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中国民间慈善支援欧洲抗疫的动人故事
发布时间: 2020/7/30日    【字体:
作者:谈天社
关键词:  民间慈善 支援欧洲抗疫  
 
 
谈天社第5期回放| 学者与修女对谈
 
2020年7月9日晚7点,谈天社第5期邀请了致力于宗教学研究的高校学者朱晓红博士和天主教上海教区圣母献堂会的刘淑静修女分享她们所经历的中国民间慈善人士支援欧洲抗疫的动人故事。
 
分享中,两位嘉宾谈起缘起和过程,以及遇到的难点,及参与慈善内心得到的升华和蜕变。
 
缘起
 
在武汉刚刚度过疫情风暴不久,远在欧洲的意大利成为疫情中央。疫情突如其来,防护手段缺少,重症和死亡率令人心痛。为了安慰病痛中的病人,意大利神职人员们因为频繁出入重症监护病房而被感染。3月下旬有消息说,意大利北部的贝加莫,有超过20名神职人员倒下,17人被送往医院,2人为重症患者。而在意大利北部的布雷西亚、克雷莫纳和米兰也出现了大量神职人员死亡的病例。疫情让意大利超过100位神父牺牲。
 
2020年3月21日晚,一封来自意大利罗马的天主教圣心医院的求助信揪动了许多微信群友的心。这封信来自意大利利玛窦故乡马切拉塔教区前任主教、罗马天主教圣心大学校监吉乌利奥多利主教,他提到了意大利面临着医疗资源紧缺,医疗系统几近崩溃的困境,当地服事的神父和修女们直接面临着病毒的威胁。意大利利玛窦研究中心的中国神职人员将求助信译成中文,发送给中国朋友,祈愿能得到来自中国的帮助。
 
有人看到说:“怎么办?”有神父说:“如果能发动教友,募捐一批口罩,寄到罗马的教会医院,就太好了。”一个爱心国际蔓延时的故事就开始了。
 
面对这意大利和欧洲其他国家的疫情风暴,中国民间的这些年轻的慈善人士,在短时间内克服对医疗物资、国际外贸和慈善法律的认识盲区,把自己从医用物资采购、国际货代物流领域的“菜鸟”变成“专家”, 爱心支援欧洲抗疫。
 
数以万计的防疫物资驰援到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国家,成为当地这些频繁进入医院或者在已隔离城市的街头帮助病患和流浪者们的神父、修女和义工们的重要防护,也架起了中欧民间交流的一座“爱心之桥”。
 
截止4月底,为欧美亚非70多家单位寄出了约51.5万只口罩、隔离衣防护衣4300件,护目镜3380副,医用手套74800双,血氧仪100只。其中为罗马的圣心医院捐赠了63000医用口罩,375 件隔离衣,300件隔离服,手套23800双,医用防雾护目镜3380副。捐赠费用近150万元。
 
蜕变
 
两位嘉宾说到,通过这一场亲身参与的国际驰援抗疫经历,让她们深刻感受到捐赠的本质:助人也是助己。
 
朱晓红博士说,当收到各种物资到埠后的回馈时候油然而生的感恩和焦灼盼望后的喜悦,让她们更深体会到耶稣所说的:“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刘修女提到,这就好比圣经中五饼二鱼的故事一样,当小孩子捐出自己的五饼二鱼被耶稣祝福后,喂饱了很多人。
 
同时,她们也见证说,这也是中国教会对普世教会的一次反哺,也是国人切身学习慈善、学习信任和交托的机会。
 
最后,这一因捐赠意大利抗疫而自发形成,后因“光启公益讲座”而扩展的微信群取名的“徐光启之友” 们,希望追随400年前上海第一个天主教徒徐光启的美好德表,感念意籍耶稣会会士利玛窦神父在中国的开教之恩,效仿“吾友非他,即我之半、人事非测,贤友胥助”的团结精神,活出开放、包容、有爱、牺牲和责任的榜样。
 
 谈天社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权需要统一根基吗——《世界人权宣言》起草过程中的宗教和哲学论争 \化国宇
摘要:《世界人权宣言》起草正值自然法复兴的重要时刻,作为新自然法学派的一大分…
 
20世纪初中文世界对法国政教分离政策的诠释 \汲喆
【摘要】:1904年法国通过了《禁止宗教机构办学法案》,1905年又通过了著名的《政教分离…
 
民国时期政府宗教治理的举措及启示 \任杰
一、宪法明确信教自由原则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政府,首先明确地提出了信教自由原…
 
浅析美国宗教自由政策 \张会贞
本论文旨在探究在很多其他国家正在经历宗教衰退的时候,美国宗教为何会依然保持其…
 
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理思考--基于S.A.S.V France案的启示 \毛俊响
摘要:立法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往往涉及对个人宗教信仰表达自由的限制。国际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会敬老院院长谈管理:规避风险 解决问题需一步到位
       下一篇文章:合作的慈善:香港地区政府与宗教慈善公益组织的关系及启示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