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立法
 
宗教开放才安全
发布时间: 2015/6/4日    【字体:
作者:魏德东
关键词:  宗教开放 宗教市场  
 
 
  核心提示:日前,在《魏德东的宗教评论》出版之际,凤凰佛教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魏德东。专访中,魏德东教授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宗教研究心得,并就中国宗教现状、习近平对中国宗教政策的影响,及宗教立法、《宗教事务条例》修改等领域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度探讨。以下内容节选自专访文字实录: 
 
 
  中国的宗教是开放的吗
 
  凤凰佛教:就是您在这本书里面也提到,“宗教开放就是最大的安全”,您认为现在中国的宗教是开放的吗?为什么
 
  魏德东:中国的宗教应该是越来越开放,就像中国的企业一样。我们过去在经济上也是讲独立自主,既无内债也无外债,自力更生,我们只有国企,而且是管得很严的,那么后来中国经济的腾飞,核心的一个概念就是一个是外资的引入——外企、合资企业的产生,另外就是民营企业的产生。 
 
  那么在宗教问题上,如果与经济比较,大约是这样一个阶段——我们还是处于国企为主的阶段,就是今天我们中国的合法宗教主要还是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我们俗称的“佛道伊天基”五大教,这五大教是完全合法的宗教,也是中国宗教的主体。我们感觉这些年来,在最近三十年来它们的发展是越来越好。 
 
  但与此同时,宗教当然不仅这五种,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的宗教,而且随着全球化,我们有很多的外国侨民在中国。比如说在北京,一些外国人比如他们是巴哈伊的信徒,他们是摩门教的信徒,那么他们当然就会有他们的宗教生活。比如如果有很多的日本人,他们就会有神道教的问题,有印度人就会有印度教的问题……宗教也是非常多元的。 
 
  这些人在中国,他们如何做他们的宗教生活,现在国家其实已经开始给他们一些场所,让他们来做自己的宗教生活。宗教本身是传播的,他们在北京做宗教生活的时候,他们当然就会自然地向北京市民扩展,那么这样的问题怎么来应对?在今天,这种专门提供给侨民的宗教活动场所依然是不向市民开放的,等于它一直是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它不能传教的。 
 
  宗教组织合法登记门槛高 
 
  另外,我们也知道,中国的五大宗教它基本上都是分成两大部分,一个大的部分就是获得政府登记的部分,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合法的教会和合法的寺院。因为我们的政府在批准他们合法和给他们登记上是有很多门槛的,就像我们过去注册一个企业门槛很高一样,所以就导致有很多企业没注册。没注册,没登记的宗教场所,现在在各种宗教中都有。 
 
  经常引起大众话题的,比如基督教的家庭聚会。我们知道在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那么掣肘我们很多精力的,像天主教的地下教会。那么像佛教现在在北京或者在其他都市出现了很多所谓的“精舍”还有学佛小组。 
 
  所有的宗教其实都有在登记的场所之外的未登记场所,那么这些场所有的它只是一个活动点,是个聚会点,它没有达到教会的程度,那么有些已经发展得很大,已经具备一个完整教会的形态。那么如何让这样的一些未登记场所,获得合法的身份,更好地活动,成为社会和谐的一份子,这也是我们要遇到的挑战。但是在这方面我们依然还没有那么开放。 
 
  所以今天的中国,在宗教合法的种类上它是有比较明确的界限的,另外在宗教场所的合法性上,也是有非常明确的界限。这个情况下,我们就会发现生活走到了法规的前面,就是在法规上不合法的东西,在生活中其实已经非常常态的出现了。所以我是觉得中国的宗教应该是有一个越来越开放的态势。 
 
  宗教开放就是安全 
 
  我有一篇文章叫《开放就是安全》,我们过去会认为一旦开放之后会不会影响我们的,会不会影响我们已有的宗教;宗教发展之后,会不会影响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这样的一些担忧就像我们过去理解的——经济开放之后,我们的国企会不会就搞不成了?会不会破产?竞争才导致繁荣,竞争是市场活力的核心要素,我们把这个宗教的市场如果更大地开放之后,我个人的感觉,以及全球化的这样一种经验,就是竞争会导致繁荣。 
 
  竞争以后,我们传统的宗教,我们已有的合法宗教不仅不会衰退,而且会在这样一种竞争中获得新生。而更多的宗教和教派或教会,会介入到这个市场里来,它会使整个宗教以及整个的精神文化发生更大的进步,会为国民提供更多优质而相对物美价廉的精神产品。
 
转自魏德东的共识网·思想者博客, 2015-05-08 
 http://weidedong.blog.21ccom.net/?p=19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南京国民政府基督教团体立案政策与实践 \杨卫华
摘要: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试图以立案为抓手,加强对基督教团体的管理与控制,并进行…
 
试析新教参与韩国政治的过程及特点 \郑继永
摘要:宗教对韩国政治有着重要作用。解放之后,新教在政治上处于有利地位,在政治和组织…
 
中国近代的基督教社会主义 \周伟驰
内容提要:在基督新教向全球传教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优先传文明还是传福音”的讨论,…
 
澳门仁慈堂的法律地位变迁研究 \王华
摘要:澳门慈善机构仁慈堂自其成立至今跨越400多年的漫长岁月,穿梭在不同的文化与法律…
 
近代早期荷兰共和国宗教宽容研究(1572-1620) \李瑞林
摘要:荷兰共和国建立之初,宗教宽容的争论便已开始。荷兰人民对西班牙统治时期宗教迫…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让国民分享宗教智慧 《宗教法》早立早好
       下一篇文章:宗教需要依法管理,也需要依法保障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