙巳年仲春重刊,在又新街大酉山房印造流通,版存常州西域城内宝善书庄”,又在开篇右下角盖有一椭圆钤印,上书“宁波又新街大酉山房”。由此可以推知,天启二年(1622)五月十日,黄天道山西信徒以“玄天大帝”名义,通过扶乩降鸾手段,编成该部宝卷后,曾以手抄本形式,在民间流传。二百八十多年后,即光绪乙巳年(三十一年、1905),关帝信徒携资带卷南下当时印行宝卷善书中心江浙地区,先是恭请一家没有具名的书坊印制,其版则存在江苏常州西域城内宝善书庄;接着,又有关帝信徒利用该版,前往坐落浙江宁波又新街的大酉山房再次印制。据此分析,《民间宝卷》所收《玉律经宝卷》应印行在前,《关帝文献续编》收录《玉律经宝卷》应印行在后。

 

《玉律经宝卷》,全称《协天大帝玉律经宝卷》,简称《玉律宝卷》。通过检视两个版本《玉律经宝卷》,除封面文字略有不同外,其演述内容毫无二致,均分上下两卷、二十六品,开篇有吕祖纯阳序、文昌帝君序,其品目如次:上卷,自序封号品第一、玉律发原品第二、君子小人品第三、一殿品第四、一殿品第五、二殿品第六、二殿所统十六小地狱品第七、三殿品第八、三殿所统十六小地狱品第九、四殿品第十、四殿所统十六小狱品第十一;下卷,五殿品第十二、五殿所统十六小狱品第十三、六殿品第十四、六殿所统十六小地狱品第十五、七殿品第十六、七殿所统十六小狱品第十七、八殿品第十八、八殿所统十六小狱第十九、九殿品第二十、九殿所统十六小地狱品第二十一、十殿品第二十二、十殿品第二十三、忏孽超身品第二十四、得度报恩品第二十五、流通天下品第二十六。

 

作为关帝领受“昊天上帝”之命,为地狱制定律令的历史背景和话语前提,《玉律经宝卷》首先采用关帝第一人称,以直白通俗语言,演述了自汉末至明末一千三百多年,关羽如何“从人到神”的历史文化进程:

 

吾本大汉正直人,未及弱冠丧双亲。

 

方寸心田照日月,素爱春秋一部经。

 

后遇刘张为兄弟,誓同生死不变心。

 

遍观异端如蜂起,扰乱天下害众生。

 

兄弟三人灭贼党,不论东战与西征。

 

甲不离身刀无净,马上光阴十几春。

 

乱臣贼子多无数,忽然离散我三人。

 

恰遇曹贼奸谋大,外与我和内丧心。

 

吾保皇嫂心无惧,贼给寸烛当作灯。

 

破壁为光书展看,阿瞒诡计已难行。

 

后用多端来笼络,当立大功早离身。

 

操防我去先免见,封金却印就登程。

 

操又使人来诱我,数百余兵假饯行。

 

一点忠心照天地,五关斩将震威名。

 

直待吾行离虎口,操又用计送文凭。

 

散而复合天大分,恰遇三弟在古城。

 

疑我寻来藏假意,不斩蔡阳不进城。

 

会面还将言疑我,多亏皇嫂代辨明。

 

后来兄弟同相会,天赐军师是孔明。

 

只因大汉无正统,扶我大哥坐西京。

 

及归天界朝上帝,大嘉忠耿一片心。

 

赐我为神居神位,后有封号代代增。

 

庙满天下香烟盛,俎豆年年五月新。

 

又赐威灵成佛果,九州到处有香烟。

 

人人诚服神威大,称佛称帝称天尊。

 

吾拜上帝天恩厚,赐我为神大显灵。

 

后蒙帝王追封我,我当一一报圣君。

 

 

叙历代,追封号,皆当厚报;

 

后汉王,追谥我,为壮缪侯。

 

宋徽宗,号崇宁,嘉我忠惠;

 

追封我,受公爵,为忠惠公。

 

宋徽宗,号大观,嘉我神武;

 

加封我,受王爵,为武安王。

 

宋徽宗,号宣和,敕封义勇;

 

武安王,为崇宁,得道真君。

 

宋高宗,号建炎,嘉我义勇,

 

加王爵,封壮缪,为义勇王。

 

宋孝宗,号湻熙,嘉我英济,

 

特于我,加封号,为英济王。

 

明神宗,号万历,敕封更大,

 

为三界,伏魔帝,关圣帝君。

 

神乎威,威乎神,神威具足,

 

远远振,振振远,远振天尊。

 

吾上天,谢上帝,上帝深喜;

 

赐我为,协天佛,统管众神。

 

又赐我,忠义全,德崇演教;

 

又赐我,文武备,太上神威。

 

儒释道,三教权,赐吾统掌;

 

天地人,三才柄,赐我皆司。

 

上司天,三十六,星辰云汉;

 

下辖地,七十二,土垒幽酆。

 

中司世,三千界,贫富贵贱;

 

或延寿,或夺命,皆赐我司。

 

赐我监,赐我制,群仙群职;

 

赐我考,赐我察,诸佛诸神。

 

又赐我,常度人,万灵万圣;

 

德已圆,果已满,至上至尊。

 

于是,关羽便成为“上司天”“下辖地”“中司世”的“协天大帝”,其在中国神灵谱系中的崇高地位,正如一幅镌刻在清代关庙对联所概括的那样:“儒称圣,释称佛,道称天尊,三教尽皈依;式詹庙貌长新,无人不肃然起敬。汉封侯,宋封王,明封大帝,历朝加尊号;矧是神功卓著,真所谓荡乎难名。”

 

然后,该部宝卷便进入主题,演述了关帝被“昊天上帝”派遣地狱“宣化幽魂”,替代秦广王“理一殿事数十年……专司人间寿夭,生死册籍,统管吉凶、判官卒役”,目睹了从一殿发往其他九殿者,“皆受苦刑,惨不忍闻”,“实难置之度外,愿将冥府事迹,编为浅近之言,俾天下愚夫愚妇,皆能念而知习,以寡罪恶,免入地狱”。于是,关帝便“演成一帖,取名《玉律》”。

 

 

何谓“玉律”?“玉律”本为玉制的定音标准器。相传黄帝时,伶伦截竹为筒,以筒之长短,别声音之清浊高下,分阴、阳各六,共十二律,乐器之音,依此为准。后引申为庄严而不可变更的法令,即“金科玉律”。按照《玉律经宝卷》的说法,“阳间有王法,阴间有玉律”。因此,该部宝卷将关帝为地狱制定的律令称为“玉律”;又因关帝制定的“玉律”是治理地狱的正确路径,故在“玉律”后缀以“经”字,称为“玉律经”。

 

《玉律经宝卷》认为,关帝制定“玉律”的根本标准,依据的是人们在尘世的善恶行为,善者为君子,恶者为小人。何为君子?何为小人?该部宝卷云:

 

那君子,在阳间,立心正大;

 

居在仁,由在义,公道存心。

 

或处穷,励廉隅,孝弟方正;

 

在一家,训一家,和洽家庭。

 

在一乡,化一乡,孝弟忠信;

 

说好话,行好事,雅范堪型。

 

或处达,为忠臣,兼善天下;

 

上致君,下泽民,中国一人。

 

民同胞,物同与,常布恩德;

 

或官小,尽己职,也作良臣。

 

所行的,件件事,合乎天理;

 

于地狱,大相悬,怎沾狱门。

 

到老来,寿一满,归到天界;

 

见上帝,俯伏拜,就封为神。

 

或命他,为正神,城隍社令;

 

或命他,为小神,土地功曹。

 

查功劳,衡大小,渐渐陞大;

 

普天下,众神明,皆是正神。

 

那小人,在阳间,闻说地狱;

 

就大恶,说地狱,谁造谣言。

 

生在世,行一世,吃穿一世;

 

一口气,若不来,埋在土中。

 

埋久了,化为泥,就从此止;

 

父传子,子传孙,就是为人。

 

讲么善,讲么恶,讲么地狱;

 

有么罪,有么劫,有么阎君。

 

到不如,为个人,用些巧计;

 

在世上,用计者,都得便宜。

 

或用计,打算富,买田置地;

 

或用计,打算贵,就得高官。

 

或不富,或不贵,全凭巧计;

 

或逞强,造好汉,也能压人。

 

或弄笔,造条呈,挟官告吏;

 

或力小,只造得,诡计多端。

 

再或为,大恶党,黑夜剽掠;

 

或短路,或剪绺,白日害人。

 

似这等,小人们,凶恶百出;

 

他若遇,告到官,国法难容。

 

或充军,或断头,或问监绞;

 

国法中,最难容,这等小人。

 

在阳世,既为个,国法难宥;

 

到阴司,孽镜照,件件分明。

 

那么,何为阴司?《玉律经宝卷》蹈袭、融合佛教、道教的地狱观,认为阴司有十殿十王,即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

 

十殿在何方?地狱有多少?《玉律经宝卷》说,一殿在大海沃礁石外正西方;二殿在大海之底正南方沃礁石下,有一“活大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三殿在大海之底东南方沃礁石下,有一“黑绳大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四殿在大海之底正东方沃礁石下,有一“合大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五殿在大海之底东北方沃礁石下,有一“叫唤大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六殿在大海之底正北方沃礁石下,有一“大叫唤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七殿在大海之底西北方沃礁石下,有一“热恼大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八殿在大海之底正西方沃礁石下,有一“大热恼大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九殿在大海之底西南方沃礁石下,有一“阿鼻大地狱”,又有十六小地狱;十殿在幽冥沃礁石外正东方。

 

由此可知,一殿在大海沃礁石外正西方、十殿在幽冥沃礁石外正东方,其他八殿分别在大海之底正南方沃礁石下、大海之底东南方沃礁石下、大海之底正东方沃礁石下、大海之底东北方沃礁石下、大海之底正北方沃礁石下、大海之底西北方沃礁石下、大海之底正西方沃礁石下、大海之底西南方沃礁石下。其中,除一殿、五殿、十殿外,其他七殿,均纵横五百由旬。除一殿、十殿外,其他八殿,分别设有“活大地狱”“黑绳大地狱”“合大地狱”“叫唤大地狱”“大叫唤大地狱”“热恼大地狱”“大热恼大地狱”“阿鼻大地狱”八大大地狱和一百二十八个小地狱,总计一百三十个大小地狱。

 

十王所司何职?《玉律经宝卷》记载如下。

 

一殿秦广王。凡入地府者,必须先过一殿“孽镜台”,“台高一丈,镜大十围,向东悬挂,上横七字曰:‘孽镜台前无好人’。凡至此者,自见在世种种恶孽”。“照后入见秦广王,自知有罪实难当;阎君方把功过校,种种恶孽自昭彰。”然后,秦广王将众魂批解第二殿。

 

二殿楚江王。“凡至此者,本殿须将众魂功过核实,方可行其赦罚。”其中,“独有恶极罪大,并无片善者,与那先善后恶者,先发本殿(十六)小地狱,候罪满日,凶魂骨断肉烂,且致魂分几块者,本殿用收魂葫芦,将魂一一收入。葫芦内,将打的魂,杀的魂,割的几块,磨的粉碎之魂,一收在内,只将葫芦举起朝下一倾,个个在地,痛止全身,仍如生前一样面目,就使力役押众凶魂,往交三殿;又将凶魂孽簿账,存在活大地狱,候他来世受报。”

 

三殿宋帝王。“凡到此者,皆以抵罪不了之凶魂也。阎王一见,又将生前过恶,细细分别考较。”“将众凶魂已发大狱者,即令力役推入黑绳大狱,还有未入大狱者”,推入三殿十六小地狱。

 

四殿五官王。“凡到此者,本殿按律发狱。”“该入大地狱者,已令力役推入合大地狱,更有一等凶魂,该入小狱者”,又令力役推入四殿十六小地狱。

 

五殿阎罗王。“一切犯罪人等,发至本殿,以诸狱受苦多时,即在四殿查核无甚大过,每按期七日,解至本殿。……押赴望乡台。其台高四十九丈,面如弓背,朝东西南三向,湾直八十一里,后如弓弦坐北,剑树为城,刀山为坡,砌就六十三级,罪小恶少者,不登此台,将此台一过,罪一满,免入六七八九殿之门,径解十殿,发向往生。登此台者,皆是最大恶多之人。在台上一望,阳世家乡在目前,生平瞒心昧己,损人害物,所造家产,妻财子禄,一切不能带来,亲朋吊唁,于己何益?……若勉强逃者,不挂剑树,即跌在刀山。将此处一过,又押见本殿,均细查核,曾犯何恶?应入大狱者,即令力役推入叫唤大狱,应入血污池者,即令力役推入血污池。”

 

六殿卞城王。“凡在五殿考较罪已轻小者,本殿核毕,皆解十殿,发向往生,还有不重不轻、不大不小者,又有过大又多者,其罪不一,本殿细细一核,当入大狱者,即令力役推入大叫唤地狱。”“六殿将众魂罪过一核,该赦者,已解十殿,发向往生;该入大狱者,已入叫唤大狱;更有不该入大狱者,即令力役推入(十六)小狱受刑。”

 

七殿泰山王。“凡从六殿到此者,皆罪大恶极之人也。本殿逐一查明,该入热恼大地狱者,即令力役推入大地狱。”“还有打入小地狱者,即令力役推入(十六)小狱。”

 

八殿都市王。“凡至此者,既受过前数殿诸狱之苦,本殿再于恶中选善,或有二三善功,不能抵完罪过,本殿赦免,即令免九殿,又差力役径送十殿,发向往生。若查得并无善功,过犯千条又重,该入大狱者,即令力役推入大热恼大地狱。”“还有该入(十六)小地狱者,即令力役押交狱吏,推入(十六)小狱。”

 

九殿平等王。“凡至此者,皆罪大恶极之人也。本殿逐一查明,该入大狱者,即令力役推入阿鼻大狱,受苦无休。”“还有当入小狱者,即令力役推交狱吏(在十六小地狱)用刑。”

 

十殿转轮王。殿内“设有奈河桥,桥百丈长,离水百丈高,凡有恶大孽重者,从桥上走,桥上十步,有一大力役,手执钢叉,就一叉打于桥下,无底深河,波涛滚滚,冲到那岸,从岸爬起,即有力役,解到酆都,酆都大帝细细一考,恶极罪大者,锁在酆都城外铁围城中,刀挫锯磨,永不为人。其罪稍轻者,候罪满日,即令力役解到更衣厅,把衣一换,就不能言。又令力役解到转劫所,凡有善果,投生人道者,从桥上过,步步有金童前引,玉女随行,各处土地,扶持各方,有善果人过桥,把桥一过,又令力役押到孟婆庄醧忘台下,饮迷魂汤,有刁狡灵魂,不肯饮者,就有大力役把手脚绊住,向口塞一铜管,灌了才放,不漏一个。饮此汤后,把前世忽然尽忘,然后押到转劫所,那所乃十殿所司,分令许多判官照守,地广七百由旬,周围上下,俱是铁栅,外向内,有八万四千门,门门可入,令一切灵魂,一入在内,暗如煤漆,外则望入,亮如水晶,丝毫毕露,此即转劫车轮,内朝外出,分为六条大路,一条路有善果者,投为公卿大夫等贵之胎,二条路是善恶平分,投为鳏寡孤独之胎,还有四条路,分别胎卵湿化之路,六路皆通四大部洲。”

 

从上述十殿阎君所司职能来看,秦广王所司一殿是地狱入口,众魂接受审判受刑;此后,从楚江王所司二殿到平等王所司九殿,均是根据善恶标准,依次审判众魂,让众魂接受各种刑罚;十殿则是地狱出口,众魂通过九殿层层审判;又经过十殿“奈河桥”,除将“恶极罪大者,锁在酆都城外铁围城中”,饱受“刀挫锯磨,永不为人”外,其他众魂则被“押到转劫所”,有六条大路,可以转生投胎:“有善果者”走上第一条路,“投为公卿大夫等贵之胎”;“善恶平分”者走上第二条路,虽能转生为人,但都是“投为鳏寡孤独之胎”,仍在世间受苦受罪;其他四条路,则分别是胎、卵、湿、化之路:“脱生牛,受重苦,耕田耕地;扯不动,又难言,鞭棍加身。脱生马,供人乘,或加重物;走不动,用鞭子,常常加身。脱生猪,未长大,颇有闲快;到肥大,躲不过,尖刀刺心。脱生羊,未长大,还能跪乳;到肥臀,躲不过,刀宰血淋。在卵生,为飞禽,颇有快乐;遇猎夫,弹子打,子母分离。在湿生,居水中,鱼鳖虾鳝;类甚多,都不怕,人来生擒。在化生,或蜉蝣,朝生暮死;或蚊蠓,或蛆虫,蝴蝶蜻蜓。这四生,皆因他,前世因果;不怨天,不怨地,难怨别人。”

 

那么,众生如何才能脱离“四生”?《玉律经宝卷》指出只有“行善”一途。那么,如何“行善”?该部宝卷云:

 

若借问,人在世,如何是善;何不思,天地间,忠孝为先。

 

或是节,或是义,皆是大善;或行正,不害人,亦是善心。

 

或救人,或济物,皆是善事;或戒杀,或放生,亦是善功。

 

或持斋,或拜佛,亦是善事;或惜孤,或念寡,皆是善功。

 

或敬老,或怜贫,亦是善事;或修桥,或补路,皆是善功。

 

或印施,劝善书,大为善事;活劝化,人行善,大有善功。

 

该部宝卷告诉人们“行善”就是忠孝节义、救人济物、戒杀放生、持斋拜佛、惜孤念寡、敬老怜贫、修桥补路、印施善书、劝化行善,“若能行大善,科甲屡代登,身体健,享遐龄,寿满免见众阎君,天下神明皆大善,正直为神古到今,行我一点正直心,何愁转劫似车轮,善人自有福作主,撇却轮回为正神”。

 

在此基础上,《玉律经宝卷》进一步从“六根”解析“罪孽”根源,指出只有诚心忏悔,认识、笃信、践行妙法,才能超升天界,回归“家乡”:

 

眼根作的卵生孽,耳根作的胎生孽,鼻根作的湿生孽,舌根作的化生孽,身根作的淫杀盗孽,意根作的铁围城孽。往昔所作诸恶孽,皆因无始贪嗔痴。幸遇我佛皇天道,指尔归家脱苦轮。假饶造孽如山广,只须妙法忏孽根。忏尔前非勾全孽,悔不后犯要改心。种种恶孽从今灭,重重善愿自今生。纵饶孽大将山赛,只须忏悔两三声;纵饶冤似恒沙数,只须妙法一句经;纵饶造罪恒沙众,只须忏悔一点心。或是男忏除,多狱为福城池;或是女忏除,多狱作莲池。这个忏悔谁能识?识得忏悔上天堂;这个忏悔谁能行?一信就行到西方。这个妙法谁能识?识得妙法就还乡;这个妙法谁能信?一信就行是家乡。

 

 

按照《玉律经宝卷》的说法,关帝为地狱制定的“玉律经”一经杀青,便立即赢得了幽冥教主、十殿阎君、酆都大帝、城隍社令、玉皇大帝、南北二斗、一切仙君的同声“称喜”“称善”:

 

焚香宝鼎玉律开,幽冥教主捧经来;十殿阎君齐称喜,酆都大帝笑颜开。

 

城隍社令忙申奏,玉皇上帝喜盈怀;南北二斗齐拥护,一切仙君称善哉。

 

《玉律经宝卷》又说,宣讲此经,又登时博得了南海大士、梓潼帝君、孚佑帝君、玄天上帝、西天佛祖、十二圆觉等天神地祇的纷纷赞颂,并告诫警示尘世众生,对此经要仔细诵习,绝不可诽谤诋毁:

 

宣此经,就惊动,南海大士;

 

称此经,世上无,赛过宝珍。

 

宣此经,就惊动,梓潼帝君;

 

称此经,功德大,胜过金银。

 

宣此经,就惊动,孚佑帝君;

 

称此经,无可比,胜过万金。

 

宣此经,就惊动,玄天上帝,

 

称此经,胜布施,称满乾坤。

 

宣此经,就惊动,天神无数;

 

二十四,合十八,位位欢欣。

 

宣此经,就惊动,灵山海会;

 

说此经,众金身,耀古辉今。

 

宣此经,就惊动,西天佛祖;

 

二十八,合八十,位位欢忻。

 

宣此经,就惊动,世尊无数;

 

来三千,去三千,现在三千。

 

又惊动,八金刚,十二圆觉;

 

积功德,胜布施,积满三千。

 

有天神,和地祇,闻宣玉律;

 

忽然间,大快畅,喜满中心。

 

普天上,众神明,闻宣玉律;

 

一位位,齐快畅,都称好经。

 

地府中,众灵魂,闻念玉律;

 

喜不过,说今日,跳出火坑。

 

这卷经,原来是,古今未有;

 

自我掌,一殿事,后才演成。

 

说世人,不可谤,定要仔细;

 

有土地,和功曹,报得分明。

 

世上人,切不可,疑为假事;

 

有城隍,和游神,查得分明。

 

劝世人,切不可,当作糊说;

 

有周师,持龙刀,监察分明。

 

若把这,玉律经,谤为邪说;

 

霎时间,众雷神,定不容情。

 

不仅如此,《玉律经宝卷》还以“吕祖纯阳”名义垂训众生:“当体大帝之意,要在使人改恶向善,常存此心,且与孔孟教人之旨无异”;又以“文昌帝君”名义赞颂“此经功德,永无断灭,上合天心,下拔幽孽,人能遵行,佛仙皆悦,玉楼籍添,金榜名列。”又以关帝侍卫“忠义勇公”周仓名义,告诫芸芸众生,要感恩关帝造经恩德:“经已演成,无论阳世何人,只要深信无疑,百福骈臻,千祥云集;无论阴曹何罪,只要闻经顿悟,皆可脱离苦海,超升彼岸。不是我佛降经演,谁敢说法度众;不是上帝仁慈大,天下谁闻玉律经;不是佛恩详详解,阴阳两隔谁得闻;不是众神将经护,怎得人不敢谤经。若为父母念此经,佛赐父母享遐龄;若为求子念此经,佛赐贵子来托生;若为功名念此经,佛赐聪明步鹏程;若为求财念此经,佛赐百福尽通亨;若为亡化念此经,佛提亡化尽超升。千求佛赐千般应,万求佛就显万灵。这部玉律功德大,不是佛恩那得闻,不是佛慈详解示,万劫工夫不得明。既明这个玄妙法,当报古佛无量恩。”又以“南海大士”名义,赞颂关帝造经功德:“此经功德大,能灭罪河沙;增福如山广,一切得还家。”最后,则以“玄天大帝”名义,对关帝造经历程和造经功德进行了总结性陈述:

 

协天大帝演真经,无量功德最难称。自掌幽冥一殿事,遍查恶孽苦伤情。屡叹为人居阳世,何故作恶坏良心。不但子孙多招报,死到阴司孽随身。孽镜台将孽照,如影随刑更著明。自己一见无躲处,怎敢殿殿见阎君。一殿无刑分善恶,二殿发狱就受刑,三殿四殿刑不免,五殿六殿更加刑,六殿七殿刑不免,八殿九殿亦受刑,十殿虽然无刑受,发向酆都最伤情,不论善恶同到此,人人同入转劫轮,八万四千门门入,入内向外六路分,六条大路通六合,富贵贫贱等等人,胎卵湿化由此出,又分沙界众含灵。大帝观此心痛切,皆因阳世未曾闻。果闻阴间刑正重,未必皆不顾前程。启奏玉皇求玉旨,演成冥律晓世人。经已演成呈宝殿,上帝大悦赐批文。流通天下度男女,又赐众神共护经。经内包藏本来道,经内包含本来人。自从无始来处世,将汤一饮昧前因。只在阳间多作孽,谁知转劫似车轮。幸遇协天佛慈大,演成玉律普度人。今生不知前后果,前果后果在今生。果然一身能行善,自身享福子孙荣。

 

由此可见,为了能使《玉律经宝卷》宣扬的“改恶从善”,不堕地狱,超升天界,回归“家乡”的思想尽快流布民间,该部宝卷作者相继请出上自昊天大帝、玉皇大帝、西天佛祖、孔孟圣人,下至幽冥教主、十殿阎君、酆都大帝、城隍社令等天地人三界天神地祇为自己的思想极力倡扬,并不厌其烦地对沉沦尘世的芸芸众生进行循循善诱、谆谆教诲,生动且真切地反映了明末黄天道山西信徒对关帝信仰的格外虔诚与试图净化浊世、挽救人心的慈悲情怀,以及对回归“家乡”的企羡与憧憬。因此,在风雨飘摇、天下大乱的明朝末年,该部宝卷的问世与流传,对于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广大民众来说,无疑发挥了抚慰痛苦心灵、寄托美好理想的社会功能。其对历史的深远影响,乃至该部宝卷以手抄本形式在民间流传二百八十多年后的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仍有关帝信徒集资反复刊印,使其宣示的“改恶从善”思想在神州大地更为广阔的空间流播。

 

《世界宗教文化》2023年第5

扬州大学中国俗文学研究中心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组织法人类型定位及其治理结构研究 \黄晓林
摘要:《宗教事务条例》中的三类宗教组织法人属于《民法典》中的非营利法人。其中,宗…
 
博尼佐的政教关系思想研究 ——以《致友人书》为例 \潘鹏程
摘要:在11世纪中后期关于帝权与教权的众多论战文章中,《致友人书》以历史为载体,旨…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民俗学视域下的灾害研究
       下一篇文章:异族传说的图文流传:“恒与鹤战”的小人国故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