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宗教与意识形态
发布时间: 2017/2/23日    【字体:
作者:德怀特•朗格内克
关键词:  宗教 意识形态  
 
按:作者Dwight Longenecker,天主教作家。本文摘译自The Imaginative Conservative官网,英文标题“Imagine No Religion”。
 
前不久,在观察完一场抗议游行后,我开始对意识形态和宗教的相似性感兴趣。意识形态可以是左翼的,也可以是右翼的,可以是西方的,也可以是东方的。这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宗教缺席时,意识形态往往成为宗教。
 
显然,在任何独特的游行中,我们总能发现宗教徒的身影。或许,他们把游行视为宗教义务的一部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抗议在他们的宗教中便占有一定的分量。不论是佛教徒还是浸信会,摩门教徒还是穆斯林,天主教徒还是贵格会,他们为公民权利(或支持警员生命,或支持黑人生命,或禁止铺设管道,或反对贫困,或反对堕胎,或反对滥用毒品)游行时,所有这些活动都从属于他们宗教中更为崇高的召唤或更为高尚的事业。
 
但是,对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而言(在美国社会中,这批人的比例正逐年增加),意识形态已经成为他们的宗教。意识形态,不仅成了他们的宗教,而且还成了一种最糟糕的宗教。
 
无疑,宗教有好、坏之分,我不是指浸信会教友优越于佛教徒,或者循道宗信徒好于摩门教徒。而是说,不同宗教的真实性和德行完全可以做对比。尽管,我相信有一种宗教优于其他宗教,但在这里,我主要谈的是一种评判宗教(任何一种宗教)的方式。
 
简单说,宗教应该使人敞开而非封闭心灵。宗教应该帮助我们审视我们的生活、我们历史、我们信仰以及我们的行为。宗教应该使人进行自我批评,帮助我们开拓心胸,打开心扉,启迪灵魂。宗教应该是对未知的探险,对意义的探寻,使人类的灵魂成熟。宗教应该是一张蹦床,而非一把安乐椅。宗教应该把我们带向超验之域。它应该让我们在获得智慧的同时,依然让我们保持孩童般的好奇心。
 
糟糕的宗教则恰恰相反。它被用来阻止人们讨论。它要求树立一种非理性、让人服从的、禁止人思考的正统信仰。这种糟糕的宗教将一套信念和行为强加于人——将正统的信徒驱赶进信仰的壁垒。当这一切发生时,一种有着病态心理的宗教开始起作用。非理性掌管一切。对教义的质疑被严厉禁止,这一壁垒中的忠实信徒通过强化“团队精神”来增强信仰。起初,他们靠热情和狂热来增强自己的小团体,当这种热情和狂热耗尽之后,他们便开始从外部寻找敌人、攻击敌人,借以强化团队精神。病态的宗教一向需要敌人。
 
在一个无神的社会里,这种糟糕的宗教行为日益明显。左、右翼的世俗主义者都有可能陷入各种糟糕的宗教陷阱。一种政治教条主义大行其道,任何对这种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的偏离,都会遭到严厉禁止。此外,就像病态的宗教一样,这种意识形态要求其方方面面都要得到遵守,每一条教义都绝对正确。那些被这种病态的宗教意识形态征服的人,一向乐于征服别人。辨识这种病态宗教的一大标志是,一旦你对它提出批评,你会立即成为它的敌人。
 
有人认为,存在着一个无宗教的世界,这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天真的看法,因为人天生就有宗教性。我们都渴望为某种伟大的事物奋斗。当(健康的)宗教缺席时,往往是最糟糕的宗教趁虚而入,而且这种宗教不承认自己是宗教。
 
当一个基督徒误入歧途,他或早或晚会注意到福音书对自以为义和法利赛主义的警告。而世俗主义者,尤其是他的意识形态已经发展为病态宗教,却无法批评自己的宗教,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有宗教信仰。如果一个人只信自己,那么这个自以为义的人,恐怕永远也不会承认自己的自以为义。
 
保守主义评论微信
万吉庆 摘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2017年“宗教与法治”暑期高级研讨班招生简章 \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
附件一·宗教与法治暑期高级研讨班讲员介绍及课堂风采.pdf 附二报名表.doc 主办…
 
虔诚的佛教徒不可能是犯罪分子 \徐玉成
近日,看了“新浪综合”转发《新京报》2017年04月19日发表的《起底郭文贵:从农民到资…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东正教在台湾的现状及其适应
       下一篇文章:初期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壮大的原因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